萧华明白,这是叶剑精血温养的结果。他略加思忖后,说道:“叶剑,不瞒你说,你昏死之时,老夫给你了一些机缘,用一些龙域之物为你续命,而这众妙也必是得了龙域之龙气才能修补一部分缺憾,你想要众妙完整,在祭炼的同时,还要有妖盟、灵界和暗灵界的机缘才好!”

    “我去,”叶剑听了,忍不住低呼了,“师父,不过是一个仙器,怎么如此麻烦?”

    “此物来历非凡,想要圆满自然多有磨砺。”萧华笑笑,说道,“当然,这些机缘你不必担心,我造化门弟子有络绎商盟,这些东西都算不得什么,待得时机成熟,老夫为你安排!”

    “多谢师父!”叶剑大喜。

    “不过,”萧华话锋一转道,“在跟你机缘之前,你需要将小戟的器灵炼化,否则不等机缘来临,你自己就成了器灵的口中之物!”

    “众妙有器灵?”叶剑一惊,“那……那不是通灵仙器么?怎么会在下界出现?”

    “此物有些古怪,”萧华说道,“虽然老夫不曾仔细探察,但既然有龙域、妖盟、灵界和暗灵界四种异兽气息,那么这器灵自然可能分作四个,他们彼此什么状态尚未能知。若是融合为一,你想祭炼,怕要耗费极大的心里;若是不曾合一,你倒是容易一些。不过,从众妙修复的情况来看,四象合一的可能性不大。如今众妙龙气居上,你体内龙气也极强盛,是故你还能掌控,而待得以后其它三象之气强横了,莫说掌控,就是反噬之力你都无法抵挡……”

    “……你百余纪的祭炼,固然有些进益,但方法不对,不说事倍功半,单是你的血气都被众妙吞食了不少,所以如今之计还是要先降服四象!”

    “降服四象?”叶剑眼珠一转,反问道,“师父,用四象盘桓阵么?”

    “四象盘桓阵是阵法根基,”萧华笑道,“自然是可以用的,但用之前,你也得有驭动四象之道啊!”

    “驭动四象?那不就是祭炼器灵么?”叶剑如有所思了,“但弟子感觉祭炼了如此之久,好似根本没发现什么器灵的。”

    “那是因为器灵太过庞大,”萧华一针见血道,“在你看来,这器灵就是虚无,亦或者就是整个仙器。”

    “弟子明白,”叶剑着实是一点就通,立即陪笑了,“原来师父还有更好的祭炼之术没有传授给弟子啊!”

    “嘿嘿,”萧华笑了,说道,“不是老夫藏私,是老夫也刚刚得到整个秘术。”

    说到此处,萧华看看四周异景,说道:“老夫正好有事,你来给老夫驾舟,老夫将秘术一一讲来!”

    叶剑大喜,急忙祭出仙舟道:“师父请。”

    待得萧华坐上仙舟,叶剑问方向,萧华想了一下,祭出仙概瞰看了一下,说道:“且往此处吧!”

    “是,师父”叶剑深谙空间法则,自然比萧华经常迷路的强,他笑眯眯催动仙舟,扬长去了。

    “叶剑,”萧华安坐,拿出一个墨仙瞳,将先前羽仙钧穹给的祭炼之法写了递给叶剑,道,“你先看看,老夫再跟你分说,这秘术有些行险,几个地方倒是一定要提防。”

    “师父,”叶剑接过墨仙瞳,并没有探看,而是有些尴尬道,“弟子来见师父,是……是有另外一件事情禀告。”

    “啊?”萧华愣了,他还以为叶剑找他就是众妙,可想了一下,可不,人家叶剑根本没有开口呢,自己就把话题带偏,萧华拍拍自己额头笑眯眯道,“老夫糊涂了,哈哈,是不是看中哪家姑娘了?你且说来,老夫派弟子去给你抢来!”

    叶剑脸上一红,陪笑道:“弟子寻师父是弟子在祭炼众妙时想起一事。”

    “嗯,你说吧!”萧华点头。

    “弟子祭炼众妙,内中不乏有些莫名的讯息,”叶剑说道,“比如众妙的名字,这些讯息弟子感觉莫名其妙,大多都随便记了。但内中有一些古怪的妖盟妖族的轮廓,看……看起来跟弟子授业恩师有些相似,弟子不觉想起了玄元空间中关于灭世邪凤的传说,当然,这个传说的版本很多,弟子也不想一一说明,怕引起师父的误解,总而言之是一句话,玄元空间由创世天凤而生,最后由灭世邪凤而终!”

    萧华心里一动,立即想起来那个神秘的天凤了。

    “嗯,你接着说,”萧华微微点头了。

    但是,叶剑居然迟疑了片刻,才又接着说道:“不瞒师父,当年弟子授业恩师出现的诡异,弟子以为他老人家是灭世邪凤,而弟子就是天命之人,后来弟子才发现,他老人家虽然面冷,但心热,怎么也不可能是灭世邪凤。”

    “嗯嗯,”萧华点头道,“此时你也应该知道,你授业恩师也是有来历的,并非什么灭世邪凤的。”

    “是,这个弟子已经明白,”叶剑点头,道,“弟子想说的是另一个人,他的名字叫做姜皓晨。”

    “姜皓晨?”萧华皱眉了,说道,“我听你授业恩师说过,他跟你一时瑜亮,在玄元空间一生为敌,其后你等同时救世,脱离玄元空间,你授业恩师返回四大部洲,他曾提前过这个人名,怎么了?”

    “姜皓晨是跟弟子一生为敌的,”叶剑笑道,“直到最后在大义面前才跟弟子和解。不过,弟子对他的成长也颇有疑惑,弟子背后有授业恩师,他呢?在脱离空间的很短时间内,弟子似乎看到他身上也有凤影,只不过弟子没来得及多问。既然弟子授业恩师不是灭世邪凤,那他背后的凤影是不是呢?”

    “凤影?”萧华心中生出一丝明悟,凰桐本是自己凤凰法身,不过在跟群鹗谷风不平拼斗时落入空间裂痕,若凰桐到了玄元空间,风不平的精魄自然也过去了,凰桐能感知到风不平的精魄,风不平应该也能感知到凰桐,只不过凰桐从来不曾跟叶剑说起过。

    这么一来叶剑所说皓晨背后的凤影,应该就是风不平了!

    想了一下,萧华说道:“事情是这样的,你授业恩师在凡界跟一个禽修拼斗时……”

    萧华将事情的原原本本说完,最后道:“你授业恩师返回后,曾提及这些,但他不能完全肯定,所以,你看到的凤影十有**是那个风不平的精魄,他应该没有灭世的力量。”

    “呼,”叶剑长长出了口气,笑道,“那就好。弟子在祭炼的时候,也是心血来潮,忽然想到姜皓晨的,他资质比弟子强,弟子能飞升仙界,他应该也能从那个战域中脱出,所以弟子恳请师父略微留意一些,看能否遇到他。”

    “遇到姜皓晨?”萧华苦笑了,摸着鼻子道,“你应该也知道仙界有多大了,不说姜皓晨实力能否追得上你,即便差不多了,你也不可能在色界十八天碰到一个故交啊!哦,更别说,他还可能改换相貌。”

    “呵呵,他一向骄傲,断不会更改相貌的。”叶剑对姜皓晨倒是很了解,笃定道。

    萧华建议道:“既然姓姜,你不若问问姜美华。”

    “美华师兄早就叛出姜家,”叶剑耸耸肩道,“他说没听说过一个叫做姜皓晨的。”

    “嗯,”萧华点头,说道,“若是有暇,我先问问姜子博吧!”

    “嘻嘻,有劳师父了!”叶剑交待完毕,依旧催动仙舟,道,“师父可以讲解这祭炼之法了!”

    祭炼之法倒也简单,不过分说数个元日已经完毕,叶剑问了几个不解的地方,所剩就他自己祭炼了,萧华所说的机缘,自然是叶剑祭炼了众妙器灵之后,送入空间灵界、空间妖盟和空间暗灵界的事情,此时说了还早,萧华也就没提,随后无事,萧华索性让叶剑驾舟,自己随口跟他聊些什么。

    这元日正说间,“嗖”远远的天际处,一道青红剑光一闪而逝,好似流星掠过。

    剑光出现的时间极短,可偏巧萧华抬头看向远处,看到这道剑光萧华忍不住眉头一扬,笑道:“刚刚还说色界十八天近乎无限,不太可能遇到故交,如今就被天道打脸了。”

    叶剑也抬头,看着依旧法则无限的虚无越衡天,笑道:“师父碰到谁了?”

    “一个星穹道友,”萧华说道,“也算是不打不成交吧,走,过去看看。”

    “哦?”叶剑也眉头一扬,说道,“此处左近并无什么仙人聚集的所在,更没有什么传送仙阵,如比拟凡界,该是苍茫的大海,或是无垠的荒漠,师父跟这位前辈还真是有缘。”

    飞了半盏茶后,远远的,出现一片斑驳的土黄色碎片,这些碎片居然覆盖了极大区域,萧华心里一动,好似想到了什么,说道:“叶剑,你掩饰一下相貌和修为,老夫有点其它事情。”

    b200109e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