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脸失望的司马风正欲开口质问李真,为什么要拦他,就见李真冷冷的一笑。说道:“疯子,先别急!”

    随后李真指了指那小孩和那妇人,就道:“林丹,先带嫂子和胡哥的儿子出去!”言罢,轻轻的一耸肩,就看向了司马风。

    反应过来的司马风脸色一赫:“公子,我......”确实,他明白了,刚才真要是在这孩子面前上演了分尸大戏,指不定这孩子会咋样呢。说不定,就会毁了那孩子的一生。

    李真手一立,做出一个打住的手势,就又转头对那妇人说道:“嫂子,我们是胡哥的朋友,受胡哥的托付,来接你们!”倒不是李真有意说谎,实在是不想在这里再次刺激她了。

    那妇人听这话,脸上马上浮上一层喜色,就在林丹和二个老兵的扶持上,站起来了,顺手还理了下零乱的头发。

    便带着那蛮壮实的男孩,顺从的出去。

    李真微微一叹,已经开始头疼怎么跟大胡子的老婆说这事了。眼神一转,原本看向那孤儿寡母温暖的眼神,瞬间转寒。

    “疯子,抚恤常例应该有多少?”李真那冰冷的声音,就连正要出门那俩老兵,都抖了一下。只有林丹知道,公子发要发火了。

    “回公子,按服役年限和军中职务,刚参加的新兵就有10个金克拉!像车虎这样的中队长,最少也有20个以上!”司马风口上答着,眼睛却死死的盯着那个军官。

    那军官一阵发毛,壮胆是地说了一句话:“知道爷是谁吗?识相的赶紧放了......!”没等他说完,司马风一拳就轰在了他的那破嘴上。

    “少了17个,疯子,最少把这伙杂碎分成17块,少一个块我找你要!”李真冷冷的吩咐道。同时一脚踢出,把另一个正想跑的士兵轰了回去。人没晕,就是爬不起来了。

    李真走到门口,又道:“我守着,你手脚麻利点!”

    司马风早就扑了上去:“你个喝兵血的杂种......!”

    ......

    半个时辰以后,李真带着满身是血的司马风走了出来,那娘俩早就让林丹带到了巷子口,李真依然冷着脸。

    “公子,咱现在怎么办?”司马风问道。

    李真晃了晃手中的抚恤金发放册子道:“去找刘策武!”

    之后的事就简单多了,弄了辆马车,护着这母子俩向西北边防军部走去。来时极快,去时却是极慢,太阳都落山了,才赶回去。

    一回到军部,李真就直闯刘策武的元帅府,横冲直撞,一路直闯到刘策武的内室。场面很那个啥,只有刘策武和一个漂亮的侍女。

    刘策武老脸一红就道:“这么急,什么事啊?真哥儿!”为了拉拢李真,这老货可是费了老大的心,就是侍女都给李真送了好几回了,不过李真没敢要。在军部得罪的人太多,一不小心,来个女刺客,正在嘿咻时把他下面给卡擦了,那就不好玩了。

    “啪!”的一声,李真就把那个抚恤金小册子摔在了刘策武面前的木桌上。

    刘策武心头一震,又是谁惹着这位小祖宗了。帝都的那位已经来信了,一定要拉拢好了。指不定过几年,这李真就是对抗光明神殿教宗的最佳人选!

    刘策武也是一阵好笑,自从这小子来了,自己的地位就直接下降,要说以前,谁敢跟他摔东西。想归想,还是上前拿起那本小册子看起来了。以他对这几天李真所促成的事件来看,这小子不赖,心眼不坏!

    不看还好,越看刘策武那脸色就跟挂了冰一样,斗神在不自觉的情况下,那气势可不是盖的。屋中三人,除了李真,那侍女已经在这巨大的压力下昏了过去。

    “咳!”李真提醒了一下刘策武,指了指那个美侍女。从愤怒中醒过来的老头看了一眼侍女,眼皮都没搭一下。

    “从哪弄的?”刘策武问道。

    “庆耀城一发放抚恤军的军官手里抢的!”李真坦然答道。

    “那军官人呢?可有带来!”

    李真做了一个耸肩的表情道:“早让剁成几十块喂狗了!”

    楞了一下的刘策武心道,也是,谁是犯着这小子手里,准落不了好。别看那稚嫩的长相,可是一法神哪!

    “好了,这件事我已经明白了。首先,我要代表那些战死的英烈谢谢你!”末了,又自言自语道:“后勤部的那些王八蛋,这一块也敢伸手,是该缺几个零件了!”

    看着李真那似乎不太信任的神色,刘策武又道:“放心吧小子,我也是从一个兵干上来的,这件事一定给你一个满意的交待!”

    是夜,西北边防军部召开紧急会议,当场就擒下了几个头头,一场浩大的纠查行动在西北边防军展开。

    五天之内,边防军后勤部四百多人头落地。其中还有一位伯爵,是历年来,被军法处治的最高军职和爵位了。

    没一二天,这事是李真最先捅出去的风声,也传了开去。由此,李真又得了一个绰号,军官杀手!

    说来也是,李真一来,落马的落马,丢官的丢官,掉脑袋的也有不少。还真当得起这个称呼!

    这天,李真正在刘策武给他安排的一套精致小院内休息,里面则有张月青陪着大胡子的老婆。

    回来第二天,李真直接就把大胡子的尸体给弄到了他老婆面前,当场就晕了过去。不过,好坏也算接受了这个事实,也算是解决了李真的一点心事。

    这心情,却也一天天的稍有些好转起来。那大胡子的儿子,倒也是光棍人物,哭了一天之后,就来找李真。

    “叔叔!你教我斗气吧。我要给我爹报仇!”大胡子的儿子,倒是被大胡子起了个文绉绉的名字,车启才。

    “启才啊,你爸爸的仇人我已经杀了,不过,你要是真想学,我倒可以教你们另一样功夫!”李真不无感叹的说道。

    从车启才的口中了解道。大胡子并没有教他儿子他自个会的那垃圾斗气,而是想再混个几年,看看能不能弄个好点的斗气教给他儿子。只是,这个想法却没有实现的机会了。

    而小胡子启才的回答,让李真感觉到了一股儿寒气。这是个斩草除根的主!

    “叔叔,那我也要练,练好了我要将杀我爹的仇人的上头的人,全杀光!”这是被李真最新叫为小胡子的启才的回答,叫小胡子,也是李真为了纪念大胡子而已!

    经过李真几天的努力后,小胡子的妈,也终于同意接受李真的好意,更多的,则是看在小胡子的份上,因为司马风已经开始教小胡子一些基本的格斗术了。至于斗气,李真还没打算教,先安定下来再说。

    “公子!刘元帅来了!”林丹快步走到李真身边说道。

    李真一侧身,可不,门口不正站着那老货吗。

    “刘元帅,啥风把你吹来了?”李真调笑道。

    “你小子,不给我找点事做,就不安稳,看到没,那边防军部内城前那400多颗人头,可全是你的杰啊!”老头呵呵的笑着说。

    “嘿,那是你的事!你就说,有啥事,就你,能闲得跑我这来遛弯?”

    刘老头正色道:“帝都皇帝陛下来信了,他要见你!”

    李真一呆:“皇帝要见我?”

    “是!”

    “准没好事,怎么我的封地还没消息?”李真不满的说道。

    “你小子,多少人想等皇帝召见都见不到呢。别啰嗦,赶紧收拾收拾就出发,你的封地,见了皇帝才有着落。”刘元帅笑骂道。

    “现在?”

    “现在!”

    “好吧,那你给我准备二辆马车,要豪华型的!”李真惫懒的说道。

    刘老头明显楞了一下,李真和大胡子的事情,他也听李真提过。随后就说道:“没问题!另外,我派一个大队护送你们!”

    一听又有人护送,李真是死活不同意,最后,在刘老头的坚持下,派了一个中队,护送并照顾李真等人的起居。

    就这样,一天以后,李真带着一票人,从西北边防军部出发,目标,帝都!

    ---------------------

    这周猪三强推了,谢谢各位大大们的支持,另求点票票,周一冲榜噢!

    打赏感谢:一剑狂生.吵架中流砥柱

    另外,谢谢无及限速大大的更新票,只是1万2,实在是完成不了,浪费了你一番好意,不好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