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老虎随后不再谈论这个话题,低头把精神都集中关注在这‘绿绮琴’上,叹息道:“难怪有人要高价找寻这东西,却又不愿意声张开,原来是进阶类法宝。”

    抬头看江上柳有些不解其意,便疑惑的说道:“歧路,你不知道这个吗?没经过鉴定就能显示名字的,都属进阶类法宝,通过不同的进阶手段能令法宝在原有的阶位上更进一阶或几阶不等。不过这类东西都需要特殊的鉴定方法,像门派普通的鉴定师和紫照轩所有的分店等等此类都是鉴定不出的。或许门派长老级鉴定师和紫照轩那个传说中的紫照宫能鉴定吧。”

    江上柳闻听此言,顿时想到自己的‘度厄红莲’也有七重封印待解,是否也属于这进阶法宝之类呢?不过双方一为剑器一为法宝,从种类来说还是有很大差异的。解封红莲更是困难重重,自己连第一重封印都木有解开,不知道这‘绿绮琴’能进几阶,进阶难易如何。

    江上柳在这边胡思乱想,那边的雷老虎看他沉吟不语,倒是误会了,发一声笑,然后说道:“歧路,既然是进阶法宝,那原来的买家的价格就不能做数了,必须要提高。至于价值具体几何,有我在,你也不必烦恼会被人欺,别人鉴定不出,我雷老虎岂能鉴别不出!”

    江上柳正想解释自己并非此意,那厢雷老虎已经是开始鉴定‘绿绮琴’。

    他左手画符,口中缓缓念颂道:“太阴幽冥,速现光明,云光日精,永照我庭。”,同时右手并指如剑,在那‘绿绮琴’上一拭,一道青光一闪即逝,随即绿光大炙,映得二人须发皆碧。

    绿光渐渐消散,仿佛都被那莹绿的琴体吸收,暗淡下来。

    “大功告成!不过这道法太耗费法力,而且无法用丹药回复,恐怕一会我得步行回去了。”雷老虎一声叹息。

    鉴定后的绿绮琴颜色青绿,琴体稍显纤细单薄,外壁刻有精致细腻的莲瓣纹,五道色做微黄的琴弦非金非丝,卖相甚是不错。

    雷老虎展示出属性,二人一同查看。

    绿绮琴,仙府秘珍,五阶异宝,使用等级38,修习全五系五阶道书一部,音律系六阶道书一部。

    作为异宝乃是一种吸取经验值解封的变阶法宝,附属五种法术,目前解封两法。

    附有音律系道法‘九曲断魂音’,道法催动,无法通过豁免的范围内玩家神智恍惚,行动停滞一息,受到伤害20每秒,速度减慢百分之十。持续时间一个时辰。每次发动耗费法力500。冷却时间一日夜。

    防御型法术‘错杀音刀阵’,法术催动,在方圆十丈范围内形成一音波利刃交错的防御法阵。抵消侵袭道法飞剑伤害程度,视攻击强度而定。全系防御。持续时间一个时辰。每次发动耗费法力500。冷却时间半日。

    江上柳看完没觉得如何,但那雷老虎却是久久没有作声。

    片刻后雷老虎郑重的对江上柳说道:“歧路,看样子,你对这件异宝的价值并不是很清楚,我来和你说说吧。”

    “附五种道法的法宝不是没有,但是,都是七阶以上的,而且附五道法的七阶法宝,基本上有几个道法都是鸡肋,是上不了什么台面的。而这五阶的绿绮琴,区区五阶,解封的两道法就已经很是实用,一个辅助攻击,一个防御,相辅相成,在pk战中,是两种非常有用的道法。”

    “而随着吸取玩家经验的增加,进阶得到的道法只会更强,试想想,解封完全了,这附五道法的绿绮琴该有多么强悍!此物并非五阶啊,乃是七阶以上货色,甚至八阶都有可能。”

    说得口干舌燥的雷老虎看到江上柳正凝神倾听,很是高兴,大笑道:“我这“太阴幽冥庭照术”头次开张,就搞了条大鱼,也不枉了。”

    江上柳对这雷老虎倒是有些看不懂了,一个热心于大蜀山虚拟商业事务的家伙,竟然还有这一手,真是不可貌相,游戏以来自己所见的内测玩家果然个个都是非等闲之辈。

    言语上自然是对雷老虎大加赞誉。小 说 整理

    雷老虎对于目的的达成也很是高兴,但高兴归高兴,生意归生意,郑重的对江上柳说道:“歧路,现在黑市中银两和信用币的比价又跌了,原来是接近一比三,过来这许多天,下跌是必然的,如今已经是一比二了,但是你若是要信用币,我还是给你六十万,再加上五万银两作为绿绮琴价值的补贴,你看如何?”

    江上柳岂是占人家便宜之人,说道:“还是按当日约定的就是了。后来这法宝升值的事儿,本就没在约定范围内,再者说,若不是雷兄你的鉴定术,绿绮琴价值几何又与我何干?”

    坚辞却之。见雷老虎诚意肯肯,执意要卖好与自己,心中一动,便想提起那件事,但转念一想,如此还是交浅言深啊,当即作罢,便说道:“雷兄啊,这样好了,信用币就按原来的六十万,银两就寄存在你这,正巧我急需要能驱除怨灵鬼魂之类的防护法阵,你若是有机会见到,就帮我买了吧。”

    雷老虎见江上柳执意不受,心中颇激赏其为人,便满口答应,定会为其仔细寻觅。

    两人通过交易平台签订了合约,随即达成了交易,各取所需,钱货两契。

    ps:火箭客场战胜湖人!同庆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