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为何要敌视他?我只是不喜欢看到,他那么像一个人而已。”苦笑中,沉默了片刻,宁千雪幽幽的回答了一句。

    燕红衣看着眼前这张苦涩中依然美丽而温和如玉的面容,心神微荡,柔声说道:“歧路歌他不就是很平常的一个人么,虽然有时候看来很神秘,但也不过尔尔,没什么太出众的,犯不着你这般寄恨吧?”

    “那种淡漠的表情,看似随和,而且言语不多,其实却是视其他人如无物,那种骨子里透出来的骄傲,是那么相似,给我的深刻记忆是我永远都忘不了的。要不是我有确凿的证据证明那个人早就死了,我还以为他就是他呢。”虽然面上没有什么表情,但微微颤抖的肩膀,暴露出了宁千雪激荡的心情。

    “那个他既然已经死了,就忘掉过往的那些仇恨吧,更别再恨屋及乌了,小雪,这种心态是要不得的。”燕红衣挪动了一下sheng子,似乎想抬手轻抚宁千雪那抖动的越来越厉害的肩头,但还是停住了,悄悄的收了回去。这个女孩的骄傲是不容任何人抚慰的。

    “更何况那歧路歌从来没有跟你计较过,对于你的厌恶,从来都是沉默以对,还是很有男人风度的,小雪,过去的事还是揭过去吧。”心内轻叹一声,燕红衣继续说道。“沉默以对?男人风度?那是一种不屑!我确信在需要的时候,他拔剑,是不会顾及到面前的是男还是女的。尽管我知道他不是他,但我看到那种熟悉的神态,就会憎恶之极。”宁千雪的肩膀已经不再抖动了,不过霜白的面色透出一丝嫣红,就如燕红衣的红衣一般的红。

    “红衣姐,你或许是因为有些歉疚才想着来调节矛盾,想减少以后我给他带去的麻烦吧?不必如此,我不会主动去找他地麻烦的。因为我讨厌见到他。”

    “这样也好,毕竟是为了我的事,他还没消息,我等却安然返回了,可惜的是这定点回程的紫光玄骖鸾符只有这么几张,而且在本来的计划中应该是用不上地。这次失败的任务里。除了那个可怜的歧路,其他三个人都不痛快。原来落寞他们是有交情的……”

    燕红衣一双秀目眼波流转,遥望向南,有些茫然。

    那双妩媚的眼睛里透出一丝淡淡的悲哀还有失望。

    而在其旁边立着的那个婷婷少女,也望着前方隐隐青山,面色变幻不定,显然内心正在苦苦挣扎。

    而此刻之前,她们口中那个“可怜”的歧路歌正忙的不亦乐乎。

    看来这些小弟们乃是铜甲尸玄真子储物地仓库。翻检乾坤袋看到那些精铁。和那四阶法宝坎金遁地灵梭时。江上柳如是想到。

    随即想起一事。不免有些疑惑了。这玄真子爆出地这些东西怎么无需鉴定就能看到属性呢?而且。相对来说未免也丰厚了点。虽然说那命魂珠对于自己几无作用。对那制器图纸自己也没啥兴趣。玄真子遗愿地任务自己本就没打算去完成。对于一个npc。自己可是半点同情都欠奉地。而且假使任务完成。那关于尸神道第二法身自己也是毫无兴趣。要知道。自己已然有了第二法身----祝融法体。那人不人鬼不鬼地尸神道对于自己来说毫无作用可言。相对来说。只有那六阶仙兵蓝星闪正和自己目前需求。

    或许。这玄真子乃是特殊任务类地npc。本身又是制器大师。所以爆落地物品无需鉴定?就如当初经李元化手得到地飞剑碧沉影一般?

    想来想去。还是不太明白。看来自己对游戏运行规则地构成。研究地不够深入啊。

    而且。自己从那玉简中学到地道家制器之术。隶属于墨家制器之遗册。经过玄真子地整理改良。加上自己地理解心得。统一归纳到了这玉简当中。虽然目前江上柳领悟到只是初阶地。但也蕴一鉴定术----雀陵光神猷先鉴术。

    玉简上介绍说道:雀陵光敬受灵诀。专精行之。未逾一纪而神猷先鉴。行气使心。精步逾玄。含灵契理。气运于内。神应于外。岂非至真哉!

    目前为第一层,升阶经验为两千。目前经验为零。

    鉴定术?这倒是个意外收获啊。自己若是能鉴定装备,倒是能省下一笔开销。那紫照轩鉴定中高阶物品心肠实在是黑,当初自己鉴定那玄火天冠花费的银两若是换成了信用币可是够自己流离时一年的花费啊!说道鉴定术,江上柳倒是想起以德服人雷老虎来,他那厮也有一门鉴定术,名唤“太阴幽冥庭照术”,只是不知和自己这个比较起来孰高孰低。

    那其余怪物身上爆出的法宝和飞剑都是未曾鉴定过的,倒是可以拿来试试手。

    江上柳按照玉简上所言,右手掐法决,口诵箴言,三际圆通,万缘澄寂,六根清净,方寸虚明,与物往来,无扰无萦。左手持起一柄四阶飞剑,一试之下,光华闪耀,系统传来提示:

    玩家歧路歌鉴定术等阶不足,无法鉴定此物。

    换一柄,依然如此。同样,那四阶的载人类法宝坎金遁地灵梭,也是无法鉴定出其属性。

    随手取出一块地火精炼精铁,鉴定了一下,随意的念动箴言后,只听到“叮”的一声,紫色光彩一闪既逝,同时系统提示,玩家鉴定成功,获得鉴定经验值一百。

    哦,这个倒是容易地很。

    地火铁精,产自南疆,在地下熔岩中被地火灼烧了百年以上,乃制器之上等材料。品阶三阶。

    江上柳将那其余的十七块烂铁统统鉴定了一遍,在耗费了不少的法力下,成果也还喜人。大概是材料的鉴定需要鉴定术的品阶较低吧。

    都是地火铁精,不过品阶倒是稍有不同,其中以三阶的为多,其中还有两块五阶的,四块四阶的,一块两阶的,一阶地倒是一块都没有。

    鉴定完这些铁块,获得鉴定经验两千一百八十,江上柳地雀陵光神猷先鉴术也顺利的升到了第二层。不过可惜地是除了那服饰类装备踏云靴,其他的东西还是一律鉴定不出。系统给出的答复都是一样的,玩家的鉴定术等阶不足。看了一下下一层的进阶经验值,吓了上校一跳,竟然是两万之多!

    江上柳顿时感叹,希望是美好的,可惜现实是残酷的,看来自己被系统剥削的日子还长着呢。

    踏云靴能鉴定出属性,该是因为服饰类装备太过于垃圾的缘故,这四阶的服饰,大概也就等同于两阶的法宝飞剑而已。

    踏云靴,四阶服饰,附带道法踏云术,无需飞剑遁法,即可御风飞天。速度一百五到一百八,飞行高度一百到一百二。无防御度。

    嗯,这踏云术飞行速度也就等同于两阶飞剑,实在是太慢了,这就是个鸡肋而已,聊胜于无。

    江上柳施施然将那从那也不知是哪具铁甲尸身上爆出的踏云靴装备上。此刻的江上柳,在斩杀了那铜甲尸后,已然达到了四十二级,碧沉影已经可以装备在飞剑栏中。蓝星闪可以装备在它化大自在剑匣中降低需求使用。

    意外的收获,和恢复了双剑流,令江上柳信心倍增,随便选了个方向,继续向前行进,寻找前路或是出路。

    一路向前,飞飞走走,躲躲闪闪,或许是上校的运气不错,终于出来这桃林山谷,行了一段,只见沿途山势险恶,峰岭杂沓,丛莽荆棘,漫山蔽野;毒蛇猛兽,成群往来。举头再望前看,只见蛮烟瘴雾,腾涌于污泥沼泽大壑平野之间,都是亘古不消的郁积阴毒之气,远望宛如一堆堆的繁霞,自地浮起,映着衔山残阳,幻映出一层层的幻彩,人兽触之,无不立毙。

    而在那剧毒的繁霞之下,贴近地面的空间,毒岚瘴雾已然无迹。只见碧嶂天开,清泉地涌,遥峰满黛,近岭索青,一路水色天光,交相辉映,到处茂林嘉卉,灿若云锦。只极远天边,有一高岭横亘,上接云霄。

    前方该是何处呢?从位置上推断,应该就是目的地无疑。其余三人此刻身处何地呢?自己是否该找到前面黑苗山深处的白云峒,然后等待与其他人会合呢?江上柳越想越对,正打算走往远处一试。

    突闻雷声隆隆,举头看去,却无电闪雷鸣之态。

    何处来的风雷之音呢,扭头看去忽见阴霆满山,腥风大作,由侧面岭头上横袭过来。

    此刻正是天暖草长之际,距离眼前不远处的舒缓山坡,尘沙蔽空,风云变色,声势至为惊人。先是老远便有腥风卷到,接著便是宛如数万道大小匹练,满山抛掷,起伏如浪,迅速已极,眨眼便在山前草地上横窜过去。

    江上柳猛然看去,这万道匹练竟然皆是大小不一的蟒蛇!随即轰隆声渐近,只见那万蟒行进的对面方向,成千成百,漫山盖野,黑压压一大片不知是何物,疾驰而来,轰隆声响彻天际,这脚下的山坡都在剧烈的颤动,立足其上,抛掂起伏,站立不稳,直欲将人投射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