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良萎不一,江上柳将其收好后,把目光投到了飞剑。收获既然不小,那换装也势在必行了。

    五阶以下的飞剑都是垃圾,即使有什么名堂的,也没有多大的价值。江上柳自然是看都不看一眼。

    六阶飞剑五口,除了有一口附带一随机小范围瞬移道法的,还算不错,其他的比之江上柳身上的同处六阶的飞剑蓝星闪还有一定的差距,都是没有什么使用价值的。

    七阶飞剑两口,属性倒是远远超过了六阶的蓝星闪,但比之八阶的幽影针还是差得太多。飞剑之间,一阶之差,简直就是压倒性的优势。虽然幽影针因当日与暮成雪对撼,有轻微的创伤,但并不影响使用。这两口七阶的对于等级需求要求亦是不低,江上柳同样是无法直接装备,既然只能是放置于它化大自在剑匣中,当然是幽影针更具备竞争力。

    自己虽然用不到了,但拿去寄卖,想来也是一笔收入。往日积蓄在搬家后,已然是不多了,这批货色倒是正好救急。江上柳随手便将这些飞剑收到了戒指中。只留下那口六阶的流火斩空剑打开属性细细的琢磨。

    这流火斩空剑的基本攻防速度属性跟同为六阶的蓝星闪比,基本上差不多。同样是附带了三道法。其余两个道法不过泛泛,倒也罢了,唯独那双烟一气凌空渡道法,却是一随机小范围瞬移道法,而且冷却时间极短,只是在总数量上要求每日不超过百次,只要玩家真气法力充裕,即使是在极短时间内将这瞬移道法数量用尽,亦是没有限制。

    不过这道法只是小范围随机瞬移,催动道法,玩家被传送到的方向,位置皆是不确定的。只有距离是已知的——三十丈到五十丈之间。

    如此一来,这道法也只适合在特定情况下使用,否则,很容易自投罗网。想来这口飞剑便是那些娘子军们中的某某龙套爆出来的。红莲火海之下,倾覆几里方圆,哪有那么容易便瞬移出去!不过那女人级别倒是不低,因为这飞剑等级需求是五十级。

    想到等级一事,江上柳不禁要为那些灭度在自己手上的粉丝团众们默哀。

    无论是死于自己红莲剑下的,还是挂在红莲火海中,其后果都是一般地悲惨。只有那些逃逸到落风岗地,被土蝼杀死,或许是个相当幸福的结局。

    殁于红莲者。经验吸取停滞三天。有一定几率损毁对方装备。

    殁于红莲业火劫者。所有技能道法减去一层。有一定几率损毁对方装备。

    掉经验等级不算。更有甚者或者是三天没有经验摄入。或者是所有道法技能减去一层!江上柳收获了这么多地战利品不说。想来其损毁地。也不会是少数。

    这千多女眷。只为一时地愚蠢举动。结果是一个惨字了得!

    经过这番教训。不知道她们会不会长点头脑。收敛一下。不过这个跟江上柳就无关了。江上柳心道自己又不是她们地家长。犯不着为她们地智商担忧。

    再仔细查看法宝类物品。江上柳最缺地便是法宝类装备了。自然是聚精会神地仔细鉴别。

    五阶法宝十五个,六阶两个,七阶一个。

    这些等阶不错的法宝让江上柳看前是充满期待,看后失望不已。

    五阶的属性一般,已经不合用了。六阶地两个,一个江上柳能装备的,但属性相当的一般,鸡肋之极。另一个则是装备等级奇高,属性亦是一般的垃圾!

    至于那个七阶的,名为降魔戒尺,乃是一根满古篆文,**寸长的短尺,掩映生辉,形式奇古。

    降魔戒尺:可压制异兽类生物变身时限,侦测其行迹。放置于法宝栏上,真气、法力各加三百。级别需求,五十八级。

    拿着这降魔戒尺,江上柳似乎有点印象,但是一时半会却是想不起来这名字从哪里听说过。琢磨了半天,终究还是没有想起来。不过这东西很显然,乃是有特定作用地法宝。不过,其作用目标可是异兽,这异兽可基本上都是百级以上的大怪,即使不变身,以自己目前情况,也得避而远之,短时间内这主意都还是不要打地好。尽管自己暂时还用不上,但却不能低估它的价值。

    **********************************************************************

    收好收好。望着余下那些乱七八糟地法宝,江上柳本想着一起扔到储物箱里算了,但目光所及处,轻轻一扫,却是在那堆法宝中的一角发现了眼熟地物事。

    这是什么?怎么看起来这么熟悉!

    江上柳在那些不入阶的货色中稍一扒拉,便找出一枚闪耀金光的金属制就的符文跟一枚黄色中带着丝丝绿意的木符。参详了片刻,江上柳知道了自己看这两件东西眼熟的原因。除了材质,符文各不相同外,这金符、木符无论形状、大小皆是跟江上柳拥有的那五行

    、火、土三符一般,而且其名字也渐渐显现出来。

    五行符之金行符,五行符之木行符。

    五行符之金行符,金属性法宝,佩带后金系伤害减免百分之二十。金系道术威力提升百分之十。金系装备伤害输出提升百分之十。

    五行符之木行符,木属性法宝,佩带后木系伤害减免百分之二十。木系道术威力提升百分之十。木系生灵亲和力提升百分之二十。

    见到这两物,江上柳不禁有些发呆。这五行之某某,一转眼,貌似自己已经弄到五个了?

    打开法宝栏,发现确实如此。水,火,土三符都在。

    五行之金、木、水、火、土五符,难道组合在一起,就会变成五行符不成?如果是这样,那岂不是大大的节余了法宝栏空间?

    江上柳取下其他的两件物品,满怀期待的将金、木两符放上。

    就在这五符汇聚于江上柳一身之时,造化洞室内有光芒骤然亮起,隐隐看见五色光华如金蛇一般乱窜,金色富丽堂皇,绿色郁郁葱葱,白色如波涛起卷,红色如火焰喷薄,黄色沉厚浓郁。

    五种光芒交响辉映,将这本就斑斓的石室映衬得更显璀璨。

    片刻后,这五符便骤然离体飞出,悬于空中,俱是化成一道光芒,在不复之前的形态,转瞬间便相合到一处,五色光华轮转,这相合成的物事形状也不断变幻,忽而形如金色锐利飞剑,忽而形如拳大剔透冰晶,忽而形如碧**滴的绿草,忽而形如火苗灼灼地炎焰,忽而形如一凝重地黄土。

    五种形态变化来去,猛然白光一闪,这五行符悬立于空中,再不变幻,凝成一物,却不是其之前的五种形态中的任何一种,乃是形如一令牌状的物事。

    江上柳伸手将其招来,拿在手中,发现,这确实便是一面古朴地令牌,七八寸长,两寸宽,遍体皆是玄奥的符文,颜色黝黑,非金非石,不知何物所制。虽与别物一样,乍看不放光华,微一注视,不特奇光内蕴,而且越看越深。阳面所绘风云水火,隐隐竟有流动之势。背面符篆甚多,非~非绘,深透牌里。

    在其正中间上书两字“神禹”。

    神禹令,八阶法宝,乃洪都故物,又名潜龙五行符,为洪荒前地海中独角潜龙之角所制,专能避水防火,辟金开石,降魔诛怪。夏禹治水,曾仗它驱妖除怪,开山通谷,妙用甚多。自夏以来,仅在汉季一现。韩仙子在一洞晶壁之中寻到,虽然用法只知大概,未能深悉微奥,即此已非寻常怪物所能抵御了。上有水、火、风、雷、龙、云、鸟、兽八窍。用时只须口诵所传真言,手掐灵诀,一按那八窍,便可随心依次发生妙用。

    此为聚合之宝,尚缺真言开光。故为八阶。无真言相辅,种种妙用,无以展现。唯有浅薄只用。目前为辅助类法宝,需求降低,玩家等级需求五十五级。

    放置于法宝栏上,五系内道法装备伤害减免百分之五十。五系道法装备伤害输出提升百分之二十。赋五行遁法。五系环境伤害减免。

    神禹令!竟然是神禹令!

    江上柳恰巧是知道这东西的威名地。只是怎么也想不到,这洪都故物居然莫名其妙的到了自己之手!

    这东西不是应该在峨嵋npc大佬凌云凤手中么?在剧情中凌云凤曾经用到这神禹令之处,主要有两次元江取宝,助叶缤除小南极四十六岛群邪。如今到了自己手里,那日后的剧情怎么进行下去啊?会不会引来那凌云凤夺宝?而且,这东西既然到了自己手里,虽然这附带的属性已经很是逆天了,但终是人心不足蛇吞象,那真言又该在何处找寻呢?

    看来自己要好好地找找资料了。不过当前之急是赶紧把级别提升到五十五级,到那时,自己一旦装备了这神禹令,即使没有其他那些什么辟金开石,降魔诛怪,开山通谷那么多妙用,就是那百分之二十的伤害提升就足够自己欣喜若狂了!

    ***********************************************************************

    江上柳在青莲居造化洞室正为五行符之异变欣喜时,仅仅两室之隔,水断流却很是恼怒气闷。

    自内测以来,他在这华夏联盟剑仙游戏中,一向要风有风,要雨有雨,何尝吃过这样的亏!明明已然是击杀了那厮,一时不防,那厮居然原地复生,而且释放出一极强力的束缚道法,令自己失察下被其控制住,这到也罢了,偏生其那飞剑攻击力又是奇高,短短时间便击破自己的防御,令自己这不败金身告破。

    峨嵋三强人,何人曾经败过?如今自己却打破了这个先例。

    思及此处,水断流不由眉头深蹙,银牙紧咬:“歧路歌,我定然不会与你甘休!”

    他此刻之形容,若是让他的粉丝团见了,想必会尖叫不已,高

    水哥哥深沉地好英俊!”这类的话。在痴迷地人眼的一个屁,恐怕都是香地。

    不肯甘休,那是后话,当前最要紧地,是如何将那人手中地东西拿回来。自己一行十一人,爆落物品十几件,其中不乏高阶贵重之物。自己虽然没有掉落什么要紧的东西,不需担心,但对于其他人来说,那些爆落物品可是关系到其实力增减的紧要装备,如果有可能,却是要弄回来的。

    自己若是以堂堂峨嵋三号人物身份发书索要,除了那两人,放在别人身上,怕是无有不应。即使是那两人,司马根本就会出此辣手,而那萧沉水想来也不会不给自己几分面子地。

    但这人却是与自己撕破了脸的。自己令人屠灭了其人领地的村落,便是重重地落了其脸面。不过以自己在这峨嵋如今之地位,除了那两人,落谁的脸,他不得受着?

    这人却是一气斩杀自己嫡系三百多众,这不是在挑战自己的权威么?十三限前,自己前去,便是要重重的打他地脸,狠狠的踩他的脸!对手越强,踩起来就越让人兴奋!

    不过,目前的情况是,自己他妈的被踩了。而且,被踩的很重!

    这种情况,自己如何能拉下面子与那歧路歌交涉呢?他若是识相,乖乖地交还倒好,若是不还,自己这面子岂不是又丢了一次!

    那人若是傻子,或许会认为把东西还了,自己便会不再与他计较。但那人既然能身立顶尖强人之列,这假设如何能成立。

    但这东西却是不能不拿回来。而且,还必须是原来一模一样的。这可关系到自己在下面人心目中地地位。自己这一败,还可以归结到大意,偶然失手,日后斩杀那人几次,自然就不会再有人提及。但这东西若是拿不回来,那自己可是有些威严扫地,峨嵋第三人的脸面可丢大了。

    还是找个够分量地中间人谈谈条件吧。那人的妹妹既然跟这歧路歌一起厮混,想来两人定然是有交情地。

    思来想去,水断流虽然不愿,但还是发出了一条信息。

    **********************************************************************

    收到了水断流的信息时,萧沉水正身处乱石谷底,查看那红发人屠戮众女后遗留的痕迹。

    看到发件人姓名时,萧沉水稍微觉得有些奇怪,在所有人眼中,两人在峨嵋地位仿佛,都是凌驾于顶尖强人之上,但又屈居司马之下。应该是有些往来的。但实际情况却是两人很少交涉过。

    水断流自诩为司马之下,峨嵋最接近逆天的人,又跟司马过从甚密,却是没有如何将自己放在眼里。言谈之中,虽然客气,但那倨傲之意却是多少有一些的。

    而自己如何会在意他的轻视呢?逆天之下的一个苦人而已。

    看了信中的内容,虽然语焉不详,但萧沉水琢磨了一番,顿时明白了水断流左右为难的处境,嘴角忍不住微微的露出一丝明显的笑意。

    这日之事,有妹妹绮舞的第一手资料,萧沉水自然是清楚的。不过如今水断流能抹下面子来求自己,倒也是识时务的聪明人。

    自己果然没有看错人,那歧路歌进步竟然是如此之快,短短时日,竟然不但能与这水断流一较短长,并且能一剑斩杀其于十三限前!

    水断流是谁,虽然不成逆天,但逆天之下,着实是没有几个对手的!

    萧沉水不怕应承下来这装备的事儿,他和歧路歌之间,交往虽然浅,但歧路歌是个聪明人,应该明白自己当初那番交谈对他的帮助。旁人都以为歧路歌此人身后站着萧沉水,想做什么猫腻的,自然不敢轻动。

    如今自己如他之间更有妹妹绮舞做缓冲,歧路歌此人就算再操蛋,自己的面子也是不能不卖的,但是萧沉水也无意涉足太深,游戏里行事讲个度,适可而止才是最好的,过分强求难免就是自取其辱了。

    不过与那水断流拿敲一番是必须的。萧沉水一面发给歧路歌一条好友短信,一面悠然向与水断流约定的地点行去。意态舒然。

    中原仙府之左一处所在。一轮明月高悬。

    亭台,小溪,流水潺潺。

    两人对坐,皆是微笑欢颜。至于心中是否也是如此,就难说了。

    “这个歧路歌,实在是太无法无天了,竟然敢肆无忌惮的残杀同门。”水断流义愤填膺,“峨嵋派还是在我等的领导之下吗?他这是土匪、是黑社会作风,我们一定要对他做出惩处,不能助长这种歪风邪气。”

    哼,你怎么不去找司马中原告状,你俩不是关系甚好吗?萧沉水脸上微笑,不动声色,心里却是冷笑连连,说道:“哦,这件事的起因你清楚吗?”

    首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