刻之后,在轰然巨响中,爆出一团耀眼的光芒,一时炫目!只能隐约见到一道身影骤然加速,化作一道精光离去。

    待到光华去时,门楼前的李道仙、横不梁两人,门楼后的上百崂山玩家才真切的看到,那空中却是只剩下那白衫女一人。顿时寂静无声,心中百感交集。

    弈剑听涛阁组织强人,记有一阁主,三剑主,十三剑使,二十五护剑使。而这剑使级强人,那可是位列顶尖强人之列的!崂山千余人,其中也有三五强人,但在其手上,简直是土鸡瓦狗一般不堪一击。但就是两个这般强势的人物,在这孤南燕手上,只是片刻间便是一死一逃的结果,这是何等的强势,这是何等的威风!不愧为逆天之下的强人,能稳胜其的,大概只有逆天强人了。

    众目之下,孤南燕身立半空中,娇躯一振轻抖,化了一小会工夫才恢复平常,气息比之平常却是稍微强烈了一点。她举手轻掸了掸长垂身前两边的柔顺长发,玉脸作沉吟状,半刻后却是对一直默立旁边的李道仙浅浅一笑,开口说道:“李道兄,如今恶人已去,我们可以谈谈了?”话音柔媚,令人心荡。

    李道仙苦涩一笑,心道这个女煞星比那两个剑使还狠着呢,无以为抗,自己唯有从之了。刚要开口,突然觉得有些不对劲,冷眼望向山间林地的暗影之中,这时,那片茂密树林躯突然剧烈抖震,碎草飞叶如无数断箭四向蓬状电射,仿佛那处树木野草也变得疯狂了一般。

    一道黑影穿林而来,带着漫天枝叶,浩荡而来!

    孤南燕微微皱眉,突然道:“退后!”同时右手向外伸出,一道银色剑影脱手飞出,化作一道亮银丝线,带着破空啸音,闪电般向那黑影穿去。

    那黑影前方青光骤然亮起,“砰”的一声爆响,交击中击碎银线,紧跟着,余势未消,那青光划出一道弧线,带着奇异的呼啸声,斩向了孤南燕。

    孤南燕五指收拢,花瓣曼舞中那白绫再现,瞬息间便卷上了那青光,“噼、哩、啪、啦”一阵响后,那青光方自倒卷而回。

    眼见又来强人,不知晓其脾气如何,怕重蹈覆辙,崂山众人自然知晓厉害,纷纷退后,连忙有多远就跑多远,出于对孤南燕的信心,李道仙倒是一点也不担心,逆天强人应该没闲工夫理会自己这么个小人物,逆天之下,有谁敢说能胜孤南燕。

    “嘿。偷听他人说话可不是一件好习惯哦。”见其人来到近前。孤南燕微笑着对其说道。语调中有着隐约地靡丽。

    来人破林而出。停在孤南燕前方五十丈处。孤南燕凝神看去。只见其身材高大。一袭黑袍。长发披肩。面容冷漠。手持一非剑非刀地长刃。凌空而立。双目半睁。自有一股鄙夷天下地豪气。仿佛眼前只是一个寻常地少女。并非是杀人如麻地超级强人。

    听了孤南燕地话。那黑袍人微微挑眉。吐出几个字:“你歇够了没?”

    孤南燕笑了笑。心中却是想到了一人。心道这乌江狂人怎么也会来此?口上说道:“确是如此。好了。废话少说。现在这遗址图就在下边。有本事。你就来拿。”

    黑袍人冷笑:“好!痛快!不愧逆天之下第一!”青光再出。在半空中迅速凝聚成一把巨刃。随着其双手一压。铺天盖地般向孤南燕斩去。

    “逆天之下第一?”猛招临头。孤南燕似乎并不放在心上。右手一抬。银光乍现。正面挡下黑袍人巨刃狂猛一击。“南燕可是不敢当呢。”随着孤南燕地说话。手上发力。银光愈来愈盛。“乒乓”一阵脆响。如潮剑雨击打在那人刀幕之上。

    两声呼喝声起,一阳刚有力,一娇润如清雨,孤南燕和那黑衣高大男子身影顿时像流箭一般反飞而离,各自紧握的剑器各带起一蓬血雨!

    这一轮交手,双方俱伤!

    还真是风虎云龙会崂山啊!这黑袍人竟然也是这般强势,相比起来,那弈剑听涛阁的剑使级强人竟是远不够看了!李道仙等人俱是这般想法。崂山普通玩家更是追悔莫及,心道当初另投他处就对了,到了这个垃圾门派,不知什么时候能有出头之日。

    **********************************************************************

    “不错!”黑袍人一声赞许,身形一动,四面八方的劲风骤起,只见其长刃化出十数个刀影,以不同角度向孤南燕攻去。

    “霸刀垓下?果然有意思的很。”说着话,孤南燕右手食指与无名指相扣,中指伸直、小指微曲,同时身体四周花瓣,银光迅速凝结化为一片霞光笼罩在周身,只见其双目微闭,眼观鼻、鼻观心,恍若如定一般。一阵清风夹杂着香气吹了过来,瞬息之间,在众人惊异的眼神中,孤南燕人竟然就这般地消失了。

    黑袍男子收回剑光,凝立半空,冷然道:“虚天三法印?”

    话音中那清风渐渐汇聚成了一个人形,人形越来越清晰,最后形成一个一身白衣的女子,正是那孤南燕。不过其身材却是变得娇小玲珑,看似弱不禁风,清风吹来,随风摇摆,好象要被风吹走一样。黑袍男子却是知道,这女子乃是道法凝成的印身。

    孤南燕左手手捏内缚明火印,右手结宝瓶印,身化不动明王印。

    手印、身印、心印,三印同成同出,此即为逆天之下的道法虚天三法印。

    “久闻霸刀之名,今日南燕定当尽全力以酬阁下。”说到这里,孤南燕语气却是平平淡淡,不见丝毫腻意,人更是有些庄严肃穆之意。同时身上银色光火,却猛的爆发,腾腾烈焰,似欲飞扬。此正是虚天三法印之内缚明火印。

    光焰中地孤南燕,白衫飘飘,有如菩萨真身现世,浩瀚的明火之力把周围的云气吹卷的四散张溢。

    黑袍男

    这般威势,心里也暗自吃惊,心道:“这女子不愧之下四大高手之一,确实不同凡响,看来掉以轻心不得。”

    高手相争,虽说是功法优劣为胜,但在两者相差不多时,是临敌手段更能影响战局。两人对敌经验丰富,手段皆是不凡。孤南燕此时暗结内缚明火印,法力真气如滔滔江河,晴空骄阳,无穷无尽,无止无歇。明火攻击更是强盛不可阻拦。

    面对如此强横的道法神威,黑袍男子知道光是凭借此时八阶地霸刀下是不成的。便高举霸刀下,纵声长吟道:“生为人杰兮,死亦鬼雄!山阴野花黄兮,不归江东。刀器有灵兮,霸王重生!”

    声音豪迈悠长,此时那长刃青光大盛,有若实质,散逸在半空之中,略一盘旋便聚拢成一人形,立于黑袍男子上方。众人遥遥望去,乃是一个身高八尺的雄伟巨汉,满脸虬髯,其状似仰天长啸,声震长空,林幽云裂,满是傲视天下的豪迈,正是西楚霸王项羽的本来面目。

    虽然是虚无飘渺地灵魂,但是这西楚霸王刚一现身,顿时威压全场。孤南燕信手挥出的银色明火,刚刚触及到黑袍男子的身体,便在这霸王的一啸当中,如同烟花般地消散,纷纷没回孤南燕体内。这一瞬间,黑袍人俨然便是无敌的存在。

    这霸王虚像长啸后,骤然下沉,竟然在瞬息间便向那黑袍男子身体融入。黑袍男子却在此时猛的发出惊天怒吼,高高跃起半空,全身绽放青黑色的光芒,被一股黑气笼罩全身。待得那些青光尽数进入黑袍男子的身体之后,浓密地黑气已经把他地身体包裹的密不透风,身上项羽的形象已经凝集坚实,跟生人无异。

    神魂入体,黑袍男子一身真气法力更是强横,比之孤南燕的印身丝毫不差,而且那霸刀垓下的青色刀光更显凝练,锐利。无论孤南燕内缚明火如何进迫,始终俱是在霸刀青光下消散。他不断催运道法之时,其体外笼罩地项羽形象,也随之而怒发直竖,肌肉贲张,浓密的森寒气息也是越来越强。

    内缚明火硬拚霸王魂体,青光,银光,相互撞击,交相辉映,映亮长空,直震地方圆数十里之内都有如惊雷震撼,地动山摇。

    一时间,这两人竟然是战了个难解难分,场面上更是难分伯仲。

    **********************************************************************

    我本楚狂人,凤歌笑孔丘,手持刀一口,性喜割人头。

    一声长吟如在众人耳边响起。

    就在此时,剑气破空声呼啸而至,其声音尖利,如针尖刺耳。一道人影自崂山东南方向行来,似缓实急,才遥遥的出现在众人眼里,转瞬间便已经到了战圈之外,却是一虬髯汉子,一身青色道袍,迎风飘拂,高冠古朴,气度堂堂,高声叫道:“南燕,无需跟此人纠缠,我来助你!”

    金色剑光亮起,大如门板,携着浩然无可抗拒之威,骤然下落,斩向黑袍男子,剑光未至,劲气已然是击裂云雾,击裂尘埃,击裂战团之下地大地!

    两人脚下的土地在土石飞溅中,呻吟着裂开一巨大地缝隙。

    光是凭借这一剑之威,便已是不逊于顶尖强人!以二敌一,这黑袍男子此命休矣!李道仙此时心念一动。

    在就在此时,一声长笑响彻云霄,一道消瘦的身影骤然从那被击裂的缝隙中冲天飞起,手中白光连闪,疾若闪电,一瞬间也不知击打到那虬髯汉子身上几多下,那虬髯汉子或许在远处窥伺良久了,但却是从未料到竟然有人会藏身泥土之下,而且竟然隐忍如此之久!猝不及防,竟然是连续中招,急转身形,跃上天空,但身后数十道冰魄剑气紧追不舍,冰寒的透明剑气嗤嗤作响,封死了虬髯汉子所有的退路。

    “吼!”

    就在此时,一声犹如来自幽冥地狱的低吼中,黑袍男子周身的黑色气息瞬间浓郁了几倍只多,气势登时暴涨,霸刀威势大盛,劈散明火后挥刀疾劈,硬是抢进了虬髯汉子向上方的退路。

    两相夹击,再也吃不住这伤害,虬髯汉子一声闷哼,便化光而去了。

    正在交战中地那孤南燕反应亦是神速,见到这后来人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的手段,心中惊骇,人已是急速后退,还不忘用剑光将那虬髯汉子掉落的一件物事卷回。不过另一件却是来不及收回,已经被那后来的白衣男子收取。

    退出百丈开外,遥遥凝视着那并肩而立的两人。

    这样地两个人,一个黑衣冷如冰山容貌冷峻。一个是一席白衣,面上带笑,笑容放荡不羁,眼神中略带几分野性。也不知刚才埋在土地里多久了,白衣粘土,倒是稍逊风sao。

    “哈哈哈!多谢南燕你的相助,我本来还愁落寞控制不了这西楚霸王地英魂,不敢让他放手修炼,耽误了不少功夫。今天借了妹妹的大力,得这内缚明火印炼魂,才有大成,日后必然有所报答。”

    白衣男子笑着说道。此刻这笑容放在他那张英俊地脸上,却是显得异常的可恶。

    “无妨,能相助道兄,是南燕地荣幸。不过这位道兄,你适才突施冷箭,击杀了楚狂人,日后恐怕麻烦就多了。”孤南燕亦是笑着说道。

    “亦无妨,楚狂人对敌的猥亵偷袭风格,我本来一向极是欣赏的,不过是讨厌方才的三p竟然没有我的存在。是故以其人之道,还施其人之身而已。现在来吧,我不怕3p。”

    看着这男人一脸的恬不知耻的笑容。孤南燕稍一沉吟,也不打算做纠缠下去的无意义之举,轻笑一声,留下一句:“衡山再会!”便纵身化作一道银光离去了。

    首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