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家一路狂奔,一直苦苦追赶这怪异的一人一鸟。

    那人远远望去,尽管看不清脸面,但依稀可见其红发飘飞,人影急速向前遁行,恍惚如鬼魅。

    那鸟,巨翅微卷,周身火光萦绕,凡有玩家敢靠近者,挡者披靡。

    众人舍弃了那岩浆翻涌,地火熊熊的烈炎谷,来追这自火焰岩浆中杀出的一人一怪,固然有好奇心作樂,但更重要的想法是,如此厉害的怪物为何要追这红发玩家?这红发玩家光看其遁行之速,防御之强,便可知其绝非无名之辈。甚至,甚至有可能是逆天强者!

    在前方不断拦截的玩家不乏强人,顶尖强人一流。但这红发人却是丝毫没将他们放在眼中。自始至终,没发一招,便轻松突破这些人的堵截。即使有法宝、道法、飞剑攻击到此人身上,但看其似乎根本不以为意,显然,这些攻击在此人看来,造成的伤害是不痛不痒的。

    这等强人竟然对身后这火鸟忌惮如此!甚至都不敢将身形稍缓!

    能令如此强人如此遁逃,这该是什么级别的怪物?

    游戏至今,玩家对于npc创造的最佳战绩有三。

    其一,青城,湖湘学派于此祝融峰上斩杀上封寺精英级npcc法正,等级一百一十三级。此也是有据可查的玩家所斩杀的最强人形npcc。

    其二,峨嵋第一大佬四极天之司马中原于苍茫山斩杀百级巨怪,六臂人猿。

    其三。东皇界妖族天王寂火斩杀一百二十级大怪雪域苍狼。这也是玩家所斩杀地最高等级地怪物。虽然。这一百二十级地怪物雪域苍狼未必能胜过那等级一百一十三级地上封寺精英级npcc法正。但是也足以确立寂火妖族第一天王地无敌之声名。

    但眼前这恐怖怪物该是何等级别地呢?众人心中惑丛生。

    虽然不知为何这厉害无比地火鸟会追赶这红发玩家。但以众人之游戏经验来看。其中定然有猫腻。

    祝融府虽然雄奇。为上古神人之故居。但此地不过是区区第一层而已。何来这种级别地强怪?若是最后关头地守护还情有可原。

    以这火鸟表现出来地强横实力来看。其级别必高。说不定阶位也很高。这等水准地怪物一般都是有固定活动区域地。否则要是随意四下乱走。那该造成多少惊天血案啊!但此刻这怪物已然是穷追了此人不下两百里。这仇恨。未免也太大了吧?

    何等仇恨会令这火鸟如此穷追呢?玩家中很多人奔行中眼睛一亮。俱是想到——定是此人拿了这怪物守护地什么东西!

    这红发人速度如此之快,防御如此之高,如是得手到也在情理之中。想来这种档次地怪物,守护的地东西岂会差了,不要提八阶那种货色,最差九阶,甚至超阶都有可能!

    超阶装备!令这些玩家无不心潮沸腾。

    游戏中玩家最看重的是什么?实力?不,是声名!

    声名,也称名号,在上古玄奇小说中大行其道,对于拥有侠客情节的广大玩家来说,更是彰显个人能力的最佳途径。

    虚拟游戏,重在一个“玩”字,一天闲着没事儿在游戏里面到处乱逛风景的算是玩,在现实世界里没自信于是跑到游戏里面冒充帅哥泡美眉的也算玩,手头紧张时蒙上面干一笔见不得人地买卖的也算玩。但是更多地,比之前三种玩法多得多的玩法,却是为了那永恒不变地一个字——名!

    在游戏中,对于绝大多数不差钱的玩家来说,名声远比金钱、美女、心情要重要得多。

    虚拟游戏玩地就是个互动,俗话有云,与天斗,其乐无穷,与地斗,其乐无穷,但与人斗才能够更加其乐无穷。不这样,如何显现出与人斗并且获胜的成果呢?唯有名声!

    最好是在别人说起自己时,就能够很快地联想到自己的战绩;最好是朋友遇难时,提到自己的名号谁都得给个面子;最好是与高手对决时,对方会客客气气地拱手说一声:“久仰大名!”

    峨嵋的司马中原,妖族的寂火,青城的青衣,这些人响彻寰宇的声名不知羡煞了多少人。

    虽然在游戏事件中,帮派的影响和实力不是个人玩家所能比拟的,个人的声名是纯粹的个人行为,不像帮派组织战争那般动不动就是上万人的群殴,比的是组织,比的是势力,比的是钱财……

    个人声名比拼的纯粹是个人武勇,比拼的是在广大游戏玩家中的影响力,比拼的是人品,只要站在这个虚拟世界,谁都有机会的!

    而眼前,就

    机会。不,是两个机会。这红发玩家一旦挂了,那鉴定的东西定然会爆落的。而这火鸟虽然厉害无比,但蚁多咬死象。游戏中,从来就没有玩家推不倒的大山。这火鸟一爆,至于乱军之中

    这火鸟若是藏身于偏僻之地,自然是去多少玩家,送命多少。但此刻,这家伙竟然来到了这荒原之上,而这祝融之地第一重天四明融火地玩家无数,不下几万之多。中州精英,不说尽数来此,十之五六还是有的。合这么许多玩家的力量,难道还对付不了一只怪物?

    就当这些梦想着浑水摸鱼的玩家满心憧憬之时,在那火鸟之前的一箭之,忽然亮起炫目逼人、耀眼之极的红光,紧接着蔓延几里方圆的冲天大火弥漫开来,待众人再打量时,却发现那红发人已然消失的无影无踪,只有一片火气存留。

    ***********************************************************************

    四明融火地,深邃广阔,无边无际,惨日照在上面,与星星落落的地火相映,万点光亮闪耀。周边滚烫的空气简直能把人蒸熟似的。一道道掀起的都是滚滚的热浪。

    在热浪卷起的红黄色底幕的映衬下,许多服色各异的玩家正在其间穿行,有如多彩的流动色点……这一切都构成了一幅灵动的画面。

    见到那红发人在红色火焰燃起后,便人影鸿鸿。无论是在前面堵截的,还是在后面穷追的玩家霎时都是脸色铁青。

    有一人气得直跺脚,怒道:“岂有此理!岂有此理!怎会无缘无故消失,这要传出去让人知晓,这在场之人包括我楚狂人在内都会沦为笑柄。

    ”说话的此人满面虬髯。

    在其身边的一人脸色也不好看,抖手放出一张金色符文,几个转折就回来,此人略一观望,便简单说道:“方圆百里之内,此人还在此地。”

    ……

    ……

    爆怪不如爆人。眼见这火鸟如此霸道,这许多人都把心思放在了那红发人身上。心道逆天强人也好,妖族强人也罢,不管你是何许人,在这如潮的玩家倾轧下,也只能是化为灰灰。

    但在众目睽睽之下,这人竟然不见了。

    那火鸟之前,空余火海,而四处地火焚焚,岩浆涌涌,却是叫人如何找寻?

    这时一人沉声说道:“相信各位道友心思都是一般,眼见这人在我等眼皮子底下消失,以后还有何面目见人?说出去不吝于奇耻大辱,此人既然在此处消失,想来不会超出方圆百里之地。只要大家同心协力把此处严密封锁,定然能捉住一些蛛丝马迹。只要他露出异常,一有消息,逃不出我等耳目。”

    楚狂人赞同道:“此计甚好,大家各守住一方,余下之人向外扩散,确保万无一失。”

    周围人等或是沉默语,或是点头称是。显然之前说话的此人在这些强人当中是很有威信的。

    ***********************************************************************

    却说江上柳将红莲火海化出,借着火势一头扎入那熔岩火海之中。

    而那朱鸟本是不即不离的缀着江上柳,但江上柳这火海一出,却是欢鸣一声,也不去理会投入岩浆中的江上柳,双翅一振,已然是盘旋到了那火海之上,大口一张,嗖的一声,已然是将这还未随江上柳远去而消散的火海吸取了一半!

    一道红色火焰长龙纵贯于这朱鸟跟火海之间,其势壮观异常!

    就在此时,在一声凄厉之极的长鸣声中,一道剑光宽如席,大如斗,划破长空,骤然击在这朱鸟的头上!

    与剑光同来的,还有一道道极亮的七彩霞光,从天空降下,轰鸣着轰击在了朱鸟的头顶上。

    那正在吸取红莲火海的朱鸟却是一声清鸣,头上现出了一道红光,托着一朵光芒万丈的红色莲花,同时浑身火光缭绕,身体纹丝不动!

    那七彩霞光不断炸裂,漫天光雨乱闪,强横的威力让下方的山体都微微的颤抖起来,可是却就是奈何不得那朱鸟!相反,每一道霞光碎裂后,朱鸟头顶上的红莲花光芒更盛,直逼得那巨大剑光,七彩霞光渐渐黯淡,眼看得就要被击溃了。,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首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