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吧,小说排行榜,txt小说下载_书说吧 > 网游小说 > 网游之修道歧路 > 第三十三回 再见五代 入围五大
    网游之修道歧路第三十三回再见五代 入围五大

    在集市!柳的心凡经开始为那正道大比盘算不乒一

    自古以来。人,便是最难以理解,最难以琢磨的东西。

    切物理。皆有规律可循。但人心却是难测。

    你永远都不知道别人真正的想法。

    笑容背后。是真诚还是险恶。

    段话。哪句是真?那句是假?你可真正的知道?

    人,便走了解自己都难,更不要说他人。

    但是,自己总会比他人要更了解自己。

    江上柳也比任何人都了解自己。自己低调过,自己隐忍过,自己

    但是,他知道,自己是个压抑中期待爆发的人。是个沉闷中渴望被仰视的人。

    自己要不是这种人,也不会风sao的成为天马军校三杰之一,也不会很卖弄的做出了那几份震动军界的报告,更不会成为众人仰望的顶级基因战士,机甲战神。集谋略与武力于一身。

    木秀于林,风必摧之。

    自己确实足够的惹眼了。但是,也承受了足够的打击,得到了足够的教。

    所以,逃的残生后,江上柳一直在思索。

    自己的人生到底该何去何从?

    这是一斤小问题。

    个很难的问题。这是无数哲人都没有搞明白的东西。

    王阳明说。我睁开眼睛,这个世界就存在。我闭上眼睛,这个世界就消逝了。这些界的存在与否,只在我心。

    这是个很唯心的理论。但是,江上柳很喜欢。

    从前喜欢。现在也喜欢。

    但是,他决定,要有所改动。

    那就是。只有我能适应这个世界,能改变这个世界的时候,我再睁开眼睛。

    这个游戏世界,便是江上柳的实验场。

    在最初的最初,他有这着借助这个进入虚拟世界的先机,凭借自己在现实中。足以称雄的技巧,来攒金,来摆脱病痛的折磨的目的。如今,病魔已去。金钱,也足够维持生计。

    这就足够了。

    除了那段窘迫的时间,江上柳从来都没有为生计这个东西忧愁过。在他看来,足够就好。人的**是无限的。江上柳要做到,就是改变自己过去的一些东西,适应这个世界。毕竟,虚拟现实,还是相通的。

    自己的过去。有太多不合时宜的东西,在这个残酷的现实中,都需要改正。

    所以,这个游戏世界,对于江上柳来说。尤其说是游戏高,一个搏金场,倒不如说是一个让他重新适应社会的实验场。

    被出卖。被背叛的经历,承受一次就已经足够的痛苦,以后的人生,已经不需要再有过了。

    但是这不代表他要继续低调下去。

    人生,如果有能趾高气扬的机会,就要昂起头来。

    平淡虽然是真,但瞬间的爆发出的殉烂,更令人仰视,更令人追忆。

    初入游戏。江上柳只是菜鸟,只是个新人,虽然。降临在那海外,很幸运的获的了那灭度真人的青睐,成为了度厄红莲法剑传人。但是,这红莲传承的伊始,并不能令江上柳趾高气扬。

    限制重重,解封难度重重。

    所以,江上柳只能隐忍。没有足够的实力。如何去张扬?如何能在真正的斗争中绽放光彩?

    从前,江上柳认为自己已经很强了,文,可以策划一场战役的走向。武,一具机甲在手,堪称万人敌。

    但最终结局只能用惨淡来形容。

    但是现在。却与往日不同了。

    祝融法体经过几次进阶,强悍无比,堪称便是一具游戏世界中的机甲。度厄红莲道法经过解封第三重封印,化脸成剑。正式成为度厄红莲法剑,威力更是大增。

    法体配红莲。在红莲未曾解第三封印之时,便能斩杀三逆天强人,逆天之下。强人玩家无数。如今,红莲道法再度大成,自己依仗这祝融法身,又有何可畏惧的呢?

    司马中原。还有那其他的四极天中人,再也无需仰视。因为,自己定然会取而代之!

    现在,唯一的难点,便是这本体与法体之间。相互过渡的问题。

    经过强人的猜测,论坛的炒作,自己这法体俨然成为了东皇界妖王。成为了凶残,嚣张的代名词。

    人,两种身份,这斤小,是个问题。

    毕竟,自己还要在峨眉混的,还有那混沌丹书的任务要做,这只能靠本体的峨眉弟子身份来完成。

    法身虽然强大。但也只体现在对付玩家上。

    峨眉大宗大派,估计达到元婴境界大佬便不在少数。自己的祝融法体,这万来的生命,对上它们,还真是不够看的。

    今身肉搏这杀手钢,估计上去就是给人家送菜的。

    江上柳进入虚拟游戏这么久。对于这游戏中实力等阶的刮分,也有了清晰的了解。

    如今,玩家进入金丹境界,便是逆天强人等级。而同时修有强大攻击道法的。在逆天强看中,还要排在前面。例如云飞雪,水云烟,剑断天涯等人。更靠前的,便是实力难测的青衣。司马中原。

    像清风。夜寒。人品贱格这等普姓世寸强人,便是处干详夭强者的最低价 至于那些逆天之下的人物,如慕容,如水断流,如现在的疏浅影,比之这些顶级高手还有差上一筹。即便是如慕容者,拥有逆天道法,但是没有金丹境界的支持。比之逆天强人,也终究还是差之毫厘。

    再往下,便是等级晃够高,道法足够深的顶尖强人们。

    还有等级够高。装备够好,技术不俗的强人一流。

    再往下,便是普通玩家了。

    此外还有低阶玩家。游戏几次更新后,加入的新人。

    这便是虚拟游戏世界玩家阶层的构成了。

    如今,江上柳清楚的认识到,自己这祝融法体持红莲,公认为的妖王红莲,已经能够与司马中原那一类高不可攀的人物比肩。因为并没有一个很清楚的比较。所以具体如何,江上柳不敢断言,但是他知道,至少,自己也有一搏之力。

    至于自己这本体。名为歧路歌的峨眉三代弟子,江上柳也很清楚,自己从实力上来说,应该跟水云烟差不多,比之云飞雪,三光神剑稍强,对上青衣,剑断天涯,胜负难说。至于那些普通金丹强人,自然是不在话下。

    但是,对付司马中原,好像还是要差上一些。

    不说别的,就说司马中原当日在塞外,举手覆灭青城两大强人,一千多精英玩家,击破那转生大旗,这一系列举动,只在瞬间完成,这就是自己远远不能达到的。

    实力上的差距。不问也知。

    诚如,自己有苍茫上玄阴老祖元神,可以御使那鬼道宗师的超阶法宝阿鼻元珠,也有那谪仙人亲传的青莲剑歌,那第三层道法红尘白刃,能杀人于瞬间。

    但是,本体这两种手段,都有缺陷。

    阿鼻元珠,自己还有两次使用权限。而且,这东西是不能公之于众的。换句话说,就是不能在正道面前曝光。无论是阿鼻元珠,还是玄阴老祖的元神。

    即便是自己强行催发。事关从前恩怨,那老祖也未必肯出现。对此,江上柳是心知肚明。

    故此,这阿鼻元珠打打闷棍,暗算大佬于无常,那是很好的,但是上不了台面。最起码。上不了正道大比的台面。

    至于红尘白刃这一杀招,攻击力高达四千,仅在自己法体丙火神雷之下,威力固然强大。但目前冷却时间是五天,而且,最重要的是,在敌手是逆天强人。而且无损的情况下,不能秒杀!

    江上柳现在知道,逆天强者之间的对决,那是一切皆有可能。不能秒杀,也就意味着对手有翻盘的机会。

    到时候,面对对手的反扑,自己再没有什么强力手段,情况便堪忧了。

    至于那青莲法剑。刹那芳华,或者是三剑流,之能说是自己在常规战中对于对手有优势。或是不至于落了下风。

    紫府金丹道法也是如此,乃是练气成丹的关键,灭杀普通强人,顶尖强人,或是逆天之下都还好说,但是,对上同等级的强者。便不是很好用了。

    昔日与儒阳明。云飞雪一战,都很清楚的证明了这一点。

    这仅是手段,而不是杀招。

    那自己在这正道大比中该如何面对呢?难道要碌碌无为不成?

    隐隐中,江上柳感觉这正道大比绝非简单,恐怕于自己很有干系。

    感觉到江上柳有些恍然,疏浅影微微扭头,说道:“是为那大比之事担忧?”

    江上柳回过神来,点点头,说道:“有一些。你知道那玩意到底是有什么说法吗?”

    疏浅影淡淡一笑,玉面生姿,艳丽无方,引无数玩家膛目。

    但这笑容却只为其身边这灰发之人,令观者怅然。

    “我也不知,似乎是关系到玩家在门派的排个,依此,还有一些法宝的归属权限。大概也就如

    “哦,是这样吗?”江上柳点点头,若有所思。心道,自己等有机会,问一问那玄阴老祖便知。这老家伙在峨眉几个年。跟髯仙,妙一都是师兄弟。对此自然知晓,自己何必舍近求远呢。

    火焰幽冥妹之丝。火尾蛇之胆,冥火之炎,火蜥之尾,火雷虫之蜕,这五种可以在祝融峰顶的集市上收购的信物,都换的。与此相比,火烈鹃之羽这东西就难的的很了,整个集市也就一家有货,售价更是奇高。但好在,江上柳两人获得的那烈焰毒蝎之整,更是难得,那卖家根本就未曾见过,战战业业的琢磨了半天,终于,还有一对一的交换了。也免了江上柳疏浅影两人许多麻烦。

    那火烈鹃在火原戈壁上出没不定,换成两人亲力而为,快也需要四五日,慢的话。就不好说了。十天半月也未必能斩杀上七只。

    天驹火马之角。虽然难得,但还是有货的,在江上柳亮出了烈焰毒蝎之整后,便有人上来询问,江上柳看去,再诬诬四友发布曰肌肌0

    才着亮如火焰般的长袍,却是有此眼熟,网要出声,却明 点喜无比的说道:“歧路老大,你还记得我吗?我是五代啊。”

    “五代,你不在南疆黑苗巫门那有前途的地方厮混,怎么跑到这里来了,拜入天师宗了没?”

    江上柳也是记起了此人,喜悦中带着点疑惑。

    这便是昔日那耍研习真如法眼,那青华秘文。卜衍神算的家伙么?

    南疆到此,万里迢迢。这五代昔日可是一菜鸟,如今竟然能来到此地,而且还能斩杀那天驹火马了?这真是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啊。

    “说起来。还要多谢歧路老大你,当日,你送我的那些装备可派了老大用场,而且,还帮我获得好大的一个机缘。对了,这位天仙,便是姓子吧?大哥你可真有手段。”

    五代面对江上柳,还是如昔日般油腔滑调。

    疏浅影听了这话,微微哼了一声,却是没有开口反驳,竟然是默认

    。

    江上柳哈哈一笑,说道:“兄弟你真有眼力。”

    “怎么,你有那天驹火马之角?这可是九十几级的大怪啊!”

    五代呵呵一笑道:“侥幸,侥幸。前些时日。这四明融火地的霸主青城,湖湘学派强人不知为何走了大半,实力削弱不少。有些玩家见不惯他们霸道。趁他们包场灭杀那天驹火马时,便出手捣乱,一番厮杀,闹了个两败俱伤。倒是让我等一行人捡了个便宜

    “哦,原来如此。”

    江上柳恍然。心巾想到:纵然是捡便宜,也的有足够的手段才行。看来这五代如今实力也不容小觑。

    毕竟有昔日渊源,也算是他乡遇故,两人便聊了一会。疏浅影在旁安然等待,倒是羡煞了一众玩家。

    谈论了一会。便说道这交易上来,江上柳问了才知,五代纠集了一众人手,大概有十几个人,这信物打来也是变卖或是奂换装备。

    五代见江上柳手中有以前从未见过的新信物出现,下意识的觉得这东西恐怕价值不凡,或许还在天驹火马之角之上,便来打听,没想到遇到的是熟人。

    既然是熟人。江上柳也不欺他,明白的告诉他。这烈焰毒蝎之整的品阶在天驹火马之角之下,但是,在目前阶段。天驹火马之角易得,每三日刷新一次,地点已知,而这烈焰毒蝎之整却是难得。

    话也不用明说。言下之意,便是这烈焰毒蝎之赘真实价值肯定不会低于这火马之角。

    江上柳说道:“这东西,我得来容易,跟你换了,也省了那三日等待。就以二换一好了。”

    五代谦让了一番,两人还是达成了这笔交易。一方是信物基本齐全,一方是拿到了奇货可居的东西,都很是满意。

    唯余贪狼之牙。那贪狼便产自火原之上,要带疏浅影通往第二洞天,贪狼的栖息的是必经之路,到时候正好顺便斩杀爆取,却是无需交换了。

    诸事完成,别过五代,江上柳便与疏浅影两人回转峨眉去也。

    经过大半日的御剑飞行,到了峨眉。疏浅影自去。江上柳却是来到了飞雷洞。

    飞雷洞已经是一月多未至,景色依旧,只是多了几分深秋的萧瑟。

    见到髯仙李元化,依旧是一张古板的脸孔。

    江上柳恭敬的拜过,然后询问正道大比的事情。

    李元化这时候才露出一丝笑意:“歧路,你做的不错小小年纪,便入金丹之境。成为我哦眉门下三代弟子中的佼佼者。而且,对师门多有贡献,故此。那五人名额自然有你一个。

    此时,太清长老殿的持事已经与我言明,你且放好修炼去吧

    江上柳心中虽然喜悦,但这本就是意料中事。故此很是坦然,但再问更多的时候。髯仙却不答复了,只是反复的说道:“你且去修炼吧。”

    江上柳见这大佬已经进入固定模式,便不在浪费时间,自出了洞

    。

    心道:“自己既然入围。那峨眉六大金丹强人中,定然要有一个被刷下来,会是谁呢?”

    而在此时。中元仙府之外,一人正恨恨不平:“为何,刷下来的是我?历尽这番辛苦。日夜不停休的苦练,才终成逆天,难道我那幸运的新人菜鸟都不如吗?”

    ps:对于订阅。打赏,投给便衣月票,推荐票的筒靴们,俺向来是感激不尽。码字图啥啊?不就是个认同吗?便衣的怒气与你们无关。鞠躬,下台。(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