巾刻,红哮剑土中有碧先大盛,妖艳美丽中诱着凄憾点气!

    那碧光便如地狱妖神死亡之眼!

    这一刹那,巴蛇在垂死的惨烈嘶鸣声中,身上有光华爆起,如殉烂烟火。

    烟火的美丽,只在一瞬,而这巴蛇的生命消逝,也只在这一瞬之间!

    三妖王这两番回眸之间的间隔,刹那短暂,不过是一弹指之间。

    但是就是这一弹指的时间。让浊酒,妖尘,墨桑客这东皇三大妖王心中震撼的无以复加,这前后情势之转变,真有种沧海桑田变幻的感

    。

    这变化快的令人难以置信。令人难以接受!

    因为挂掉的不是那妖王红莲。而是巴蛇!

    那巴蛇之强悍,在那天柱清光笼罩下之近乎无敌,在东皇三大强人看来那是母庸置疑的。而从困兽犹斗到完成这种近似不可能完成的壮举,妖王红莲用他的红莲剑,只用去了弹指时间!

    《僧祗律》上说:“二十念为一瞬,二十瞬名一弹指,二十弹指名一罗预,二十罗预名一须臾,一日一夜有三十须臾。”

    “弹指”就是捻弹手指作声之意。佛家常用“弹指”来比喻时光的短暂。

    此刻看来,这弹指一挥间的变化,就如昙花一现的美丽在那瞬间绽放,

    巴蛇空血,嘶鸣声中,巨大的身躯上有五色光华不断的爆出,然后消逝,纷乱美丽徇烂。然后。自那天坛石柱上颓然跌落!

    这三十几丈长的硕大,重重的落在岩石参差散乱的地面中,凌厉地撞击,有火星四溅,有沉闷而震耳欲聋的跌落声,

    与此同时,七彩玄冥极光光境色彩渐渐暗淡,其中那漫天袭落。要人命的玄冥元水雨滴也停了下来。

    主持禁制的妖蛇既然挂掉了,这禁制自然无法继续运转了。

    转危为安,也只在这弹指间。

    自妖王红莲从那石山中暴起凶狂攻击,那是一个冷酷的开始。

    到这巴蛇奇异的陨落,则是令人出乎意料的暴烈而迅疾的结束。

    此刻所以的疑问都集中在一个问题上一 一击而斩巴蛇,这妖王红莲是如何做到的?

    藏身巨石之中,暂避那玄冥元水,待到巨石破碎,突然暴起斩击巴蛇。这过程都在三人眼中,虽然果决,虽然机变,但还不算什么无法令这妖王等级的强人侧目。唯有那余血十万的巴蛇骤然暴毙,这才是令人震撼莫名的缘由。

    一击而绝妖蛇十万血!

    这是何等的猖檄。这是何等的放肆,这是何等的嚣张,这又是何等的骇人听闻!

    若是有元婴级的旧强人打出这样的伤鲁,都有些让人难以相信了,何况是区区一个玩家!

    这是昭?还是系统大神神经错乱了?,

    这三人中,绿发妖尘迷茫中,有些惶恐。三眼墨桑客镇定中,有些

    慌。

    而北极浊酒,依然不动声色,但是,龙形化身躯体丰,却透出了一丝森寒的杀意。

    这三人心中还在震撼,还在猜度。江上柳立于巴蛇身前,面色依然冷峻,红发舞动的依旧嚣张跋扈,但心中却是刚刚从惊喜中平复。

    幸运啊。

    真是韦运。能在自身血量耗尽的最后关头,突然奇迹般的,令人惊骇的爆尽巴蛇十万血量。其根由还在于碧火焚心乱!

    据系统介绍,这碧火焚心乱乃是北海柯淼山屠龙道人秘制,位属高等阶特殊物品。加持于飞剑之上。短时间内可提升飞剑之等级,对于龙属性生物有浩然之威。加持后的飞剑对于龙属类生物防御有击破作用,攻击力加成百分之三百,有几率发出致命一击。

    有几率发出致命一击!

    这就是令三妖在喜悦中沉默骇然的原因,也是令江上柳心中还有余悸的缘由。

    在垂死的搏杀中,几十次,上百次的斩中那巴蛇,江上柳也没想过要刻意的激发这所谓的致命一击。系统大神所谓的有几率,在江上柳看来便是几乎为无。大神的人品一贯吝啬,这致命一击又显得太过于奢侈。故此,江上柳只是在习惯性的坚持中,偶尔想想而已,只是想想,并没有期待。

    最后时候,依然与巴蛇死战。那是因为不战的结果也是死亡。

    命运的轨迹即使自己无法控制,但是,双手也不要离开肌争到底才是江上柳骨午里习惯了的东 事实证明。存在即是合理的。因此,此刻的江上柳感谢运气,感谢系统大神没有绚私。唯独没有感谢自己的坚持。

    禁制光华消散,那天坛石柱悄然矗立于山坡上,其下,卧着一巨蛇尸骸。旁有一人,红发飘飞,凄厉如火。

    此时,这处空间忽然间变得死寂一片。

    一条三丈青龙在空中轻轻扭动着修长的躯体。鳞片光寒,虽然无声。但却有无尽的威压似无形若有形的向着四处发散。

    在其身下方处,有一条硕大的黑色怪鱼人立。有一株巨树残破枝叶飘摇。

    此刻残余的东皇四妖,分为两种形存。静静的对持着。

    巴蛇一去,此刻形态上的异样,似乎预示着双方随后即将到来的对立。

    对立的导火索。无疑,就是那妖蛇爆出的那两件光闪闪的物品,还有其那硕大尸身中蕴含的更珍贵物品。

    这巴蛇虽然含恨而亡,亡于系统珍惜物品的特殊属性,亡于一个看似微小的几率。但是其强悍在几大妖王心中却是更上台阶。

    浊酒发动五大妖王之力来斩杀这巴蛇,虽然对于这巴蛇的强大力量已经有了很高的估测,但依然没有想到的是,这巴蛇智慧竟然高到这种程度。竟然能瞬移至妖王灵枢遗迹之处,发动那灵柜守护禁法!

    这一点误差,差点险些令东皇这五大妖王,近半数的最强大力量尽数陨落于此。

    巴蛇未除之际,这五人之间虽然貌合神离,但终究还是有着共同的目标。在大方向上是一致的。但此刻吧蛇被斩杀,虽然过程有些离奇。但目的已然达成。那条联系诸人的利益线条自然断裂。

    那妖王灵柜遗迹,此刻看来,以当前玩家的的实力还走动不得的。那妖王灵柜内的东西,现在看来也是可望而不可及。

    或许,要等到人妖大战进行到中期,乃至是后期,再临此地,或许可以一试。

    三大妖王虽然不如江上柳那般早就知晓此地禁制的厉害。但方才见到那巴蛇操控遗迹外围禁法,便已经令五妖王差点全军覆灭,心中便已经衡量,并做出了决定。

    妖王灵柜就在眼前,但走动不得。那这巴蛇爆落的物品便成了场上制造紧张气氛的导火索。

    如妖王这般等级的强人之间,若非朋友,那在有利益纠葛时,便只能是敌人。

    妖蛇几乎为妖王红莲独立斩杀,那爆落的物品归属权,当然大半归其所有。

    但是东皇四人亦是十数万里奔波来此。又岂能甘心空手而归。

    虽然妖王红莲突然爆发出来的战斗力强势的令人震撼,能在极度困难的情况下斩杀了巴蛇,帮助几人脱离了困境,无须耗费宝贵的本命真法。但,这几人躁中明白,妖王红莲那也是自救!若是没有利益牵连。这绿发妖尘,三眼墨桑客或许会假模假样的客套上一番。但在此时。已然现出战力最强的妖体,自然便想要见识一番那红莲是否还有余力!

    纵然是极天级强人,力妾高深莫测,但在斩杀了巴蛇那般悍怪之后。又能余下多少呢?

    在妖王心中,固然惊骇于红莲剑斩巴蛇那绚烂一瞬,但却绝不相信在这一切讲究规则,讲安平衡的游戏中,一个玩家可以无限度的接下去!

    他们更愿意相信,昙花之盛放,殉烂只是一瞬!

    如果现在那妖王红莲突然爆体而亡,才更符合他们的认知。

    墨桑客看了那绿发妖尘一眼,两人目光交汇。已然知道对方想法。再见到浊酒不动声色,两人便心意立决。

    漫天水波自三眼墨桑客所化巨大黑鱼的躯体周围,凭空荡漾而生,一**。一浪浪的向着四处蔓延。

    而那绿发妖尘所化裟锣巨树,亦是同时动作!

    其那扎于岩石泥土中的巨大根须在吱吱咯咯的爆裂声中拔出,化为一双根系编就的巨大脚掌,轰轰隆隆,看似缓慢,实则迅捷的朝着那石柱处行去。其目标所指,无疑便是那妖蛇身躯旁蔚然而立的红发妖王。

    还有那妖王剑光卷起的巴蛇爆落物品!

    防:第一更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