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王红莲!!!”

    江上柳虽然自诩隐藏的不错。但却不知道,在此刻,无论是那改变了些许模样的如火红莲,还是那威力再度提升的红莲业火劫道法,都深深的出卖了他。

    这一剑一法,加上他这本来就显的异常突兀神秘的身份,在这一玄。以漆黑深夜中的萤火虫,远不能相比较。应该说是黑夜中骤然跃出的太阳差不多。在这魔道横峰两强人的眼中,是如此的耀眼,如此的鲜明,其真实身份。呼之欲出!

    这游戏世界中,哪里来的那般多的巧合!

    这两大强人对于几界的顶级强人都有过研究,对于妖王红莲,这在传闻中达到极天水准的强人,自然也是不曾放过。

    此前一叶障目,不见泰山,如今见到这所谓的玄冥居士面对血魔帝君那漫天血丝之威,终于露出了马脚,顿时心中如打翻了五味瓶。

    曾经放肆于中州的妖王,换了身马甲后,竟然又来到魔道领地了!

    于南荒间往来反复,如此的大胆,真的是欺我魔道无人不成!

    心中又是惊骇又是愤怒,灰马非马瞥眼间,发现身旁的帝释天身上紫色长袍骤然间无风自动!

    其人眼眸中有紫气升腾!

    这分明是欲出手的前兆!

    灰马非马顿时间一怔。

    心道前方战事正如火如荼,东极天为何要如此不冷静呢?难道是要以极天之尊位行合击之事不成?这不好吧?那血魔帝君性子很是令人厌恶。如今与这妖王红莲死拼,冷眼旁观其两败俱伤,这不是更好么?

    目光转动间,耳边已然是听到了东极天那低沉的传音。

    “这玄冥之实力真测,如今看来。还远在我预料之上!”

    灰马非马目光一凛,心中虽然有所猜测,但被帝释天一语道破,还是有些难以接受。这不是说,那妖王一直都是在逗自己玩?根本就没有出杀手?

    这如何能令人忍受!

    “血魔帝君此人向来睚眦必报。如今看来血神经精进不但竟然肯暂时放下与我之间的过节,而去找那玄冥居士的麻烦。看来定然是在此人身上吃亏不小!而这还是在此人为了掩饰身份有保守的情况下。如此看来,玄冥居士,或者说是妖王红莲,此人实力之高深莫测,还在我等想象之外。其人远来我魔道领地。定然所图不血魔帝君身负之事你我都已经知晓,如今看来。恐怕”。

    灰马非马自然知道帝释天所言何意。

    恐怕,已煞是被这人碍手了!

    虽然不知这妖王究竟有何意图,但是,肯定是善者不来!

    短暂的言诸国光交流后,这百蛮山两大绝顶强人已然是目光决绝,心意更是坚决。

    一定不能让这妖王走了!

    便在此时,场上情况骤然间发生变化!

    漫天血丝骤然炸开,一瞬间,这千丈高空几十里方圆都被血色光芒所掩盖。

    白云变成了血云。

    透射过来的阳光,变成了血光。

    包括玄冥居士,帝释天。灰马非马在内,这三大绝世强人的身影也都为这血光弥漫。从下方几万观者的角度仰望上来,这几人被血光包裹。变成了血人!

    “血神炼体,阴煞之海”。

    在幽幽的不知踪迹何处的血魔帝君的低吟声中,这漫天血海开始在红莲火中翻腾旋转,发出剧烈的爆裂之声。

    轰轰有

    这声响直贯人耳,便如来自九天之上的雷鸣。

    火海血海,如天河倒挂。便这般的悬挂在几万魔道豪强的头上!

    如此景象,便如黄泉水到灌。地狱血河喷发,壮观而诡异。

    这便是极天级别强人的实力么?

    这便是极天级别强人的惊世道法么?

    本来还为那血魔帝君,帝释天这两大魔道至高强人到来而惊呼低语的人群,一瞬间便静寂了下来。

    鸦雀无声,几乎落针可闻。与上方渐渐喧嚣之雷鸣产生了强烈的

    。

    ,

    血海阴森中透着无限的煞气。遮天盖日,掩映云海如血。

    红莲火海汹涌澎湃,亦是怒焰升腾。火舌吞吐处,光热四溢,烘烤着那血海,交接处,轰隆声巨响如雷鸣。

    血海当中,一道红影身形如电。灵转犹若游鱼,似实质,又淡然若雾。其掌中四射的血光剑气提醒着身在局中的江上柳,此人便是那血魔帝君!

    好厉害的魔功!

    见到这再度进阶,威力已然不逊色于顶级儿”法的红差火海在属性相克的情况下竟然无法焚化那瓒型海。反而被倾轧的渐渐暗淡,焰光收敛,有慢慢熄灭的态势,江上柳顿时间一惊!

    看来这血魔帝君真的是修炼有了突破,这血神经之功法竟然这般强悍!

    血海火海相交缠,被血海红光侵袭。江上柳虽然有火焰护体,但是依然接到了系统的提示:玩家歧路歌身陷阴煞血海,为其道法影响,抗性减免后,速度降低百分之二十,各项基本数值各降低百分之十。

    眼见那血眼人身形如雾般游动而来。掌中那红芒一瞬间都刺痛了江上柳的眼睛!

    不过江上柳对此并不在意。降低的这些许属性速度对于此刻拥有离火之翼,身体法体初步融合的他来说,根本就算不得什么。

    自己在这阴煞血海当中属性受到限制,那这血眼人在红莲火海中也亦如是,占不到什么大便宜的。

    见到血眼人来势汹汹,江上柳心中冷笑。

    这人来得晚,不曾见到自己离火双翼的速度,还以为在这血海当中能凭借速度来限制自己,这可是打错了算盘。

    既然来之,那就安之吧!

    江上柳一声长啸,长刀如雪。红莲如火,刹那间便迎了上去!

    一心二用甚至是三用,对于别人来说那是相当艰难乃至是匪夷所思的事情,但对于江上柳而言却算不得什么,事实上还有更多的余力没发挥出来。

    锵!尖星四溅

    刀芒剑光狠狠地迎头撞击在一起。

    金石交击声中,劲气四溢,一时间将火海血海都轰击出一个硕大的空洞豁口,天光大开。

    下方观者仰首把这一击看得真切。顿时间吸气声连连。

    红莲剑芒闪动处,血眼白袍人感觉到一股炙热锐利的力道沿着自己紫黑色颀长飞剑狠狠地钻入了自己身体!他顿时心神大震,一边身形流转后退,一边急忙运转真元将那股力道消饵掉。心道什么时候这人的飞剑竟然比前日更强悍了?而且。其人身后那双翼振动之间,移动的速度竟然是如此之快!

    自己血神经有成,但还是难言必胜。看来只有催动最后的杀手铜了。经过了几日杀戮,屠戮上万强人。吞噬元灵后,这法宝的品阶已然入了九阶,威力自不待言。

    “玄阴聚兽,吞吐万灵”。

    一声吟唱间,这血眼玩家手中现出一面旗子,那旗子上方绘就七个。骷髅,七个赤身露体的魔女,七只形象各异面目狰狞的怪物。此乃是的自妖尸谷辰的玄阴聚兽幡!

    幡一摇动,只见红色光彩中骤然出现上万朵绿火,渐渐往中央聚成一丛。绿火越聚越高,忽地分散开来。火光中,现出一张青面獠牙的巨兽嘴脸,圆张大口,映着绿火。好不难看!好不渗人!

    目睹此幡中巨兽元神,一眼望上去,江上柳便觉头日昏眩,非常难过。身上火焰一盛,神志才渐清晰。

    这玄阴聚兽幡其他手段不明。惑人心智的效丹已然是厉害的很了。

    白袍血眼玩家将幡连摇,忽地一团丈许方圆的碧色光华自那巨兽口中喷出,如匹练似的掠空而率,飞起一溜绿火,飞向江上柳身前疾若闪电!

    玄阴聚兽幡居然也被他拿了!这一幕电影,不光是把下方观者看了个目定口呆。便是百蛮山两大极天级别的强人,帝释天,灰马非马也禁不住皱起了眉头!

    绿火将将临近,江上柳不敢怠慢。骤然间一声大喝,声出刀光寒!

    一蓬碧绿色的云团从巴蛇之牙这口五尺长刀的锋刃处慢慢凝出,照的江上柳浑身青幽。

    须臾间,那碧绿云团便飞速扩散而开,凝成七十二团浓绿色的光团。

    蓦地阴极生阳,那纯碧色的火焰立即汹汹燃烧了起来,这一瞬间,七十二团碧焰阴雷已然完成!

    轰然间,这碧焰阴雷向着那绿火击去!

    血海对火海。碧焰阴雷对玄阴聚兽幡碧火。

    这一刻,两人针锋相对,道法击出,耀出漫天光焰!,,

    ps:本来想两更的。歇了几天,本来就极慢的速度更没有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