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柳等人慢慢靠浙,他目赏锐利如刀,自然是看得分删 双方势力,自己竟是都认得的!

    那人数众多,大概在一千上下的,为首者一袭蓝衫,头上束玉,不正是那白玉京五大楼主中的霸者,雄踞这东海的青天大道么!

    而另一方,一人站在人群前方,虽不言语,但却是威严如山。隐隐间,看似瘦削的身躯中有无尽的金丹威压之力四溢!

    这人也是江上柳的老相识,正是司马中原!

    四极天之南极天,峨眉强者。

    在其身后,立着的有三百于人,其中大部分都是眼熟的峨眉玩家。有些人江上柳更是熟悉,如那藏在司马中原身后,一脸阴笑的人品贱格;如那面沉似水,气息凌厉如刀的西门冷血;如那肥头大耳,正自皮笑肉不笑的唐缺;如那一脸肃穆,看起来很是英俊倜傥的水断流”

    峨眉精英力量,竟有大半汇聚于此!

    但是,江上柳的目光只是在这些人的身上略微流转,便回到了那司马中原的身上。

    这昔日的峨眉第一强人修为又有进境了!

    昔日昆仑大比一役,江上柳与其同时精妙级金丹的修为,双方的道法威力也相差不大。剑技,也是近乎伯仲之间。江上柳即使稍强一些,但也起不了决胜的关键作用。

    在最后的决赛一役当中,这对峨眉强人同室操戈,一场惊天大战中,江上柳最后伤敌一千自损一千二百的觉悟,强行催动了云中星宿天象冠所附带的道法浑天斗象,二十八宿光寒!

    这道法惊世骇俗之至,令一场本来胜负已定的决战发生了天大的逆转。江上柳也凭借这一役,一战功成,不但成就了新极天的称号,而且还从此正式入主峨眉,跻身首席弟子之位。在峨眉众玩家当中,握有极大的权限。

    可以说,江上柳几乎便是踩着这司马中原上位的。

    如今江上柳经过魔道领地,南荒蚕从一行,法身与本体在天魔骨天魔火的烦烧下,融合近半,受此契机影响,本体的金丹也再度发生变化。进阶传说之境,并悍然度过天劫,实力进境,不说是一日千里,七八百里总是有的。

    但是,今日一见,江上柳赫然发现,自己固然是大有进步。而这司马中原看来也没闲着,从其身上的金丹威压气息来看,其人显然也是进阶传说金丹了!

    这也是意料中事。江上柳并没有大惊怪。

    强如四极天中人,在大比之时,那司马中原,孤夜雨便已经是精妙金丹,他们进入那等境界已经不知道多久了,过了这么多的时日,要还是没有寸进,那才是咄咄怪事了。而在南疆妖王墓所遇的北极浊酒亦是如此,再见之时,恐怕其人也是传说级妖丹了。

    这些人,本就是一门之佼佼者,几乎是可以调动整个门派的资源,又有内测的积累,有的还有白玉京的奖励加成,要是还能被自己远远甩弄,那他们这把年纪可真就白活了。

    如今这司马中原,威压屹立如山,看其气息凝炼沉稳,丝毫不比魔道帝释天逊色,似乎还在那青天大道之上!

    眼下这几乎代表了峨眉最强的力量正与这东海本土玩家对持!

    在司马中原身后这汇聚了峨眉一门大半的精英力量,虽然只有三百余人,相比东海众那一千多人的数量差了许多,但在气卑上却是分毫不逊色!甚至在凝聚力上,更要胜过对方!

    这点,看那唐缺与人品贱格这两金丹强人的笑容上便能看出来。很显然,在他们眼中,这东海一方,虽然是人多势众,但是,也是乌合之众,根本就担不起峨眉这三百门派强人的攻击。,

    “司马,正所谓强龙不压地头蛇,我虽然不知道你是如何知晓这紫云宫确切方位的,但是,这是无主之物,又在我东海境内,这等分配的权利,也改由我们本土玩家说了算吧

    青天大道身上荡漾着一层淡蓝色的波光,将那万钧海水尽数挡在身外。这波光与海水同色,若不是江上柳眼力惊人,是断然无法发现的。

    这万钧重压的海底深处,普通的玩家。即便是身怀高阶水系遁法,若是修为不够,也是无法下潜到这等深处的。

    峨眉虽然仅仅到此三百人,但是,这三百人都是将峨眉练气术修到横峰,或者成就金丹,或者逼近金丹水准的顶尖强人,也唯有这等修为,才可以到达如此深的海域。

    而东海这些玩家,在江上柳

    ,池们应该是各个小门派,或者散修的弟为切清冰,修行层次不一。其中固然有很多不逊于峨眉三百强人水准的高手,但是,低上一些的更多。

    江上柳也能看得出来,这些人能来到这寂静海底深处,靠得不光是修为,还有各种水系道法法宝的辅助。东海本土玩家,常年居于这大洋深处,有着等手段,也是正常的。

    “青天,你在白玉京中霸道也就算了,我也管不到你。但是,在这游戏中,你也好意思说这等小孩子的话!紫云宫本就跟我峨眉渊源甚深,跟你们东海玩家又有什么干系了?难道这东海的一草一木,每一滴海水,都是你们的不成!”

    司马中原面色淡然,但一开口,这言辞却是锋利如刀!

    “哈哈哈,这东海的地界,不由我们东海人说了算,难道要由你们峨眉接管?你们峨眉称霸中州内地,我也说不得什么,但是在这东海,你们的手未免伸得太长了些吧?”

    青天大道冷笑一声,开口反驳,言辞当中,亦是丝毫不留于地。

    那边两大强人正在唇枪舌剑,这边念相国小队的原班人马此玄却是面色大变!

    这一干逆天强人,费尽了辛苦,才拿到的这海图,如今好不容易找到正地,却发现来迟了一步,而先来者又是东海本土联合组织这等强悍势力,加上峨眉这庞然大物,如何能不令他们又是恼怒又是失落!

    那玉霞客首先忍耐不住,再也顾不得道明的告诫,心中的隐隐畏惧,仰首怒视江上柳,开口说道:“歧路歌,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他们会在这里!”

    夫唱妇随,那玉清仙子亦是尖声开口说道:“明明只有我们有这图纸,但是此匆这峨眉的强人都来了,这不是明摆着的事么,我早就说,不要找不可信的人。”

    这两人言辞直指江上柳,言下之意,竟是将这紫云宫所在地点泄漏,为这两大势力所知的缘由,推在了江上柳头上!

    江上柳回首看看这两人,眉头一扬,目光一凝,骤然透出一股子锐利无匹的煞气!而疏浅影与人鱼,更是柳眉到竖,掌中飞剑寒芒四射!

    江上柳目光紧盯着那口放厥词的两人。目光起伏变化。谁也不知道他心里究竟在想些什么,也没人知道他冷血杀戮的一面。但是也都能感觉到这股威压,这股煞气!

    这是杀人无算,凝炼出来的!

    “白痴!”江上柳冷声回道,两眼如电缓缓扫过念相国小队诸人,嘴角微微上翘,不齿地冷笑。

    “你说什么,”

    那两人还要罗嗦不休,但是,目睹江上柳那看似平常的目光,却隐隐生出一股子寒意,在为那煞气所真,舟续的声音嘎然而止。这两人一开口,其余几人都不作声,向着这边看来的目光有些奇异。唯有念相国忍不住了,大声怒喝道:“你们两个在胡闹些什么?傻了不成?在这时候还说这等话。泄漏紫云宫方位,对于歧路大人有什么好处?你们不晓得歧路大人跟司马中原的过节么?”

    一提到这过节,那玉霞客骤然惊醒。这歧路歌可是与司马中原相提并论的极天强人啊!

    眼看那司马丰原在场上声势隐隐还要压过这东海巨头青天大道一筹,那这歧路歌虽然低调,但难保不是扮猪吃虎!

    这时候,那道明瞪了这两人一眼,怒斥道:“没有根据的事,不要瞎说。歧路大人岂是那等人物!我们能拿到这海图,找到这里,自然是幸运。但是你又怎知那海图没有第二份,第三份?或者,人家有可能早就探寻过此地,只是最近异状出现。才汇聚人力。这等话。以后不要在说了。”

    听到那两人话语,江上柳心中有不快,那是难免的。虽然视那如玉霞客一流如土鸡瓦狗,根本不屑一顾,但是,这土鸡,这瓦狗。总是拿他当同类看,如今更不分青红皂白的往他身上泼冷水,这就触怒了江上柳。

    诚然,自己本是新人,拿到这极天强人的名号,多有质疑。自己也不属于理会那些于己无关的东西,但是,这并不代表自己可以无限的容忍!

    如玉霞客这般的人物,竟然也敢再三挑衅自己!

    此间事了,定然要给那不知所谓的东西一个,终身难忘的教!

    江上柳在念相国小队诸人身上瞥了一眼,心中这般决定。

    这几人虽然相距甚远,气息收敛,但是方才的争执却是发出了一点声息。

    二朵天大道本来跟司马中原纹两地大佬正唇枪舌剑争论似平也达成了一致意见。察觉到四边的声息,那青天大道只是轻哼了一声,对着那远处冷笑道:“不自量力之徒还真是不少,你我两大门派会聚于此,却还有些闲杂人等想要来浑水摸鱼。身后没有势力相撑,就算把宝物塞给他们,他们还能吃得下怎地?”

    “如今安乐岛上所有外来势力已经扫荡一空。之鱼不过是些小角色,无需理会。”

    “不过,那木恩,还有那歧路歌一行人等,却是不知去向,不过量他们也不易找到此地。特别是那木恩,一贯的游戏路盲,不辨南北,说不上去了哪里斗鱼。”

    还有那歧路歌,如此实力,在峨眉竟然是孤家寡人,竟然跟白玉、京中的几个孤魂野鬼组队,明显是被这峨眉势力排斥在外。如此看来。此人也不足虑。

    青天大道想到此处,便轻笑着开口说道:“既然这样,那就说定了。你我两派合力,共同突破这白玉华表外层禁制,进入之后,各安天命。若是双方共同发现宝物,无法划分,便由斗剑决定归属。”

    “这样很好。”司马中原微微颌首。他带了峨眉大半最强力量来到这东海,知道东海各方势力分散,本想着以这在游戏中玩家几乎不可抗拒之力,一鼓而成。但是没想到这东海的散乱玩家们竟然被整合了起来,而为首者竟然是这青天大道!与自己在白玉京同列楼主位的强人!

    面对这意外之局,如此一来,计划必须要变更了。

    此人实力不在自己之下,就算是稍有逊色,也不是一时半会能分出胜负的。而且对方那一千余人当中,虽然是鱼龙混杂,但是。强人的数量也是极多。单论金丹境界者,也不在峨眉之下。能入这千丈海底。都不是寻常之辈。若是真的一战,即便是胜了,也是惨胜,到时候没有余力破开这紫云宫禁制也就罢了,要是再被人趁火打劫,可就不妙了。

    司马中原知道,那歧路歌匆匆自外地回转,在峨眉只是打了个转,便携着疏浅影向东而来,在他看来,那两人定然也是为了此事而来。出来歧路歌,其他或是露面的,或是潜伏的强人,也不知有多少闻风而动,或者就潜伏在左右也未可知。

    既然不能施雷霆万钧之势,那么借力而为亦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两方玩家在领队大佬的号令下,互相怒目而视,各自占据一方位,催发道法剑芒,轰向那白玉华表前的镇府石碑。一时间这海底深渊,水波骤然怒荡!

    这合起来一千几百人的力量,散发出来的气息太过强大,一时间这片海域的大妖巨怪们都纷纷远去,避开这等锋芒!

    几玄之后,轰然一声,那白玉华表上诸般图案光芒大盛,在其先,芒照耀下,那石碑轰然消失无踪,露出一个十几丈宽的硕大洞口!

    在这洞口,有耀眼的金光向外散射,一时间令近前的玩家尽数掩目!

    “金沙菌道!”

    数个声音同时响起。

    请!

    请!

    在双方故件客套的相邀下,东海豪强们,峨眉精英们,都纷纷化作流光,涌入了那菌道当中。

    经过了方才那有些不愉快的小插曲,在念相国的调和下,江上柳与念相国小队故作无事,静待这两大势力进入良久,这才互相低语商量了几句,便悄然也进入其中。

    御剑而入,江上柳见那甫道四壁皆是紫,金,两色金沙,散出紫红光芒照亮整条甭道。这甫道很长,遥望去,往甭道深处十余里光景,目光便被弯曲处阻住。

    那道明走了数步停下道:“这金沙甫道甚长,咱们还是快些进去,否则等有人出来巡视,却是有些麻烦。”

    “这样也好。”

    几人分别御起剑光,向前疾驰。

    江上柳催动光芒,携着疏浅影,顺着这金沙菌道飞速前行,迅如疾电,呼吸之间便已到头。见面前是一片广场,广场尽头是一座紫玉牌坊,上有“紫云宫”三字,牌坊后是一片极深远地宫殿群,珠宫贝阙,仙景无边,一层金霞笼罩其上,将海水隔开。

    那些宫殿群,造型不一,但每一座都是巍然耸立,巨大之极。各放异彩,彩雾蒸腾,一片光霞,灿如云锦。”

    防:二合一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