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道如青天,这玄,青天大道悟了,南海金船之主哝芯川是痴了!

    那一日,与这青衫峨眉首席一战,双方因为本就没有什么矛盾冲突。也没有什么生死仇怨,脾气也还合路,故此,说是一战,不如说是切磋来的更贴切。

    试剑之下,木恩虽然很是惊叹于这峨眉首席的剑技,认为其人要略胜自己一筹。但是他并不认为在生死之争当中。自己就胜不了这游戏新人。

    白玉京五大楼主,随便拿出来一个,都是如司马中原,帝释天这样的一方霸妾级别人物,如何肯甘居人下?

    但是此刻,遥驾金舟而来,于怒涛当中沉浮,望着那凭空而生,久久未能平合的巨大沟壑,望着那万千血影,望着那血影之后的漫步而去的磊落青衫客,他却是骤然心境平和了下来。在这东海之上,游荡了许久,就连才感应到的,那此来的终究目标青天大道,他也不想去理会了。

    游戏至今,只在南海一隅深居不出。看来这眼界还是浅了。想不到中州之地,能出这样的绝世人物,我倒要去见识见识那里究竟是怎样的人杰地灵!耳听为虚,眼见方为实。

    这木恩一声长啸,声出浪涛静!金光一闪,他便驾舟径自往东去了。恰是与中州背向而驰。

    这南海来的极天,不辨方向至此。但愿这游戏世界的地球也是圆的。可即便如此,他这般走法,不知何年何月方能行到中州。

    剑意分海,沟壑如伤。

    东海强人,尽皆黯然。

    目睹这茫茫东海上乍现的巨大伤口,他们第一次感觉到什么是真正的强大,什么是人定胜天。

    ,,

    别人如何去想,江匕柳是管不得的。他此刻御风而行。眼中的目标只有那万千血红的光点。

    青莲剑意如歌,但是歌声终有消散之时。

    他要做的,便是在这剑意消散之前,斩杀了这魔道巨头,不留后患!

    不是你死就是我活。

    此剪若是不能倚这倾天破海的如歌剑意斩杀了此人,等其卷土重来。江上柳久战之后,道法尽数冷却。想要再胜此人,就唯有动用祝融法身红莲剑器了。如是那般,难免会露出马脚。现出端倪来。

    江上柳现在都在怀疑,是不是有有心人已然怀疑到自己与红莲妖王的身份之谜。毕竟自己出没之地。几次都有妖王横行。特别是最近自己前往南方魔道领地一行后,那妖王红莲惹出来那么多的事端,等到消息传回中州,无论是关注峨眉首席的,还是追寻妖王红莲的,难保不会生出联想。故此,在这东海之地,如果可能。江上柳绝不想再动用红莲道法。

    所以,此刻务必要斩杀了这血魔帝君玄元子,不使其有反噬之机!

    青光漫卷,红星窜跃如电。只是片刻间,就行出了三四千里!

    血魔帝君玄元子此刻血影化身万千红点,分身虽然无数,但是思想却是一个。他此复无比的惊恐!

    这究竟是什么手段?竟然一剑挥出,不光是破分大海,而且追击了自己这么远之后,那股令人脊背生寒,内心惶恐的剑意,竟然还是那般的凌厉,那般的迫人!

    惶恐中,惊怒中,血魔帝君万千血影分身一路似血色流星,乎啸而行。每一个血点被那青光剑意绝灭,他都心疼的痛入骨髓。天魔化形。血神分身。到了最高境界,可化分身十万。以他目前修为阶段,可化分身血点一千六百五十一。每一分身破灭。都要永久损失他两点 生命值!故此,若是此战血神分身尽数被毁,送命于此,他不光是经验属性的消耗,就连这生命值都要永久的掉落三千以上!

    虽然,血神经有重塑生命秘法,但是,这区区一部血神经上册却没有记载这等手段。

    这青光势倾大海,威力如此惊人,殆于此下,若说没有什么永久的伤害负面影响,那是不可能的。思及到此,血魔帝君更是拼命的催动这残余的近千分身血影,奋力前逃!

    一晃间,江上柳便见到前方那万千血点竟然骤然直下,向着平方那浩瀚的大海投入!上天如海,务必斩杀!江上柳虽然心生疑窦,但是此时不是思索之时,他催动这经行数千里,已然是消散了大半的青莲剑意,亦是转折直下,紧随那血点,贯向那无涯浪涛。

    一瞬间,此处的大海又是被倾摧成舟壑。

    血点如海的瞬间,速度只是略有减慢,便又被青光卷没几百 令血魔帝君心中滴血!又永久的减少了近千的生命值啊!***,咱地主家也没有余量!

    但此时他也顾不得许多,因为下方不远便是那银蝉礁水洞,他能逃生的希望,就在那里!

    血点如蝗,在海中亡命穿行,片刻间便到了一处鳞响巨岩之前。

    光华一闪,这剩下的几百血点便骤然没入那隐生波纹的巨岩耸中。

    原来这处却是一洞府禁制。江上柳瞬冉便反应过来。

    不敢怠慢,青光亦是跟随直没而入。

    眼前光华一闪,江上柳已然是出现在了一个宽阔的巨大空间,血光隐隐,煞气重重。前方血点依旧向前逃窜,江上柳青光卷处,眼前所见。赫然发现这巨大空间中部竟然有着一个硕大的高台,上有无数古怪的浮雕咒符。

    “这是何方洞府?怎么会这般的阴森诡异!”

    江上柳心中还在惊讶,那高台却已发生了惊人的变化,四方的斜面上有灿然红色光芒四射;不断地有血红色大字在那面上浮现了出来。只见那台上出现一字则映出一片红光。不一会整座高台已经布满血红大字。就好像刻了一部经书在上面似的。但是等那所有血字全部显出,其外却有光华隐隐阻隔,令人无法看清。

    就在此时,江七柳听得隐隐有阴雷声阵阵,在那十丈高台之顶处,有一小片血云却正在形成。一阵轻微的震动在下方产生,渐渐愈来愈强,震得整座洞府都开始剧烈的摇晃起来。

    血云护佑,五鬼缚魂!

    那血点临近高台之时,忽然间发出一声葳言,声音自血点中出现,虽然有些滑稽可笑,但是事实却是一点都不可笑,反而很恐怖!只见那片血云越发的浓郁,似乎便如有生命般极力想要膨胀衍生,而四下里的地震也渐渐更强,就在江上柳视如不见,径直前行之际,却听得血云中一阵如细丝般小声的低吟忽然鸣起!应和着血魔帝君之筏言!

    那声音不知何物发出,虽然细却是接连不断,而且逐渐高亢,竟有越来越大之势。随着这声音的发出。只见那高台上空的血云中骤然探出五条血光隐隐的链条!青光去势不减,江上柳心中正惊异间,只见那五条血色链条忽地同时抖动了起来,赤红色的如章鱼触手般的蠕动。推起一**峰谷在链子上滑过。有如波浪一般!

    这链条放过了血魔帝君所化的血点分身,此番动作的目标,显然便是驾驻这正如强弩之末如歌剑意的江上柳。猛地听得轰隆一声,那五条血链齐齐亮起,道道赤红光芒自链身射出。只映得这洞府四周景物都像蒙了一层红布一般。那台上血云被红光一照,更是显得鲜艳邪异如火!

    江上柳这跨越了千里的一剑之势至此马上就是一缓!四周雷声渐隆。与此同时,那五条血链中散射出的赤红光芒猛地席卷而来,一阵阵磅礴汹涌的血色光焰正从四面八方如潮涌来,统统往江上柳处汇了过去!血火交融,煞气血气火毒之猛烈,如斯凶暴!

    一瞬间,江上柳觉得自己周围仿佛是片血色怒海一般,一旦踏入半步。肯定半玄不到就会给卷走吞没不知踪影了。

    看来,这洞府的禁制已然被这血魔帝君玄元子所掌握了。他逃到此地,便是要依仗这洞府禁制来阻止自己。

    血色光火当中,无数个气泡正暴虐地在其中爆出,就如一锅煮沸了的稀粥一样,瞬间淹没了江上柳。

    看着这一幕景象,血魔帝君一声长笑,笑声肆意无比!

    这峨眉首席施展的这道青光剑意实在是太过强悍了!

    自己可以没有足够的力量抵消这等攻击手段,无力延缓之下,竟然被其追袭几千里!若不是有这银蝉礁水洞禁制帮忙,自己可真的要命丧东海了。

    身为魔道极天,虽然被这峨眉首席弄得狼狈之极,但是,终究是脱困了不是?

    这血云护估,五鬼缚魂火链,乃是汇聚鬼火,阴火。毒火,冥火。诸般阴毒之火,专门破袭正道防御,任你有如何强力的护身道法法宝,也抗拒不了这等邪火的侵袭。

    在血魔帝君看来,这峨眉首席再强悍。面对这等阴毒火焰禁制。也只有退去。当然,他若是逞强那就更好了,在这血火当中,那就是死,路一条!

    血魔帝君在这长笑声中,残余数百血点聚合,化成本体,立于高台之前,凝视着那血火中的峨眉首席。他要看看这人到底如何收场。

    这时候,他突然觉得眼前的血火中隐隐有股似曾相识的气息传来,似乎是与这峨眉首席迥然!

    然后,他便听到一股剑声悠悠传来,依旧如歌!

    虽然只是淡淡的一缕青光。悍然的透过了这血海,轻柔的拂到他的身上。

    他抬起头,便见到了那青色的身影,正是那峨眉首席。其人竟然穿过了这诸般阴毒火种构成的火炼之阵,来到了自己的面前!

    而那追击了自己几千里的那道剑意青光,此刻也终于侵毒而来。

    一瞬间,巨大的伤害令血魔帝君的生命值叫州小身化血沫飙飞最后看到的,便是峨眉青幕首蠕甘小那正隐然逝去的一抹血红!

    血沫横集!

    这修习了血神经的魔道强人陨落。也与其他玩家有异。傲立于血火之中,此刻青莲剑意终已断绝。江上柳目视着那血沫慢慢消逝,心道终于将这血神传人斩杀了,着实不易啊。

    身陷这阴毒煞气充斥的血火当中,江上柳无奈,只有冒着风险,瞬间转换法身,突前一击,灭杀了这魔头。凭借这吸收了天魔火进阶的身体,尽可以抵挡这邪魔火焰!

    祝融法身,火焰之躯,万般火种,抗性如一。

    斩杀这人,免除了后患,那血火五链禁制没人主持,也已然渐渐消散。江上柳转过身去。便欲查看一番离去。此地一看就知道凶险异常。不是什么善地,也不是自己这正道玩家能获益的。此刻自己还要回头找寻疏浅影念相国两人,逗留不得。

    刚刚转身,只听扑喇喇一阵响声。高台四周突然有三十六面明镜亮起,一道到亮光自上照下。闪亮一片。那明镜似铜制,颜色淡青,边角上面刻画古朴玄奥,却都好似有着淡淡一层薄烟笼罩,看不大清。

    江上柳感觉到不对,那地下鸣声本已经消散,突地变得强烈,本已平静下来的地面也隐隐再度震动了起来。江上柳顿时眉头一紧,手中青莲已经不自觉地攥了起来,同时红莲也自眼眸中电闪而出!他双目一瞬不瞬,只是静静地盯住高台之上那团不断腾挪变幻着的血云。

    鸣声再变,由开始的略微低沉骤然变得尖利起来,眨眼间刺耳有如鬼哭!那五条血链红芒乱射,波动得好似风中杨柳,台上血字忽明忽暗闪烁不停,骤然一亮,然后黯淡了下去。

    红云消散,血链无踪,一切就如初入这洞府中时,平静如常。

    江上柳转了几圈,赫然发现,自己无论是作为正道玩家,还是催动祝融法身,都奈何不得这高台禁制。或许,这禁制是专为魔道玩家所设立的吧。自己虽然也用过玄冥居士这个魔道身份,但是毕竟是假的,做不得真。

    江上柳只能离去,转身出来那隐然如石壁的府门,回头看看,还是难以想象,其内竟然是这般诡异的一处洞府。同时,他心中隐隐有些烦乱。似乎,忽视了什么东西。

    ,

    剑意千里追杀,功成转身,江上柳飞剑动用法镜,寻觅到疏浅影方位后,便飞剑传书,示意她们两人前来。同时自己也迎头赶去,双方便汇合到了一处。

    峨眉首席那分海一刮太过于嚣张,太过于霸道。东海强人根本无人再思报复,再去计较那青光破海之际误伤的几百玩家。江上柳追击红影去后不久,那呆立的人群便散了。疏浅影与念相国也并没有碰到什么麻烦。

    念相国见到江上柳后,一声长叹:“歧路,我本来不想来见你这一面的。但是,我还是来了,为的就是要说声抱歉。

    江上柳挥断了他的话语:“不要说这些。你没有错。别人所作所为,不能代表你。我还要感谢你出手相助影呢。”

    “你的为人,初见的时候,我就知晓了。事实证明,我也没有看错。”

    念相国心中的歉疚稍稍平复。但是思及小队诸人,在一起近一年半之久,如今因为带头人道明的私欲,就这般离散,还是有些感伤。

    此来东海。来的时候,满怀憧憬,如今一无所获的离去,曾经以为可以借助的伙伴也不足信任,他只能再度报以一声长叹。特别是见到青城青衣如今堪堪与南极天司马中原并立,露出峥嵘,更觉愕怅。

    他下意识的右手紧握拳头,虚击海水,同时左脚重重的跺在海面之上。掀起一片浪潮。

    目睹这个动作,江上柳骤然间眼睛一亮!

    似曾相识!自己有多久没见到这个熟悉的动作了?是一年,两年,还是三年?

    恍然间,好像过了半世!

    防:二合一章节。筒靴们,国庆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