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上柳目光敏锐,在这一瞬间。突然发现两人所在的右侧方向大约十里处,突然有一丝光华闪动。虽然几乎微不可见,但却是逃不过江上柳的法眼如炬!

    江上柳凝运法力于双眸,眼中红光闪现中,已然是将那人看得清楚

    一头扎在草丛中,顾头不顾腚。鬼鬼祟祟,探头向着那厮杀激烈的战的张望着。

    一瞬间,江上柳便做出了判断。这是一个金丹境界的强人玩家,其非奸即盗!

    这一刻,江上柳忘了自己与疏浅影两人何尝不是如此。貌似这个玩家只是有意向,还没有成为既定事实。而他江大官人已经将人家道士们的老窝给洗劫了一空!

    “等一下下线

    江上柳小声的车嘱疏浅影。因为相距太近,江上柳怕疏浅影下线的光芒会惊扰到这个家伙,生出变故。

    看来要打这渔翁主意的,不止我一个啊。江上柳面上露出一丝讥笑。

    这是一个机会!

    凌霸天如此想到。

    这个玩家,便是那于祝融府前,当着三千玩家的面,华丽丽的被江上柳施以青莲剑歌击杀的强人凌霸天。

    这静幽宫传人,在昔日逆天强人数量寥寥之时,便被称为逆天之下无对手,风头极盛,手底下斩杀的强人更是无数,声名显赫之极。但是,自那一役后,便渐渐声名淡去。

    虽然后来那歧路歌一路如星舰发射器般蹿升,傲然跃居极天之位。令他这昔日耻辱在他人心中也慢慢淡去。但是,那昔日之事,便如一颗钉子,依旧钉在他的心头,令他一直难以忘却。

    那一指,那一剑,都深深的刺痛他,提醒着他。

    那昔日一败也成为他前进的动力。化悲愤为力量,于几月之前,他终于顺利的晋入金丹境界。当他自静幽宫秘地走出,满心欢喜,想耍找那人一雪前耻的时候,却赫然听说。那人已经超越金丹境界,挫败极天强人!

    无力,累积的愤恨压抑在他的心头,就如同一条毒蛇般噬咬着他。

    每当登录游戏,他似乎眼前浮现的,都是那三千玩家惊讶不可置信的面容!

    内测之时,他便与青衣有旧,故此,在祝融府四明融火地中,收集通关材料,他也得到了青城以及湖湘学派的帮助。顺利的于十几日前突破了关限,进入到这醚水狂波海中。虽然,突遭众多 金丹强人袭击。大多数强人殒命。但他却是少数逃脱的几个之一。由此也可见其实力之强悍。

    前日,他俏同一好友再入这水府洞天,却惊见有其他陌生玩家踪迹。顿时疑惑颇多,想要看个究竟。虽然相距甚远,要不是凭借一追踪法宝,险些追丢,但是,终究是被他找到了这个海岛。

    但是,就在方才,那好友口中提及那峨眉首席歧路歌时候,眼中的一丝怪异之色,虽然微淡,却还是落入了他的眼中,勾起了他的心头狠。更添怒意。

    但是,他也只能不动声色,把这愤恨深埋心头。

    如果说昔日,人们对于那歧路歌对他的挑衅看作是一种不自量力的话。那么如今他要敢向歧路歌挑战,那人们恐怕会不止认为他不自量力。而是会认为他是个疯子,傻子。白痴!

    如今小心翼翼的潜伏在这草丛中,望着那场上的激战。他心中的**越来越是强烈。

    这是个机会!

    竟然是龙!一只虽然凶猛但是却是精疲力竭的虬龙!

    虽然不知道那些道士如何造成这等战果,但是他心中既是悸动,又是冷静。

    这些道士既然能将这身躯庞大的龙族逼到这般田地,想来定然是手段犀利。

    虽然相距甚远,也不敢动用金丹气息感应,但是他也清楚,这些道士。定然便是那群造成玩家覆灭,将他斩的落荒而逃的那。

    这其中,难保不会有元婴级别的强人存在。否则,区区一群金丹比就敢来行此屠龙之事,说来就有些可笑了。

    遥望战场,当那虬龙仅剩五万余血量,当那伫立在战圈之外,虽然不动,但是却给他带来无形威压的白发道士突然出手,刮出一道经天剑虹之时,这凌霸天再也按捺不住了!

    要死鸟朝天,不死活神仙,拼了!

    ,”

    江上柳静静的观望着。胜利的天平,如预料中般开始逐渐到向道士

    。

    那虬龙以疲惫之躯,撕咬着,喷吐着,在灭杀了七八十道士之后,终于力有不支!

    忽然,那须发如雪般的元婴道士一声低语之后,突然身形如电,跃入那战圈当中!

    这道士猛然爆出一声野兽般的低吼,双手笼罩甩糊羔放射出的紫煮光晕点中,竟是对那虬龙喷叶袭来的道鱼燃蜒攻击完全不管不顾!

    他大吼着双手中凭空现出一道巨大的紫色长剑,紫光熠熠,竟然是有近一丈长,两尺余宽!这元婴道士将巨剑凭空一记横扫,巨大的风声中,依稀可见一道利刃般闪亮的紫色弧光从海岛上空划过!

    裂云,破风!

    不光是江上柳与疏浅影心中惊骇。便是那凌霸天也不由暗暗庆幸自己伏得比较低,,

    这巨大的紫色剑光,轰然斩击在那动作都缓慢了许多的虬龙头上!

    血光爆现之中,江上柳怔怔扬起视线,望向那里。那里交错掠起的紫色巨大剑光一瞬间便归于黯淡,此刻半空中有朵朵赤梅凄艳垂落,遥遥望去,就连此地的天空,竟亦都是血红色的!

    然后,血大量的在虬龙头上喷涌而出,如爆炸一样冲起冲天血幕,不知道涌了多高之后,血珠又开始如暴雨样般噼里啪啦纷纷下降。

    “三万五千”。

    那血量良久不曾下降,渐渐有着回升之势的虬龙,被这势若惊雷般的剑劈中头颅,爆出如此令人惊骇的一个巨大数字!

    这就是那元婴道士最后的杀手铜了吧?江上柳疏浅影如是想到。

    我擦,这肯定是元婴级别的强人。这一剑也太霸道了吧?那可是龙族的防御啊!凌霸天亦是惊骇莫名。同时亦是心中喜悦,这元婴道士祭出这一击之后,多半便不会有如此这般霸绝的手段,眼见那虬龙仅剩两万血量,正是机会来临,他身形缓缓的扭动,跃跃欲试。

    重重叠叠的血线中,隐约见到那道士挥出这一剑之后,振臂挺胸,仰头大吼,声音竟与先前截然不同,显得狂暴不已。

    此剪这硕大的虬龙也在长吟嘶鸣这。这巨大的轰鸣震得所有人的耳畔嗡嗡作响,不过这龙吟暴怒中,却没有了往昔不可抗拒的威严。

    随后,那虬龙的巨大身躯便开始**般的扭动挣扎,似乎十分痛苦,口中6发出刺耳的磨擦声,喉咙里还发出寻常野兽般喘气和低吼

    在扭动挣扎中,蜂拥而上的道士们纷纷将掌中的剑 芒斩下,也有数人无声无息的在那龙血的喷涌中骤然跌落海面,不在浮起。

    而那白发白须的道士,双手之间的紫色光华遽然一闪便消逝无踪。右半边身体直直暴露在众人眼前。景象令人触目惊心!

    被那虬龙口蜒所侵蚀,那整个右半边躯体竟然有大块大块的血肉逐渐鼓出气泡,消融分解,化为淡淡的白烟四散!

    同时间,一千一百,一千二百,一千三百,,

    每一弹指间,每一呼吸间,那元婴道士头上都有伤害数字爆出!

    很显然,这元婴道士在自身防御和虬龙的性命之间,他已兼顾得极为吃力。

    眼见那虬龙遭此一击,头上现出一个“骇人的裂口,就连那龙角都歪斜。似乎要掉落下来。而其血量,也不在自动恢复,渐渐跌破到一万之数!

    便是现在!江上柳身形骤然挺的笔直。但是他却没有动。因为侧向那玩家已经动了!

    便是现在!

    凌霸天对于局势的判断同样敏锐果断。他掌中同时现出一人臂粗细的骨杖,不知以什么兽的角制成。通身镂复着金色地繁复咒文。紧握这物事,猛然跃起,身形一晃。已然是为一团血色雾气笼罩,一瞬间便横跨十里,突入战圈!见到那玩家突然冉身上有血雾生出,江上柳顿时间一愕,觉得有些熟悉。自己好像在哪里见过这种手段。

    但是眼前不是多想的时候,他回头低语道:“下线!”人便飘然向着那战地而去。

    疏浅影对着江上柳的背影点了点头。这个人,已经越来越有昔日传说中的风范了。似乎,经过了几年的沉寂。往昔的一切。都在慢慢的复苏。

    好吧,且下线等待。疏浅影这般想到。在几月以前,她就已经习惯了在孤独中等待着他的归来。

    “盘龙之角!落燕衔泥”。

    筏言声中,迫近战圈的凌霸天昂然抬首,掌中骨角摆动,随着掌指勾诀,周身血色雾气骤然分裂,竟然化成了九九八十一只磨盘大的光片。其状恰如飞鸟。然后逐一收缩变成明亮红艳的苍鹰般大围着他的身子列队错落翻飞,便象一条条长长的红链在他身外环着好几匝,嗡然声动。绕了几圈,这些飞鸟若实若虚。便飞向那仅存的十余道士。还有那虬龙,翅膀开合之间。轰轰然,有尖锐之声,有破体之风!

    原来是他!

    悄无声息的跟在后面的江上柳一瞬间脑海中便现出一人来。

    自己很久以前,在祝融府前斩杀的一人,不就是用的这般道法么?此人名谁来着?

    倒不是江上柳健忘,而是他从来就没有记过这人的名字。若是凌霸天知晓自己在那峨眉首席眼中不过是个“谁谁”想必更会气炸了肺。

    如今进入金丹境界,那十大奇物中的盘龙之角发挥出的威力更胜昔日不止几筹!

    其威,贞是后面追来的江卜柳都颇为心惊! 这些鸟好似都长大了便是一点。昔日如燕子大今日便如捉燕子的老鹰,去势更是迅疾如雷如电。“哗!”只听见了大潮涨落一般地声音响起,如怒浪拂岸卷沙,虽然庞杂,却不刺耳。席卷而至的群鹰猛的尖鸣起来,通身绽出剧烈电光,前面的十余只身形更是剧烈晃动,身形突然缩小数倍,光芒大盛。速度骤然加快,带着流线脱群向那战圈的最核心处疾射而去!

    不得不说。这凌霸天选择切入战场的时机,方位都恰当无比。跟江上柳的选择如出一辙。

    这个切入点网好避开那白发白须道士一边,锋芒所指,便是那正苦苦搏杀当中的虬龙,还有剩下不妾的其余道士。

    奇峰突起,这凌霸天飞行道法诡异。来得又是太快,那些陷入缠斗的道士们根本就没有什么防范。一瞬间,血鹰扑袭,纷纷透体而过,顿时间便有三四道士掉落海面,余下几人纷纷避让而开。那经过垂死,挣扎后,已然是奄奄一息的虬龙,便这般的出现在凌霸天的面前,近在

    !

    江上柳见状便要催动道法,势不能让这家伙抢得前面,便在此时,他心中警兆突生,顿时身躯一凝!

    抬眼处,并然发现,那白发元婴道士眼中有寒芒闪过!

    凌霸天此刻心中狂喜,将剑芒高高扬起。这虬龙血量已然接近谷底。最重要的是,这虬龙防御似乎已经不成了。身上那如磨盘般大的鳞片都破损不堪,自己手臂一旦挥落。**便会来临!

    屠龙!

    这等伟业,自内测至今,有何人曾为之?能为之?

    今日自己便要毕其功于一役!

    然而就在这即将落幕的刹那。凌霸天脑中所奏响的那些华丽的美妙的无与伦比的乐章尽皆戛然而止!

    他的手臂僵直地顿在空中,耳边唯有那一声轻微的爆裂声响在久久

    荡。

    一击微弱,黯淡,几乎无声无息的雷光击在他的头上!

    伤害值,一万八千!

    凌霸天在化光之前,回转身来。眼帘中现出一人,唇角边带着若有若无的冷笑。那是个有着刀刻般英朗面容的青衣男子,在他的手中,有一抹青色剑芒吞吐不定。看上去。那人,那剑,皆是那般熟悉,熟悉的有些刻骨铭心!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但怎么是他?

    化光而去的凌霸天心中突然一片茫然。

    江上柳心中清楚,那元婴道士一击。没有选择虬龙,怕是被玩家得利。恰了什么东西去。多半便是其口中的虬龙之角!

    好厉害的五雷正法!

    江上柳心道,这恐怖一击,多半便是那第五雷了。

    这元婴道士一气施展这么多的犀利道法,又遭那虬龙重创,现在也该歇歇了吧?

    一凝,随即便电闪而来,面对抢上前来的金丹道士们,江上柳掌中再现红芒,一青一红,自身侧斜刺挥出。轻盈挥动。剑芒轨迹直接而流畅,每次闪现,都会不偏不倚地将一道道袭来的剑芒击退,斩断。

    一瞬间,真离虬龙已然只有不到两百丈之隔!

    突然间,见到那些道士突然将剑光对准虬龙,包括元婴白发道士身躯瞬移,同时剑光闪烁,江上柳知道不好,但此刻已经迫近到这里,已然是骑虎难下,势不能再回头!

    若有如歌剑意,江上柳有信心有把握将眼前一切尽数摧破。但是可惜,那青莲剑意还没有解冻。

    眼见虬龙便要被这群近前的道士斩杀,自己已经很难抢在前面,同时自身也要陷入围困当中,江上柳狠下心来,身上紫光一闪之后。口中诵念道:

    “浑天斗象,二十八宿光寒!”

    幽而能明,柔而能酣二含隆吐踢。故为斗星!

    在那苍茫的道颂声中,骤然间。这处海域天色阴暗了下来。

    有无数明灭光线自江上柳头上道冠镶嵌的珠玉琉璃中放射而出,聚成漫天星光闪烁!四外天空更有数十百面大小云旗突然涌现,微微

    。

    星光闪烁,云旗漫卷,空间被割裂,分开,其中形态各有不同,有的空间静寂,有的芒光电射,有的地方有洪流席卷,有的地方是阴风阵阵乌云翻滚,有的地方则是静静的悬浮着一块巨大的玄冰。

    青龙白虎,火球烈焰,种种异像,无不是动人心魄。

    一瞬间,法阵祭出!

    江上柳不惜掉落等级,也要抢了这屠龙的头筹!

    防:二合一孕节。日08姗旬书晒讥口齐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