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江卫柳讲入中州地界之南疆!南,魔盅地境涿所在。人如潮涌,汇聚的魔煞之气冲天而起,令天上的阴云都为之色变!

    苍茫山茫茫,掩映在那迷幻云雾之间,杀机不显。但是集现在魔道强人眼前这血色丘陵却是让人难以遏制的惊心!

    到处都是诡异,残暴,惊悚的气息!

    丘陵之上,十几丈高处,还有更往上的广阔长空,到处都充斥着红光。一种四处发散,淡淡如血色,如夕阳坠后余留最后残霞的红光。铺天盖地,横亘在那丘陵之上。

    这便是罡天嗔幽丙血冲煞,没有散仙的实力,贸然进入只有死路一条。

    此来的魔道强人们虽然来自魔道领地那浩瀚的五湖四海,但是对于此地的凶险都是早有耳闻的。

    在那罡天嗔幽丙血冲煞当中。万千怨灵凄厉嘶号,混合此地那异样色彩映衬的血光,令人为之胆色一寒。

    虽然这淡淡如云霞的美艳光芒。令人目眩,但是,越是妖艳,给人的感觉越是恐怖。

    罡天嗔幽丙血冲煞艳丽的红云之下,则是阴森的褐色丘陵。

    如此阴郁地气下,这褐色丘陵上也并非寸草不生,每隔十几丈远便有枯树耸立。高达十余丈,其干枯的枝条几乎便接触到了那血色玄光。

    那枯树丛中,往往有白骨森森,残尸破烂,被菌藤簇拥,诡异异常。

    “那些枯树可不是什么死物。乃是榨柳!这些时日不知又吃了多少人,竟然如此壮大了。”

    这密密麻麻的人群中,有人感触道。同时也是给那些来自天南海北。从来没有到过此地的魔道同僚们解释着。

    南疆之南,血土之上,其林多槽柳,其草多寇脱,以人、兽为食。其结实名为雪撑子,形似参小声如婴,通灵难寻,可解世间百毒。

    江上柳可以在这凶地来去自如。但是,这黑压压的魔道强人们,或是盘踞于地面,或是悬浮于半空,竟然占据了几十里方圆的空间,人数怕不是有几万十几万之多!

    这些人等,固然都是魔道精英玩家,但能有江上柳那等修为的,也就是那少许的几个极天强人可堪比拟。满中州大陆找寻,能安然通过这褐色丘陵的,怕也不过千人!

    但是这众多魔道强人面对这难以逾越的天堑,却是没有半点忧虑。在人群最靠近这凶地的前端,有十几人站在一处,其他玩家都是与这个群体相距开一段距离,似乎是敬而远之。

    这十几人,看似靠近,但要细看。也是三三两两,各自聚堆。其中有容貌俊秀,衣着怪异的美女。也有破烂法袍,面容枯干的怪异男子。形象虽各有不同。但相同的是,身上都有一种煞气,一种魔道顶级强人特有的煞气!

    这煞气虽然含而不露,但是已经足以令其他人为之敬畏。

    毫无疑问,这十几人便是魔道最顶级的玩家了。

    最靠前处,站着一紫衣人,气度森然,即便是在这十几人当中,也是鹤立鸡群,乃是最显眼的一个。

    这几万甚至是十几万数目的魔道玩家汇聚在此地,魔威冲天,但其中最令人瞩目的,便是他东极帝释天!

    帝释天此刻凝望着那罡天嗔幽丙血冲煞,心中想的并非是如何统辖魔道各部,而是与这血光有着莫大关联的血神师徒。

    在这十万神魔围蜀山之举蓄势待发之时,那血魔帝君玄元子突然以秘法传讯,书中揭露了一个惊人的大秘密!

    如果这个消息属实的话,那太令人震惊了!

    妖王红莲,那在中州内地掀起腥风血雨的东皇来客,竟然就是峨眉

    !

    帝释天环顾四周,发现近前的这群极天强人阶位上下的极道强者们正似有心似无意的闲聊着,虽然或是谈笑风生,或是面色平静,但是,帝释天知道,在他们眼中那偶尔闪动的神光藏着多少奇诡波澜!

    不问可知,这些家伙正在构建小集团,为后面的事态变化,利益的分摊,在做着协商,做着交易。

    这是无可避免的。帝释天知道,也不想去凭空干涉。

    更远的那些魔道强人,密密麻麻的汇聚在一起,即便是小声交谈,但万人万口,传到这边,也已经汇成一股嘈杂的浪潮。

    但是帝释天也不想去干涉。看着那些人眼中或是兴奋,或是期待。或是忐忑,或是迷茫的眼神,帝释天转过了头。

    这一战之后,这些玩家,有几人能全身而退呢?,

    他微微的摇了摇头,目光掠过身畔的灰马非马,顿时将念头又拉回到那血魔帝君,那妖王红莲身上。

    毫无疑冉,几月之前那一战小给他的冲击至今未曾消退!

    那妖王红莲,无疑便是帝释天在游戏

    一人之力,在自己三人包夹之下,竟然还能行杀了灰马非马,血魔帝君,逼退自己,全身而退。

    这样的人物,如何能不令人忌惮!

    妖王红莲在中州掀起的风浪虽然大,广为传扬,为天下人所知。但是,那破坏力又怎么比得上在魔道这几月时间!

    但是极天或者接近极天境界的,他便斩杀了三人!

    在帝释天眼中,那静静孤立于一旁的清秀女子莫兰秀,论实力并不差灰马非马多少。听闻她在败于那玄冥居士,也就是妖王红莲手上之后,更加的勤奋,实力也突飞猛进。

    现在帝释天心中的疑问便是,那妖王红莲来魔道领地,究竟想得到什么?他究竟得到了什么!

    蚕从城之变,那孔壬王宫的毁掉。这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了。

    帝释天的目光越发的凝聚,中有紫气森然。

    若果这妖王红莲便是那峨眉首席,那就更让人惊骇了。

    不过若是这样,想来对于本方此行,说不定反而是个利好消息。这个消息若是让峨眉知道,怕是要大乱上一番了。

    东极帝释天自然不会认为那血魔帝君玄元子是个好心人,会帮助那峨眉首席掩饰好这个秘密。玄元子若是好人,不睚眦必报,那这天下玩家就都是五好新人了。

    帝释天不是孤陋寡闻之人。与血魔帝君交手几次,对于邓隐一脉的功法来历都知之甚洋。

    血神经中功法,如果能大成,便能修成魔经中最厉害的一种邪法一

    血影神光。资料中言,这血影神光便是将自身人皮,生生录去;再将全副血身炼化,成为精气凝炼的一个血影。

    当然玩家修炼,不会真个这般,但是艰难之处可想而知。

    帝释天曾经在内部流传的资料片中看到过邓隐施展血神经手段:面对敌人,不过是金丹境界,还是元婴大成,那邸隐只消张臂扑将上去,立即透身而过,对方元神精气全被吸去;并还可以借用被害人的原身。去害他的同道。再遇第二人。仍旧脱体,化为血影扑去,只要扑中。便无幸免。即便是道行高深的强人高手,如若事前不知,骤出不意。也是难免受害。尤其厉害的是,水火风雷、法宝飞剑皆不能伤。毫无疑问,这邸隐的手段是妖尸谷辰,绿袍老祖那等凶人都无法比

    !

    现在,帝释天心中最感到疑虑的是,那血魔帝君究竟到了何种地步!

    究竟是修成的是魔光鬼焰?还是是血火神矛?还是第七层圆满,已然将那血影神光修炼小成!

    东海之事,虽然距离魔道领地相隔万水千山,但是这世界上传递消息的方法太多了。故此。帝释天虽然不曾亲眼见到,但是依旧是了如指掌。

    看来日后自己与血魔帝君玄元子这厮还有一场好斗!

    不过要将血影之身淬炼至血光之境,必须要完全融于这丙血冲煞玄光当中,这才顶得住那四九天劫!

    血魔那厮想来顶多就是血神化影。距离这等逆天修为,应该还早

    呢。

    而且眼前也没有什么困难的。对于魔道玩家来说,现在这褐色丘陵。这罡天嗔幽丙血冲煞,已然不是什么天堑了。

    几月之前,便有天雷陨石轰下。将这褐色丘陵破空一道裂谷,可以令所有魔道强人安然越过这凶险之的。直通南疆,打中州正道一个措手

    !

    南疆地,尘埃扬起,近万人静静地端立在荒野中。

    “起!”前方有人扬旗呼喝。

    顿时间各色剑芒纷起,方阵中腾起漫天尘埃。

    “进!”

    万余玩家同时前行,像是这菲野中忽然卷起了风,整个方阵在飞剑的呼啸声中隆隆的向前推进。

    “止!”

    弃阵停下,无数光芒法宝在队伍前方闪亮,组成了坚实的护墙。

    “攻!”

    那色影纷繁复杂的防御光芒从中央洞开,一道巨大的光流轰然在这洞开的缺口中汹涌而出!

    风势像是一下子猛了,尘埃一直卷到了百丈高空!

    尖利的剑啸声几乎刺破了所有玩家的耳膜。那是飞剑,数不清的飞剑呼啸着在天空中划出弧线,仿佛蜂巢被惊动后蜂拥出战的马蜂!

    对面的南疆诸门派组织势力。人数也不少,黑压压的,至少也在万人以上,但是,面对这有备而来,且精锐无比的魔道阵营,顿时间被那森严的阵列,被那那万千飞剑的汹涌攻击震慑住!

    顿时间,在参差不齐的反击中,南疆那些与正魔都有交集,或是两不搭边的组织玩家,惨呼声震天。一时间,转生的白光远比剑光,道法光芒更加的耀眼。

    吼声和尖啸声停息,从上空放眼看下去,只有漫天黄尘日08姗旬书晒讥口齐余六汪压的魔道抚家身影,像是在黄煮沙砾中潜伏的乌黑甲吨。

    尘埃缓缓落安,场上一片狼藉。

    南疆仓惶迎战的各组织玩家已然大部分被歼灭,只有一些身在外围强人向四处飞逃,但大部分都被魔道阵营中掠去的剑光击落。

    南疆各组织,强人质量较之中州各大派差之甚远,面对的又是这最最强悍的魔道精锐,一击便溃,根本就难以抗衡。

    身处后方,虽然不曾亲身上阵,帝释天也相信,绝对没有任何玩家能在这样的攻势下逃生,即使是金丹强人,在这样的一次攻势下,也只能灰飞烟灭。

    “百蛮山强人阵列果然威力强大。”目睹此情景,轩辕老祖门下独夫最先回过神来说道。

    “不过比乌合之众强点而已。这些还说不上阵法。”灰马非马依旧一身灰色的道袍,停止掌旗发令,带着一脸清淡的笑容说道。

    “可惜,魔道强人,桀骜不驯者众。也就百蛮山能有几个超级大佬镇压,还能令旗所指,森然有度,换了其他组织门派,或是那些各霸一方的独行客们,更本就捏合不起来

    一白衣人说道。这人面容俊秀。若是江上柳在此,定然会有些印象。因为这人便是与那轩辕三光并肩在祝融府四明融火地与江上柳抢夺那法正遗物之人。

    “子都,也不必要有什么遗憾。各人有各人的心意。这个是无法勉强的。我百蛮山如此团结,其实也逃不开一个“利”字。许以利益,超过其他人的获益,就会事半功倍

    见到这白衣人说话。沉默许久的东极帝释天回应道。

    “不错,我们魔道如此,中州各方势力也是一般模样。不过听说东海玩家联合组织,到是统合得不错。在那紫云金庭前,还是显摆了一回。”

    这白衣子都笑着说道。“呵呵,说来我百蛮山阵列的出炉。也是受了那东海联合组织的启发。同样的阵图,只是稍加变化而已”小

    灰马非马淡然说道。

    一时间,众大佬都有些无言。

    说到东海一役,便避不开那峨眉首席歧路歌。

    三箭击破东海剑阵,就连那白玉京楼主肯天大道都不能当其锋芒!

    十万神魔围蜀山。

    眼下魔道强人分兵几路,直取巴蜀大区。一路上倒是没有什么强大的正道势力能于之抗衡,但是,真个到了蜀山,想来这突袭的效果也已经去了大半。那峨眉多半已经有了准备,即便不充分,也远不是其他门派可比!

    峨眉,不光是正道,便是放在整个游戏世界来说,也算是数一数二的超级大派,玩家势力更是天下第一!

    光是已知的极天等级强人便有三个之多,而且,都不折不扣,乃是四极天级别玩家巅峰!

    司马中原。

    萧沉水。

    歧路歌!

    根据近来的势头,相比之下,那与东极帝释天齐名的南极司马反而是最落魄的一个!

    自去应付。但是玩家便只能由玩家来迎战了。

    任何人想到峨眉那三巨头,都会感觉到无比的棘手!

    帝释天看着这些魔道强人或是平静不显端倪,或是皱眉思量,或是面色一变恨意颇深的面容,心里警然中倒是有些好笑,这些人,在那三人手上吃过亏的,不在少数。尤其是那峨眉首席歧路歌,在不入金丹之境的时候,便曾经打劫了那轩辕门下的独夫,更是在这子都的眼皮底下抢跑了那法正遗物,更是在天姥山斩杀魔道强人甚多。自己一方的夜半找鬼,录皮画眉也是其中受害者。

    若是这几人知道那妖王红莲便是峨眉首席的化身,不知会是何等模样!

    不过,这峨眉首席如今秘密怕是已经泄漏了吧?

    若是这般,便是被群起而攻之的局面,焦头烂额之下,怕是自身难保。更别说参与峨眉一战了。

    妖王红莲,那就是惹祸的秧子啊!

    帝释天真的想不出,还有什么人能比这妖王红莲更会树敌,更招人

    。

    大概这位峨眉首席从来没有想过自己这身份会有暴漏的一天吧,故此行事才肆无忌惮。

    但是,别得罪小人!

    那血魔帝君玄元子乃是睚眦必报的人,现在估计他已经安排妥当了。

    想到一个极天强人的窘迫尴尬。帝释天忍不住呵呵一笑。顿时令众人愕然。

    比:二合一章节。谢谢各位筒靴。在俺四个月没求月票的情况下。月票依然保持在前百行列。更感谢大家,让修道这本书在极少订阅的情况下,在赏金榜也排在前百。出乎意料之后鞠躬下台。。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肌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