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上柳本来凡经知晓众祝融府为古神户府邸。但是怎么舰皮怀圳竟然跟这种只在传说中出现的大牌仙人联系在一起。

    他惊愕的开口问道:“老祖。刚才你提到五帝,你可否说得详细一点?”

    玄阴老祖从沉思中醒过神来,抬头看他一眼道:“每个人都知道五位仙帝法力非凡,却很少有人知道他们的来龙去脉。以前我也不明白,曾就这个问题专门问过师尊,师尊跟我讲了半天,我现在讲给你听。”

    能有机会知道游戏世界秘闻,江上柳自然是洗耳恭听。

    玄阴老祖想了想道:“青帝位于东方,行春令,于阴中起阳,使万物生;赤帝个于南方,行夏令,于阳中升阳,使万物长;白帝位于西方。行秋令,于阳中起阴,使万物成;黑帝位于北方,行冬令,于阴中进阴,使万物死;黄帝位于中央,与每季之中抽出十八日归其管理,阳中有阴,阴中有阳,阴阳平衡。主中枢运转,演化万物。”

    “这青帝的道功以五行之木为主。就像春天小草刚刚发芽,讲究的是缓缓的柔和的滋生;而赤帝的功法修行是五行之火,讲究的是至网至阳。自强不息;而白帝功能聚五行之金,讲究的是锋锐无匹,生发太过;黑帝尚水,功法讲究“寒冰凝止。就像冬天的水凝结成冰一样,至阴至寒,杀伐无情。至于黄帝。自然便是五行之土。”

    听了这玄阴老祖的简单介绍,江上柳对于这虚拟游戏世界更深层次的,更高层次的架构,也有了更多的了解。

    毫无疑问,玄阴老祖口丰所言的这五帝,应该是比远比这地仙界更高一个层次的存在。

    江上柳知道,其所在应该就是那长眉。谪仙人等人飞升的那九天之上。

    论起来,这剑仙世界的所谓阳强人,跟那种人物相比,真的就是天壤之别。或许,如果这个游戏世界存在的足够久远,等玩家修为达到一定程度。真个飞升了,才能接触到那更为玄奥的世界。

    那个太远,江上柳也不想想太多。此刻他心丰只有一个疑问,那就是一这祝融是不是赤帝?如果是。他陨落了,其他的四帝又是怎样情况?

    如果不是,那这远古神邸跟赤帝有何干系?究竟谁的层次更高?

    这祝融府五行分隔,既然这郁郁木皇天时青帝做的手段,那其余几洞天是不是其仙帝所为呢?他们这样做,又是为了什么?

    一时间,江上柳满脑子问号。他发现自己探索的越深,知道的越多。却越是迷茫。

    摇了摇头,江上柳将这些疑问都放在一边。且慢慢走下去吧,那些东西,该知道的时候,自然会知道。现在急于了解这些东西也没啥用。

    现在问题是自己心分两头,耍紧的是,把这郁郁木皇天探寻仔细,早日找到下一个任务精怪。

    故此,江上柳将心中的疑问告知玄阴老祖。这种级数,不过是比妖尸谷辰,绿袍老祖,五鬼天王之流逊了一筹而已,法力深厚不说,更是见多识广。有什么办法也为可知。

    果然,玄阴老祖略一思索,便笑着说道,“歧路。你这是一叶障目。不见泰山啊!你只知道自己飞剑犀利,道法逆天,先,想着以力行事,却不知在郁郁木皇天的路径,乃是依据木元气的浓厚程度,由浅至深,不能盲目前行。”

    “那要如何感应木元气?”

    江上柳疑惑道。他只有在斩杀任务精怪,那种精炼过的木元气进入身躯之时,才是感应出来,平日在这草木中穿行,却是无法分辨的清楚。

    “要说你是一叶障目呢,你忘了自己身上这道袍了么?以我看来,这就是那齐老儿的九阶混元五行洞幽雾露道袍吧?”

    玄阴老祖目光掠动间,已然是道出了江上柳身上道服名字。

    “这道袍?”

    江上柳如梦初醒。可不,一向依仗超人的真气法力储备,飞剑犀利。道法强悍,江上柳对于这道袍的附加道法,基本属性,近来几乎从来没有关注过,动用过。

    那混元五行洞幽雾露道服呈藏青之色,表面隐有符文闪现。前胸处还镶嵌了一颗玉珠。那玉珠大如蚕豆,色呈淡黄,外表看似光滑,但却刻满了密密麻麻的符咒。品阶为九阶。乃是峨眉前辈剑仙玄幽真人出道炼制之物,所用斩妖卫道。

    玩家装备等级七十八,自减需求六级。

    所附三道法,为五行混沌一气罩,混元玄清太极一气神雷,青帝洞幽雾露**。

    那五行混沌一气罩为防御道法。江上柳一直没有动用过。而那混元玄清太极一气神雷,因为催发比较慢。而且耗费真气法力比较多,衡量利弊,江上柳也很少动用。而玄阴老祖所言,这道服的妙用,应该是说那青帝洞幽雾露**。

    系统对于这道法是这般介绍的。

    青帝为东方之神,主万物生发。此道法运行全身,百邪不侵生机绵绵不绝。大成之时,所过之处无不生机盎然,如同春风化雨,万删朗生一,一味二二生二,二生万物一一万物负陈巳阳”

    江上柳这才想到这道服之功用。

    催动此道法,到以恢复气血法三体,至于恢复的力度,主要看玩家的修为,其次,便是周遭木元灵气的浓郁程度了。

    江上柳院然大悟。

    自己只要催发乓道法,在不同的的域观察自身恢复的速度变化,便可以轻易的查知这郁郁木皇天的木元气多寡,从而如玄阴老祖所言,在更浓郁木气汇聚之地,找到下一任务精怪。”

    就在江上柳还在昼夜不分的探索郁郁木皇天之际,距离祝融府仅几千里之隔的峨眉山,此匆为夜色笼罩,冰冷如水。

    中元仙府大殿之前。

    峨眉大佬俱是汇聚于此,等待那玄阴老祖口中的“齐老儿”的召唤。

    无论是刚刚自昆仑赶回,风尘仆仆的萧沉水,还是今日深居简出,难的现身,不知忙些什么的司马中原。都如峨眉其他金丹上下强人一般。面色凝重。

    因为,他们都知道,魔道已然大举侵入中州!

    十万魔头,剑入中州,魔功煞气到处,已然有几十组织门派被覆灭。有些只是组织成员被洗上一次。损失虽然惨重,但还承受得起。但是有些组织驻地正好赶在这魔道大军的行进路线上的,便遭殃了。不是如峨眉昆仑这样的玩家组织,那门派驻地当然也大不到那里去,根本就比不得魔道领地广袤无垠,往往都是建在一些名不见经传的止地。防御也是不够强力,如何能挡得住这汇聚魔道精英的大队人马侵袭!

    驻地被毁,短短数日,中州组织被灭超过十个!

    小刀会,盐都研讨会,千里长歌行。红衣飘飘,非主流志坚协会”

    尽数被系统撤销了营业执照。

    一时间,魔道大军所指之处小挡者披靡!

    魔道虽然兵分三路,但是,在峨眉豪强们看来,这三路兵锋所指,目标赫然都是峨眉!

    换言之,这次魔道竟然是倾十万精英,要攻打的是蜀山!

    若是这般,峨眉豪强大佬们也不畏惧,这峨眉山乃是中州最强势的一处所在强者多如牛毛,仙府更有两仪幻灭微尘阵笼罩,别说是十万魔道玩家,便是绿袍,邓隐,五鬼天王,那般人物,也要躲着走!

    但是,现在看来不仅仅是这么简单了。

    在众强人看来,这很可能是一个任务!

    而且,主导权在魔道手中!

    否则,魔道十万精英如何能这般迅速的就汇聚到一处,并且能轻易的越过正魔交界层层障碍阻隔。

    魔道玩家多是桀骜不驯之徒。能统合成这样水准,若说不是人人都接到系统通知,有利益的诱惑小那绝对是不可能的。

    十万魔道强人,几乎是摧枯拉朽之势向着蜀山威逼而来。这一路上。损失很是微虽然峨眉玩家乃是中州最强,但是,说破天,也只是中州的诸多力量之一,如是正面交锋,跟全魔道汇聚成的最强力量碰撞,也是远远不如!

    所以,现在如萧沉水,如司马中原,这些峨眉大佬最关心的是,这要是一个庞大的正魔任务,那么,是不是要峨眉玩家下山抗击?若说没有什么说法也不参与,真个被群魔围山,困守不出,那面子上也过不去不是?

    不过答案即将揭晓了。接到系统通知,诸人都在这中元仙府大殿前等待齐真人的召唤指引。

    大门打开,五十余强者鱼贯而入。

    妙一真人的声音此刻虽然平缓悠远。但是听在众人耳中,却是如洪钟大吕,振牵发聩。

    “尔等无需惊扰,此事我早已经知晓,并作出妥善安排。”

    妙一真人先是安抚众人道,紧接着便道出这任务的主题:“此乃是魔道几个巨孽所策划的,意图颠覆我蜀山,动摇正道根基的一次阴谋举动。就如他们所言,为十万神魔围蜀山!”

    “魔道巨孽,自然会有我峨眉还有其他门派诸位仙师应对,至于这十万魔徒,便是对我峨眉弟子修行的一种考验了。诸位仙师们绝不会出手对付这些魔徒,都要由你等组织策划应对。

    “魔道虽然势大,但是你等也无需担忧,只要坚守山门七日,不让魔徒踏入白玉广场,便算通过考验。到时候魔徒们自然会退去。”

    “而且此战,门下弟子所取得功绩,皆会记录在案,按照斩杀魔徒的数量,修为,以及种种条件划分,奖励甚为丰厚。功绩第一人,若是成就远超群伦,除了门派各项奖励。还将取得太清令符一枚。”

    妙一真人这话虽然依旧如起初一般的平和,但是在萧沉水,司马中原。乃至是

    这任务的难易,功绩的划定,都在他们的预料之中,但是,这所谓的太清令符,却是令他们惊呆了!

    这东西这么早就要出场了?

    难道这所谓的十万神魔围蜀山,便是峨眉掌教弟子出炉之时?

    太清令符是什么东西,在这些人心中清楚得很,那是太清长老殿的通行符!

    掌太清令符者,可在限定时间内自由通行太清长老殿,可以自主进入那三大密室,修习或是翻阅峨眉无上典籍。

    换言之,得到这太清令符。基本就算是半只脚登上掌教弟子席位!

    与这东西相比,什么首席弟子,什么传承资格,都是神马而已!

    一时间,错愕中,众人解释神色大变,情绪激昂。但是,如着缺。如人品贱格,如西门冷血,这些金丹强人,当他们把目光投到萧沉水与司马中原身上时,便如骤然泼了一盆冷水在身。中的激荡顿时

    。

    有这两大极天强人在,那头名的功绩,如何能到他们手中!

    更何况,除了这两人,还有那尚未归山的首席歧路歌!

    那人可是更狠的角色!

    中元仙府前,峨眉豪强一轮声起,大部分都在讨论该如何取得功绩。如何抗衡魔道强人。一小部分人则是窃窃私语,目光闪烁间,竟是在猜测,究竟谁将成为这罕见的规模如此般大的任务的胜利者。

    是萧沉水,还是司马中尉还是那给人感觉更高深莫测的首席弟子歧路歌?

    司马中原面色阴沉如水,萧沉水虽然依旧是一派如春风般和蔼的气度,但是眼中却是隐隐泛着煞气。

    这两人目光交接处,虽然不言。但是对于对方的心意却是明白的很!

    他们两人若是相争,彼此知根知底,修为也在伯仲之间,谁胜谁负难说的很。但是若是纯论个体战力,那歧路歌毫无疑问。很有可能在他们之上!

    多了这峨眉新扎极天参与竞争。便多了一个极大的变数,大到两人根本无法操控。而若是没有这人,两人起码各有百分之五十的几率。至不济,也不会让对方胜出太多,足以牵制住对方。

    于不经意间的一次目光碰撞。峨眉首席歧路歌回归之路,已然被这峨眉双雄默契的封杀!

    回到那仙府之后的小院重楼。萧沉水沉思片刻,便张手连续发出几口飞剑传书。

    而司马中原亦是如此,口中吩咐下去,便有人或是下线,或是出行。以各种不同的渠道沟通。

    面对这游戏终极目标的诱惑,峨眉两大极天强人终于不再隐忍,不再沉默,悍然撕下了面纱。

    这是场或许无关死,但远比游戏中的生死更为重要的战斗。

    在这种时刻,所以的人脉人情。手中握着的伏子,都绝不能保留了。

    随着中元仙府会议结束,身在峨眉或是峨眉山周围千里之内的所有峨眉玩家都接到了系统通知。

    十万神魔围蜀山!

    一时间,各地纷纷闪烁剑光,在这夜色中,似乎比天上的群星还要繁密。

    目标,峨眉。

    随着峨眉玩家的纷纷回防,一时间巴蜀大区,战云密布。

    即便不是峨眉弟子,正道玩家也是纷纷席卷而来。这峨眉左右眼下固然是险地,但何尝不是充满机遇只所在呢?无论是斩杀魔道强人获得功德值经验,还是在这战场中混水取利,都是不错的选择。

    就在万千剑芒都指向峨眉之时,却在游戏各地,有着一些人物,或是腾云,或是驾剑,或是通过法阵,来到了衡山,他们的目标赫然便是祝融府!

    封锁祝融府大门禁制!

    此路不通!

    这些人驻守在祝融府禁制内那石桥通道内,顿时令万千玩家无法通行

    那石桥本就是易守难攻,更何况在这些人中,不乏极天强人存在!

    经历过东海一役的中州玩家赫然发现,在那些人当中,竟然还有那东海强人青天大道的存在!

    防:二合六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