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一刻四明融火地凡然是地火消散,天阴暗!……

    那文蛛不仅残忍毒辣,兼且异常狡诈警觉,故而在此时这等还未布置完全的关键时刻,江上柳并不愿意让那妖物察觉,刺激于它。

    经过上次的观察,江上柳已然摸清了这欺物的行动规律。

    此时虽天有星光,但是似乎到了这妖物放风的时候,谷中妖气蓬蓬勃勃的不停的向外涌动着,加上谷中本身的瘴气毒雾,色彩斑澜粘稠之极,几百丈外根本就难以辩物。片刻后,除了谷中毒气愈发浓厚之外,那文蛛并未有丝毫的异动。

    江上柳三人也不在意,耐心的等待着。

    骤然旬漫天黑云弥漫,仿佛昼晦,阴暗之极。攸然之间,黑云之中电光窜动,穿云逐雾,如同金蛇狂舞,闪耀九天。随后雷霆轰鸣接连响起,那刺目的电光也自乌云之中狂劈而下,弯弯曲曲的击打在那笼罩山谷的妖云之上。那毒气妖雾,吃这雷霆电光一轰。登时四散。仿若条条彩色丝缕,随风而散。

    “啊,这是雷劫!难道是,难道是这文殊要脱壳进阶?”

    三人见此情景。面面相觑,是又惊又喜。他们都明白,这雷电在四明融火地中可是罕见的很,想来乃是受了文蛛丹气所引。特意降下的雷劫。异类修道,炼的是内丹,内丹要想大成,便需要经过几数次的雷劫锤炼。方才能够达成。

    江上柳心中想到。“那朱鸟在自己的祝融火焰相助之下,早已经凝结了内丹,但如今南荒一战后,受创太深。也不知需要多久,才能复苏重生。

    江上柳如此勤勉的将法身本体合一,努力成就元婴,固然是为了要达成原定目标,但更多的,也是为了让朱鸟七七苏醒。在江上柳看来。如今自己身体内的元婴成就。法力大涨。那么自身的祝融血脉也就更多的被激活。朱鸟七七在体内蛰伏,汲取的力量也就越多,复苏的希望也就越大。

    此刻这文殊要渡雷劫,就算是安然度过,想来也要耗费不少丹力,力竭之下,想来对付它也就更有把握了。

    此时山谷妖云毒雾已经被电光击散,那电光直击入文蛛所在地穴当中,那雷霆轰鸣了足足有半个时辰,雷声愈来愈大,而劫云也越压越低,直没入山谷之中。

    忽然一阵腥风自洞穴中冲出。江上柳何等机警,一见风势,便知有异,知道那文蛛在地穴当中无法防御,已然是出来对抗这最后的雷劫,忙用隐形法宝将身隐起,又招呼了两女。把身形隐起。那阵怪风旋转起一根风柱,夹着沙石,发出嘘嘘之声,业已穿洞而出。江上柳慧眼看得最真,看出风沙之中,隐约有一条黑影,出洞之后,略一回旋,嘘的一声,便迎着雷光而上。妹妹秦寒兽便要拔剑追出,却被姐姐一把紧紧拉住,轻轻在耳边说道:“妹妹且休要言动,留神妖物回来。“

    一言甫毕,果然嘘嘘之声由远而近,那文蛛被一阵密集的雷光集中,身上火花四射,又飞了回来。这次竟是忽东忽西,上下四方。满谷飞滚。江上柳早有防备,唤了两女,紧随风柱之后,存心不让文眯察觉,伺机施以辣手。

    那旋风飞转了一阵,忽然收住,现出文眯之形体。比之以往,更显狰狞。

    面对漫天雷光,那文蛛吐出一物相迎,放射出道道朱红紫红火焰,与那雷光相抗。

    轰隆之声震天响。光焰如落花缤纷,如焰火绚烂。

    见到机会大好,江上柳将两女留下,自己则施展六阳玄火遁**,悄无声息的移到了谷口。见到这文眯一身伤痕。被那雷光击得处处焦黑,那放出的火珠也慢慢被雷光将焰火一点点的消磨掉。见到那雷光也渐渐消沉,江上柳顿时大喜,知道这就是那文蛛的内丹乾天火灵珠。没有丝毫的犹豫,祭其青索剑,青莲剑,红莲剑三道剑虹惊天而起,只一闪,便到了近前,剑虹暴涨,虚空一绕,三剑齐发,轰轰轰,连环斩绝,登时那冲天而起的乾天火灵珠似乎失去了初始之时的冲进,速度立时缓了下来。

    雷霆劫云之下抢夺宝物,自然要做好被雷劈的准备。蓄积依旧的劫云雷火,本来准备轰击在乾天火灵珠之上。而今却朝着江上柳轰击了下来。在三道霸道剑光将乾天火灵珠与文蛛心神的联系斩断的刹那间,这恶物文蛛便一声发狂似的长鸣,顿时,那妖穴之中更加浓重的妖云毒气自妖穴之中涌了出来。仿佛一个彩堆锦障,凝成一条长长的匹练,向江上柳所在的位置席卷了过来。

    天上雷劫轰轰,一道白色剑光迎上,替江上柳挡住,却是那秦寒等按照计划行事。而那恶物文蛛本体,自然是秦紫玲驾驭剑光阻拦。

    顿时间,这三人马力全开,各自抵住对手!

    面对这毒雾妖云,江上柳三道剑光逼住那乾天火灵珠,令其难以被那文蛛收回,缠斗中,已然是难以分出剑光应对。不过江上柳也不惊慌,因为面对这如彩锦一般的毒雾,本就是剑光道法难以抗衡的,那雪魄珠便是要用来因对此恶毒手段的。

    江上柳取出雪魄珠,依照玄阴老祖所教,用手一按,顿时间,一道如水一般的清亮光华立时弥漫而出,迅速的扩散了开来,仿佛一道天幕,兜头笼罩了妖穴附近方圆百丈之地。将那绚烂锦雾尽数凝聚冻结!冰霜之气,延伸处,稍一接触文蛛,那文蛛的动作顿时一滞。

    这极恶物文蛛此时也知道了事情有些不对,连连狂叫着,不多时,那光幕便将文蛛包裹在了里面,文蛛本身便是剧毒之物,所发之毒气也是厉害非凡,故而对敌人,根本就不畏围攻,自身防御了也是极强,但是这雪魄珠却是天然克制它这毒雾的,一时间竟然是将它吃得死死。

    虽然护体毒雾越来越稀薄,但这文殊却也能够坚持着。不过在江上柳三道剑光的包夹下,它却是始终难以将那乾天火灵珠收回身体。没有了这颗内丹,这文蛛便有许多手段无法施展。故此,即便是需要同时应对雷劫,三人也远比想象中的轻松许多。

    缠斗许久。眼睛雷劫消散,江上柳一声长啸,青索剑光大盛,轰然一声,便将那乾天火灵珠远远轰飞。彻底摆脱了这文蛛的控制,令这文蛛尖声嘶鸣,身上那光泽顿时间都黯淡了许多。文蛛在这时也显出了极大的神威,只见它巨大的身躯在空中翻滚口中吐出的烈火如匹炼一般翻卷。所触之物倾刻间化为灰烬。它身上吞吐燎烧的烈焰将大部份逼速它的光芒瞬时间焚为灰烬,带着火星坠地,烈火疯狂的肆虐,大地成为火海。照亮了天空,火红如昼,星月无光!

    江上柳一击之下,大功告成,顿时间冲天而起,三道剑光包夹,便控制住那火珠,不令其远遁。

    收了乾天火灵珠,江上柳心中欢喜之极。转过身来,继续催动那雪魄珠。同时汇合两女,全力斩杀这文蛛。

    没有了一身精华所聚内丹,文蛛反抗之力也是越来越弱。当江上柳回转,三道剑光加入剑圈,附以诸般雷法。不消片刻,这蜀山名气极大的恶物文殊便毙命于此。

    漫天光华消逝。

    江上柳在系统的连番提示声中,将那雪魄珠交给了秦紫玲,口中道谢,说道:“这文蛛所出产之物,按早约定,那乾天火灵珠既然集已经收下,那余下的东西便都是贵姐妹之物。”

    这姐妹两人,妹妹顿时面微露喜色,显然是对于江上柳的识相很是满意,观感也好了许多。而姐姐却是连声谦让,见到江上柳确实意城,便用光华一照,将那文殊的躯体收取。

    这文蛛恶名极盛,但一旦被人斩杀,也全身都是宝。放在江上柳这里,或许没啥大用,但是高人手中,却是能分解祭炼出许多法宝物品。

    最后一击被那妹妹秦寒等抢到。故此没有什么物品爆出。这也是江上柳肯如此谦让的原因。这一战,能安然收取乾天火灵珠,江上柳已经是心满意足,其余的什么经验小物品,都是浮云了。

    人不可贪心过剩。得陇忘隅,不可为之。

    三人在这里瓜分了文珠,那边绿袍老祖与峨眉诸人却是刚刚破入祝融府禁制,一边缠斗,一边向着此地飞来。

    绿袍老祖因为要不时的逼退后面峨眉小辈,顿时也没心情再去灭杀前方玩家。碧并一掠而过,倒是算这路途下方的玩家运气不错。免遭一劫。

    “两位,多谢了。”

    这两女却是无法进入下一洞天的,既然这般。江上柳便与其告辞。双方经过两番同心协力并肩作战,倒是好感度升了不少。

    别过之后,江上柳便遁入醚水狂波海中。他自然不知道,自己因为动作迅速,少了许多麻烦。若是慢上半步,这文蛛断然是轮不到他们三人来斩杀的。

    论及三方势力,江上柳这一支乃是最弱的。但是,因为各种机缘巧合,倒是最终获利。

    绿袍老祖行到半途,便感觉很是不妙,尖啸一声,玄笆珠化成绿色大手,铺天盖地的向后方一拍,同时加速碧云,一瞬间便将峨眉诸人甩在了身后。待到来到那烈焰山谷后方谷地,见到地面那道道为剑气倾摧出的沟警,一点文蛛的气息皆无,顿时仰天怒吼!

    “是谁抢在前头?我要将他碎尸万段!”回转身躯,将一腔怒火都发泄到了峨眉诸小身上。心道若不是这些人误事。说不定就赶得,一一。

    笑和尚、金蝉等人赶到此地,正在触目惊心,凝神下注,忽见绿袍老祖伸出长颈大头,倏地一声凄厉的怪啸,大口一张,一溜绿火,破空而起,直往几人存身之处飞来。金蝉不知就里。还未在意。笑和尚早就留神,一看绿袍老祖神气,便知不妙,未容绿火近身,轻轻对金蝉几人喊一声走,驾着无形剑遁飞去。笑和尚终是细心,飞出去约有数十丈,回头观看,那一溜绿火,先飞向适才存身之处,直冲上空。倏又急如闪电一般,左右四方上下激射。虽似在搜寻敌人踪迹,只如浑水捞鱼,并无一准目的,也未跟踪追来。且喜自己隐形剑遁,并未被他识破。略放宽心。正在徘徊瞻顾。那绿火在空中绕了几转,倏地往四外爆散开来,绿星飞溅,在百十丈方圆内。陨星如雨般坠了下去,相距几人人也不过咫尺光景。知道厉害。见到那文蛛已然被他人斩杀,并没有落入这老魔手中,便生了退意。

    一声呼喝,众人便回转而去。

    回到醚水狂波海,江上柳驾驻剑光,赶回青莲府,便在上方迫不及待的要融合这乾天火灵珠。

    催运那尸神道第二元神秘法小江上柳仅仅握住那乾天火灵珠。

    纵然身为祝融,不畏惧火力,但江上柳依旧察觉到掌中的乾天火灵珠竟然渐渐滚烫如烧红得络铁,以至于自己都有些把握不住,他不禁大为吃惊。但是此刻,身上亦是源源不断的有火力透体而出,汇聚到那乾天火灵珠之上。

    为何明明已被第二元神之法禁住的火灵珠却生出反抗呢?江上柳心中思量,大概是自己身体火力没有尽数贯入之故。于是便加真催发,逐渐,通红如火的脸颊上,隐现火红光泽。

    江上柳的身体越来越烫,那炎热似乎要将自身都炎伤。越是握得紧,掌中所感受到的炎热与痛苦便越深,几乎是片刻之间,他便骇然的看见双掌间竟然发出焦糊的臭味,那至炎的内丹之力已然进入肉身,且肆无忌惮的从江上柳的体冉散发出来,转眼之间,便已将方圆数千丈的岩石尽皆变为焦土。焦土的面积渐渐扩大。

    炎热得令人室息的热浪迅速的天地间传开,忽然“哗”的一声,一处空气突然自燃起来,大火熊熊,烈焰吞吐,立刻卷向周围,不过短短时间,那海岛附加便彻底的陷入火海,而这无来由的热浪与火焰更是让人无从抵御,将下方海水都蒸发出沾天气雾。

    弥漫百里。

    便是应江上柳自己,也在这热浪中感到未有过的痛苦与炎热,而这种痛苦,还并不仅仅源于它同样感受到的炎热之苦。

    这可以燃尽万物的火焰在空中舞动着,整个天空都似乎被一种奇异的红光映亮了,终于,一声长吟自焰光中传出,红光中渐渐显露出一介。红衣人的身形。他的身形是渐渐的清晰,仿佛是由虚影化为实体一样,看到这样诡异的情景,便是连闻风而来的疏浅影,玄明等道人也不由得惊呼了一声。只见那少年目视众人,轻笑说道:“万物皆有死,元神死复生。以神入蒸穴。元婴自然成!”

    同时间。光芒消散,江上柳的本体也显露出来,他缓缓合拢手掌。那丛火光便无声无息的消失了,唯有那奇异的红光还似笼罩于天地之间,“这虽然不是元婴,但也差之不远!”

    那红衣人微微一笑,众人这才看出,其人面容竟然是跟江上柳一般摸样。但那目光却似是虚空的,身形一动间,只有在那跳跃火光中才能隐约窥见实体,而他此时的笑容神情,也正象那虚幻中的真实。

    这便是第二元神么?

    腿:二合一章节。感谢大家一直以来的支持。俺感激不尽。没有大家的订阅打赏,这本书断然不会支撑到今天。正所谓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书这儿东西也是一样。一百个人心中有一百个哈姆雷特。这书的结局走向,也是这般。

    近日,陷入无尽焦躁中。我只能尽力而为,努力的写(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忙诽章节更多,支持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