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上柳顿时心中又惊又喜。

    喜的是再见故人,惊的是,公子丹如何会与这群人一切破入这武侯墓怎

    看那些人,加上公子丹在内不过十一二个而已。但是手段都是不凡,差不多都有金丹上下的实力。其中除了公子丹这一个熟人,剩下的都是陌生面孔。

    这些人是行么来路?

    见到公子丹一系白衣,在人群中飘然进退,毒位风sao,步法妖异,着实俊逸得很,隐约看到**本色。不知何时,这公子丹竟然也已经步入金丹境界了,虽然在这群人中,除了外形,并不显得如何突出,但也足以令江上柳感到欣慰。

    毕竟,公子丹,落寞,这两人乃是他离开峨眉后所交的少数几个朋友之一。共历过生死,自然不同其他。不过,这群人斗的可不是那飞天夜叉。

    上次来到此地,江上柳仅仅是远远观瞧了一下,便立时拧身离去,没有半分犹疑。如今慢慢靠近,也越发看的仔细,这才发现,那飞天夜叉竟似是被局限在一处所在。目前这些玩家斗的,乃是一些金尸银尸,数目虽然不过五头,但却也令这十余人一时间手忙脚乱。

    不过这些玩家数量要远多于怪物数量,个体战力又是较强,故此,就在江上柳旁观了片玄后,便占据了绝对的优势。

    看着这些人将这几头金甲尸银甲尸一个个的斩杀,江上柳不动声色,不露行踪,心中想的是,自己有武侯折扇指引,这才能来到此地,这些家伙是如何做到这一点的呢?

    过了片刻,场上战局止歇。

    那些强悍之极的僵尸怪物已然尽数被斩杀。收拾了战利品后,这些玩家便向着那飞天夜叉方向围拢而去。

    到此时,江上柳已然确知,这飞天夜叉定然是被禁锢了。否则,在这些人与僵尸缠斗之时那飞天夜叉岂能不闻不问,若是突然杀出,定然会令这些强人尽数命丧此地。

    飞天夜叉,也就稍逊色于一般的元婴强人,如何是这些连极天境界都需仰望的玩家所能企及的!

    就在这些人慢慢靠近那飞天夜叉所在时,江上柳发现公子丹却是有意无意的落在了后面。后天张望了几下,似乎有所察觉。

    不过江上柳自持气息收敛,形体消匿,他是断然无法发现的。

    或许,是这家伙疑心较重吧。

    轰然间,光芒亮起。那些玩家俱是一惊,不约而同地停止了脚步,凝立不动。在他们面前,在那飞天夜叉百丈之外的透明禁制前方,赫然升起一巨大石碑!

    两丈高,五尺宽,黑漆漆的,散发着一种莫名的威仪!

    其上有红色碑文,细密如豆。

    那些玩家便围了上来。只见石碑上,清楚地刻下了诸葛武侯之所以留下这武侯墓的原因:“乞命不成,吾近日已感应到生机将尽,自知呆在这人间界的时日无多,因此,特刻此碑,如有缘之人进此墓地,当遵我之命

    “昔日,吾五月渡沪,深入不毛,七擒孟获:一擒于白崖,今赵州定西岭。一擒于邓除豪猪洞,今那川州。一擒于佛光塞,今浪穹县巡检司东二里。一擒于治渠山。一擒于爱甸,今顺宁府地。一擒于怒江边,今保山县腾越州之间。一以火攻,擒于山谷,即怒江之踞蛇谷。七战杀人盈野。不毛之地,阴气妖风深重。为不使阴魂亡灵化魔妖孽,为祸四方,故此,便将无尽阴魂收拢,令其重归躯体,殉葬与此,以陵墓为基,足可镇压。但昔日之战,吾曾于在踞蛇谷地底下,于烈火中无意发现了一具妖尸,凶残暴虐,荼毒生灵,故此,施展禁制法力,将其化为一块坚冰,并将其带回了此地。吾发现,此乃是一只飞天夜叉。飞天夜叉又名夜叉、药叉等。乃是佛经中常提到的一种勇健捷疾的食人鬼。《法华经玄赞》卷二指出:“夜叉,此云勇健,飞腾空中。”故亦称“飞天夜叉如《楞严经》卷八说:“即为飞仙大力鬼王,飞天夜叉,地行罗刹,游于四天,所行无碍。夜叉食人。亦泽为“能唉鬼

    “经过探测,吾发现,此妖尸尚活,只不过是被冰冻住而已。吾本想以法力击破冰块,然后击杀此妖,可是,吾之寿命将尽,法力修为已然消散大半,故此一时间无能为力,只能禁制于此。可是,吾知晓,此冰将慢慢消融,直至几百年之后融化,到时候,飞天夜叉飞出,如无人制约的话,必将对人间造成浩天灾难。飞天夜叉具有金丹末期修为,而且,擅长吸取他人修为据为已有。特别是,擅长吸取尸气,如果有足够量的尸气供应,将在短时间内提升到元婴初期。”

    “为防几百年之后飞天夜叉飞出残害生灵,迫于无奈,吾用了三年时间,在墓地内设下了颠倒乾坤大阵,来困住诸般僵尸妖尸。为防颠倒乾坤阵被无意中破坏,吾特意将本命法宝龙华剑留下。龙华剑是吾猎杀一条蛟龙,取其角而制之,具有无上威力,如有法力高深之辈执之,当可除去飞天夜叉

    “还请进探看此碑文者切记,飞天夜叉同为尸修,如吞下大量尸气,则其修为会在短时间内提升。特别是,飞天夜叉对金尸之气特别敏感,如有金尸进洞的话,封困于冰块中的飞天夜叉将有可能提前解封。切记,不得让金尸入洞。”

    连公子丹在内,那些强人玩家的后背。都禁不住地冒出了冷汗。

    诸葛武侯列出来的几个克制飞天夜叉的手段,他们一个也没有。颠倒乾坤阵已经被破,那龙华剑想来就在这石碑中,可是,在场的人没有一个达到了传说金丹境界,如何能成。那几具金尸进洞已经一段时间了,如果飞天夜叉真的对金尸之气特别敏感的话,估计现在飞天夜叉也准备着解封了。

    便在此时,这第三层墓地骤然发生变化!

    还没等在场的玩家反应过来,只听得那石碑后面传来了一阵叭叭的声音。那声音虽然不大,可是,落在各强人们的耳朵里,却格外的清楚。所有的人,都情不自禁地把目光转向了那透明禁制。起初不知,如此看罢碑文,当然知道那竟然是一块巨大的冰块!

    只见那巨大的冰块上,突然间出现了一道裂缝,那裂缝相当的大,从底到尾,就跟用利刃整个儿把冰块切开一样,一股子让在场的人喘不过气来的威压,从冰块里面传了出来,那威压是如此的霸道,如此的邪气,带着一股子浓浓的血腥味,仿佛要把在场的所有人都拖到冰块里去一样!

    在爆裂声中,那巨大的冰块已然破裂成无数散碎的冰屑。那飞天夜叉已然破开禁制,横空杀出。

    紧接着,一道白色光焰蒸腾的旋风,冲天而上!

    在那旋风中暴射出无数的白色光带,向四面八方张开,将诸强人卷入其中。,仿佛一道光栅一般!

    现场一阵大乱,十余强人玩家,一边拼命地往后撤,一边手执飞剑法宝,不断地朝着空中的光焰发动进攻。无数光影道法朝着飞天夜叉直扑了过去,足可以开山裂地的力量直砸向飞天夜叉,可是,那飞天夜叉只不过是轻轻地拍了一下翅膀,这气势汹汹的攻击,立刻就消失于无形中,胜过传说金丹,堪比初阶元婴的存在,的确不是这些金丹上下的玩家所能相比的。

    眼看着玩家们就要退到墓室洞口了,洞顶上的飞天夜叉终于又有动作了。一道几不可见的虚影突然间朝着玩家们扑了过去,速度之快,就连金丹玩家也根本无法抵抗得住。只听得一声怪叫声,一个玩家天灵盖被抓了个正着,应声倒地。那飞天夜叉并没有在内洞中与玩家们周旋的意思,而是直接飞了出去,速度远比玩家更快,线路更加诡异!

    只见这飞天夜叉张开了嘴巴。道道黑色的光焰从飞天夜叉的嘴里面喷出,几乎是在瞬间,就第三层墓室的洞口封锁住了,几百道黑色的光束迅速织成了一张巨大的网,把洞口封了个严严实实。一下子撞飞了回来。还在半空的时候,飞天夜叉就已经飞了过去,利牙一伸击碎了头颅。

    已经感觉到巨大危机来临的剩余强人们,也立匆退到了左侧,死,死地盯着空中的飞天夜叉。

    此时的飞天夜叉,悬浮在半空中,一边舔食着尖牙上的脑浆,一边冷漠地看着底下的所有强人士,便如看着食物般的样子。好一会儿,这才发出了晦涩沙哑之极的笑声:“哈哈,我的运气还真是好啊,一出来就碰上了这么多的血食,外面还有如此多的僵尸。我闻闻,哦,有三个金尸,四个银尸,四十八个铜尸,一百零六个铁尸,妙啊,竟然还有几千具带着大量尸气、可是却还没有进阶成铁尸的尸体。好,好,等我把你们这些血食都吃光了,再把所有的尸气都抽干净,我就可以进阶了,哈哈,到时候,看看还有谁能奈何得了我?”那群玩家中领头摸样的顿时大惊,连忙大声喊道:“各个,快把所有的手段都亮出来,干掉飞天夜叉,否则,我们谁也别想着逃出去!”

    其实不用人说,所有还活着的强人都这样做了,各种各样的法宝被从储物袋里取出,祭在半空小目标对准了空中嚣张至极的飞天夜叉。

    一时间,漫天光焰闪动。道法,飞剑,法宝,放射出炫目光芒。

    那团飞天夜叉所化的光影以极快的速度凌空飞旋,爆响连连,火光四射,江上柳于朦朦光焰之中看不清情况,只听见有不绝于耳的惨叫由那团光影中传出。

    啊!公子丹危险了!

    江上柳再也没法沉着冷静下去,一道青光闪耀。青索已然掌在手中。

    光焰消散,那飞天夜叉正狞笑着面对残余几强人!

    一轮攻击之下,那十余人竟然仅存三人!

    这攻击何等的暴烈!

    鬼气森森,肌肉干枯,分明是僵尸一类,但身上却有紫色焰火流转,这正是传闻当中的飞天夜叉!

    江上柳身形一现,发现公子丹的身影依旧在那残余几人当中,依旧安然无恙,顿时心中一松。

    但就在此时,那飞天夜叉身影又动!

    一道紫光流转,便向着公子丹三人杀去。那武侯碑文上书着飞天夜叉嗜杀成性,果然并非虚言。这妖尸竟然一玄都不停留,直欲将见到的所有生灵全部撕碎方可罢手。

    受这飞天夜叉浩大凶威所摄,其他两玩家身体情不自禁地往后面退,仿佛老鼠闻到了猫的味道一样,甚至于两条腿都微微发抖起来。他们已经感觉到了,这飞天夜叉对他们有着极强的震慑力,仿佛天生克制着他一样,这种震慑力,比玩家中的极天强人,子龇人异多对着泣等凶物那两个玩家只有个想坛赞引逝出诸葛墓!

    但是,光焰掠过,轰然响声中,那两玩家还没有反应过来。等他们发现飞天夜叉已经掠到身边处时才想起要逃跑,可是,已经来不及了。光焰突然间爆炸开来,顿时间,血肉模糊!

    公子丹本来也在这攻击范围之内,但就在此时,他身上却是光芒一闪,将那飞天夜叉吐出的光焰弹开,同时间,身形相貌竟然也是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白衣化为黄袍,面目渐渐模糊,最后再度清晰之时,竟然是变成了另外一番模样!

    江上柳刚刚现身,还没来得及出手相救,就见到这般景象,顿时间惊呼出声!

    这公子丹变成什么摸样,本来也不至于令江上柳如此失神。但是,公子丹此刻化成的摸样,竟然是江上柳认识的一人!

    那人,曾经在江上柳的记忆中留下极为深刻的一笔。

    这张面容,竟然是南疆妖王墓,妖王之战,最后破禁而毒的北极浊酒!

    眼见一股几乎比这飞天夜叉都好不逊色的威压之气冲天而起,江上柳已然从这熟悉的气息中确认,这就是北极浊酒!

    妖族的极天大强人!

    公子丹就是浊酒!

    这是何等令人惊骇的耸息。

    江上柳此刻才明白,为何当日自己竟然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原来就在于此!

    那飞天夜叉击杀了两玩家之后,被公子丹身上光焰所迫,一时间亦是后退出几十丈开外,看来似乎有些忌惮之意。

    这飞天夜叉是一种相当奇怪的妖尸,个头不大,高只有五尺长左右,身后有一对没有羽毛的好象是肉做的翅膀,嘴巴尖尖的,眼睛小的,透着一股子寒意,从眼睛里江上柳可以看出,那是一双没有任何人性的眼睛,红通通的,透着一股子死煞之气。

    这时候,公子丹已然回首,抬眼便看到了江上柳!

    游戏初期便相识的两人,没想到在这个时候,这个地点,以这种形象再次相见。

    “歧路,你瞒的我好惨啊”。

    公子丹见到江上柳,顿时心中一松,开口说道。

    “我是迫不得已。再说,你这家伙还不是一样的瞒着我?”

    江上柳一笑说道。虽然感觉公子丹化身为北极大妖浊酒之后。气度发牛极大变化,但是,只要他还是公子丹就是了。

    “南疆一战,对面不识,你这家伙,可是坏了我大事。今日要罚你帮我搞掉这妖尸,那龙华剑我是志在必得。”

    公子丹摆手笑着说道。

    “这个自然江上柳身形一动,化为青光,已然是来到近前,与公子丹所立方位形成一咋。夹角,将那飞天夜叉的出路彻底锁死。

    “我用了许多手段,才晃点了那班人来,没成想这妖尸竟然还是实打实的飞天夜叉,被武侯禁制了这么多年。修为竟然一点都没跌落,要不是你也赶来,我怕是还动不了它!”公子丹目光盯视那飞天夜叉,口中简略道出原委。

    江上柳自然知道,自己于正魔一战中,妖王红莲身份大白于天下,估计这般震撼的消息,怕是路人皆知吧,就更不要说公子丹了。

    想到南疆那场你死我活的厮杀,江上柳亦是心中感慨。若是当时两人都知晓对方身份,也不会斩杀的那般卖力了。这家伙最后遁走,似乎损失也是不这武侯墓中的神马龙华剑,定然是对于其龙属之身有所稗益,江上柳当日助其一臂之力了。

    “想不到,我们当日三人,虽然实力不错,但也称不上是什么人物。不过过了一年多而已,竟然都是一方翘楚。”

    公子丹也是多有感慨。

    那飞天夜叉,实力确实厉害。若是江上柳或是公子丹单独对上,虽然两人都是人妖两界的霸主级别人物,但也是胜负难料。

    江上柳自然知道,自己肯定耍比公子丹应对的轻松。无他,因为自己已经成就了第二元神。击败这飞天夜叉,应该不会有问题,唯一难以确定的是,能不能不令这妖尸逃出生天。

    隐隐感觉到对面两人身上气息的强大。这飞天夜叉在空中慢慢振动双翼。脑袋转了几转,好象是有点儿不大适应似的,不过很快就恢复过来,嘴巴里面发出了一阵让人胆战心惊的声音:“哈哈,没想到我网一出来,就碰上这么好的血食。

    除了其他的,竟然还有两个传说金丹啊,把你们的金丹血液吞食之后,我就可以立刻提升实力了。”

    听闻此言,江上柳与公子丹不禁对视一笑。两人对于对方的实力,现在可都是清楚的很。若是有两头这样的飞天夜叉,或许两人只能且战且退,慢慢想办法。但是此玄,就这么一头而已。便是真个进入元婴境界,两人都有信心斗上一斗,将其击杀,何况是现在!

    ps:旺口字章节。两章放在一起发了。以后在能码字的时候,尽量多更点。感谢昨天今天投票打赏的几位筒靴,名字太熟悉了。俺就不放在这里说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