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家湾16号,军统局大院。

    戴笠放下电话,询问秘书道:“联系上王佳芝了吗?”

    “还没联系上。”秘书摇头道,“一上午都不见人,也不知道去哪啦。”

    “这个小贱人!”凭着多年的特工经验,戴笠本能的感觉到事情不太对劲。

    王佳芝在这个节骨眼突然不见,不由得不让人把暗杀朱良成的命令联系起来,搞不好她已经听到什么风声,跑去跟朱良成报信去了。

    至于王佳芝为什么要这么做,戴笠不愿多想。

    现在想再多也是没用,还是先完成任务再说。

    当下戴笠站起身说道:“快走,去朝天门酒店!”

    秘书一边跟着往外走一边问道:“局座是怀疑她给朱良成通风报信了?可是问题是,王佳芝还没有接到处决朱良成的命令,她又是怎么知道的?”

    “屁话,她一定要接到命令才能知道吗?”戴笠冷然道。

    秘书便立刻不吭声啦,因为他忽然反应过来王佳芝是个美人。

    王佳芝只需稍微牺牲一点色相,就有的是人去跟她通报报信。

    当下两人匆匆上了车,直奔朝天门饭店而来,到饭店的时候,发现大门口一切如常,并没有曾发生过枪战的样子。

    看到这,戴笠稍稍的松了口气。

    军统局在朝天门酒店安插了大量的人手。

    朱良成要想神不知鬼不觉的从这里逃走,几乎就是不可能的。

    进到酒店一楼101房,正围坐着桌子吃中饭的毛人凤和负责监听的几个特工便赶紧站起身来向戴笠敬礼。

    毛人凤笑道:“局座,你又来视察来了?”

    戴笠点点头,问道:“齐五,朱良成没问题吧?”

    “没有问题,一直打电话呢。”毛人凤一边说,一边指了指旁边还戴着耳机在监听的一个特工,“小五子一直都在盯着呢。”

    叫小五子的特工赶紧起身说道:“还在打电话。”

    戴笠的眉头却一下蹙紧,问道:“他打了多久的电话?”

    毛人凤的脸色便变得有些难堪,说道:“好像,有……一个多小时?”

    “蠢货,你上当啦!金蝉脱壳!”戴笠一张脸便立刻垮下来,“肯定是录音!”

    毛人凤的脸色也是彻底的变了,旋即从风衣内掏出手枪,带着几个特工就冲出去,戴笠也跟着上楼。

    毛人凤带着几个特工上到二楼,一脚踹开朱良成的房间。

    只见房间里空空如也,哪还有朱良成的身影?

    电话筒就搁在桌子上,旁边摆着一台录音机。

    录音机里播放的赫然就是朱良成刚才打电话的声音,循环播放!

    “娘的!”毛人凤瞬间感到脸上火辣辣的烧得慌,当下厉声喝道,“立刻封锁酒店,任何人不许离开!”

    “晚了!”戴笠冷然道,“你觉得人还会在酒店?”

    一边说,戴笠一边走过去摸了摸桌子茶杯的温度,黑着脸说道:“人走了至少有一个小时以上时间,要是有人接应,这会早就出了重庆城啦!”

    “都走了一个多小时啦?”毛人凤的脸色要多难堪就有多难堪。

    戴笠却忽然轻咦了一声,然后低下头凑到桌面上,仔细的辨别。

    毛人凤也立刻凑近过来,观察片刻后说:“局座,上面有水渍!”

    “应该是朱良成留下的,上面很可能涉及到共产党的高度机密!”戴笠沉声道,“立刻拍照,然后请痕迹学专家分析。”

    毛人凤便立刻回头喝道:“照相机!快点!”

    一个特工便立刻将随身携带的微型相机奉上。

    毛人凤接过相机,从各个不同角度对着桌面上留下的水渍拍摄了大量的照片。

    毛人凤又把负责把守酒店前后门的四个特工叫过来,黑着脸问道:“你们是吃屎的吗?朱良成都跑了居然毫不知情?”

    “啊?”四个特工闻言,脸色便立刻垮下来。

    这下完了,朱良成跑了,这个月奖金又没了。

    单凭那点儿可怜的薪水,怎么养得活一家子?

    毛人凤又道:“你们仔细回忆一下,在之前的两个小时内,可有什么可疑人物曾经从前门或者后门离开?”

    “尤其是身形与朱良成相似的人员。”

    四个特工便开始回忆,很仔细的回忆。

    其中三个特工回忆完了之后还是摇头:“处座,没有可疑人员。”

    “不对,好像有一个。”只有一个特工皱眉道,“老九,你还记得美国大使馆曾经派人从酒店接走他们的一个武官?”

    “美国大使馆的武官?”

    不只是毛人凤,戴笠也是脸色大变。

    怎么美国人也牵扯到了这起案件中?

    毛人凤沉声道:“七喜,到底怎么回事?”

    名叫七喜的特工回忆道:“大概十点钟左右,酒店大门口来了一辆挂着美国国旗的福特轿车,下来了两个美国军官。”

    “过了大概有十几分钟,这两个美国军官就又出来。”

    “而且这两个美国军官还搀扶着另一个军官,因为是美国军官,所以我们没敢多问,只能由着他们上车离开。”

    毛人凤沉声问道:“你确定三人都是美军军官?”

    “确定!”七喜很肯定的道,“三个人全都穿着军装。”

    戴笠道:“看到第三个美国军官的脸了吗?长什么样?”

    “没有。”七喜摇头道,“那个美国军官的脸被帽檐给遮挡住啦。”

    “身形呢?”毛人凤道,“第三个美国军官身形跟朱良成有几分相似?”

    七喜又回忆了片刻,然后很肯定的说道:“很像,相似度至少有七八分!”

    “肯定就是朱良成!”戴笠黑着脸说道,“奇怪,美国人为什么要掺和?”

    毛人凤不解的问道:“局座,如果第三个美国军官真是朱良成,他的军装从哪来?”

    “蠢货,你好歹也是多年的老特工了,这么简单的问题都想不明白吗?”戴笠道,“前来接人的两个美国军官,其中一个穿两套军装不就行了?”

    “呃……”毛人凤恨不得扇自己一个大嘴巴。

    我今天是怎么了?都快被自己蠢哭了。t219021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