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到法国之后,潘兴才认识到世界大战的残酷性。

    纸上得来终觉浅,报纸上看到的关于世界大战的新闻,和实际参与到世界大战中接受的冲击完全是两码事。

    协约国的报纸在世界大战期间一贯是报喜不报忧,法军哗变这么大的新闻报纸根本就不报道,普通人一无所知,还以为前线节节胜利,德国人已经快死光了呢。

    协约国报纸报道德军伤亡,都是把数字夸张一倍以上,报道协约国伤亡的时候,是把数字缩小一半,这样一来,真实情况就只有极少数人才知道。

    潘兴知道英法联军在春季攻势中的损失有多大,加莱和敦克尔顿的野战医院里挤满了伤兵,一个不足十平米的病房里要住四个人,军衔较低的官兵只能躺在走廊上,还有很多士兵根本没机会送到医院,那都是些倒霉的印度人和非洲人,没有人在乎他们的死活。

    潘兴对英国远征军表现出来的医疗能力非常惊讶,加莱的一个临时野战医院里,就有超过150名医生和400名护士,这样的临时医院在法国和比利时有二十多个,规模更大,医生和护士更多,医疗水平更先进的固定医院还有八个,两个在英国本土,四个在法国,一个在比利时,最后一个在塞浦路斯。

    在弗兰德斯港口内,还停靠着两艘来自南部非洲的医疗船,这也是全世界唯二的两艘医疗船,每一艘船上都有上千名医生和护士。

    美军部队配备的所有医生和护士加起来都不到一千人。

    即便如此,野战医院依然无法接收所有的伤员,有资格被送到野战医院的伤兵都是伤势比较严重,继续手术治疗的伤兵,更多的伤兵是在前线就接受了临时处理。

    英国远征军中拥有战地医疗能力的士兵多的惊人,曾经潘兴认为,协约国为部队准备的医疗包根本就没用,因为绝大部分士兵不会使用那些医疗工具。

    结果在英国远征军中,能够熟练使用那些医疗工具的士兵多的惊人,虽然有些人缝合的伤口歪歪扭扭,就跟缝衣服差不多,但是潘兴知道士兵能及时得到治疗意味着什么,于是美军部队的训练内容又多了一个。

    这么看的话,潘兴要求的半年时间还真不是畏战,甚至半年时间对于美军部队来说都不一定够用。

    5月9号,罗克和贝当一起来到潘兴位于敦刻尔克的指挥部,希望美军能马上参战。

    “抱歉,我的孩子们还没有做好准备,我不能就这样不负责任的将他们派上战场,他们需要更多的时间才能适应这场规模前所未有的战争。”潘兴态度依然坚决,不过旁边的几位年轻将领倒是跃跃欲试。

    罗克见到了更多在未来成为中流砥柱的传奇人物,道格拉斯·麦克阿瑟是其中之一,巴顿也终于来到法国,不是已经离开地中海舰队,去了南部非洲海军的那个巴顿,而是小乔治·史密斯·巴顿,他是潘兴的副官,刚刚被潘兴授命组建美国的第一个装甲旅。

    在来到法国之前,潘兴和巴顿的妹妹尼塔正准备订婚,世界大战打乱了潘兴和尼塔的安排,两人相约在世界大战结束后再结婚。

    另外罗克也是现在才知道,经常跟在贝当身边,那么沉默寡言的高瘦年轻人就是戴高乐。

    现在的戴高乐还没有留胡子,罗克是真的没注意。

    当然了,现在的罗克,有忽视戴高乐和巴顿这些未来明星的资格。

    现在的巴顿才刚刚三十出头,戴高乐年龄更小一些,还不到三十岁。

    “潘兴将军,我们没有足够的时间了,你知道的,俄罗斯新政府已经退出战争,东线德军和西线德军即将合兵一处,这是德军最后的疯狂,接下来德军肯定会发起一场规模前所未有的战役,我们也要全力以赴。”贝当情真意切,美军部队确实是没有做好准备,需要更长时间的训练,但是英法联军也同样没有做好准备,法军部队还需要时间才能恢复战斗力,英国远征军在春季攻势中损失惨重,需要时间恢复实力,甚至德国也需要时间才能把兵力从东线调到西线,而且还存在适应和磨合方面的问题,所有参战部队都很仓促。

    “贝当将军,我要对我的士兵负责,我不知道德国人的想法,我只知道没有经过训练的士兵是无法作战的。”潘兴态度冷漠,英国远征军在春季攻势中惨重损失犹在眼前,把现在的美军部队送上前线,等于是送美军部队让德军放手屠杀。

    “潘兴将军,我们都要对自己的士兵负责——”罗克认真严肃,说话的时候明显美国的将军们注意力高度集中,作为西线表现最出色的将领,罗克依靠辉煌战绩赢得了所有人的尊重。

    和罗克一样,贝当也是位高权重,但是世界大战爆发后,贝当并没有什么拿得出手的战绩,马恩河战役之后,贝当亲自指挥的第二次阿拉斯战役以失败告终,凡尔登战役期间贝当表现出色,最终也是昙花一现被尼维勒抢走了胜利的荣耀,贝当确实是两次拯救了法兰西,但是没有多少人知道贝当的功劳。

    “——但是同时,我们也要对自己的国家负责,世界大战进行到现在,我们都已经没有退路,如果有必要,我这个英国远征军总司令也随时准备和士兵们一起战死沙场,我们在参加世界大战之前就已经写好了遗书,作为一个军人,我们都知道自己即将面对的是什么。”罗克不给潘兴辩解的机会,美国人的生命宝贵,英国人、法国人就不是人?

    大家都是爹生娘养的,谁都不比谁高贵多少。

    潘兴眉头紧皱,罗克的话让潘兴无可反驳,美军部队是由自愿参军的年轻人组成的,他们来欧洲是想获得荣耀,而不是留在大后方每天训练、训练、再训练。

    “这可能是世界大战爆发以来,对于我们的最大考验,赢得战争,我们就将赢得最后的胜利,输掉战争,我们就将失去一切,之前所有的付出全都付诸东流。”贝当苦口婆心,之前贝当和罗克真没商量过,但是他们配合默契。

    潘兴还是不说话,从紧皱的眉头和凝重的眼神能够看出,潘兴内心正在挣扎。

    参战。

    美军部队还没有做好准备,肯定会伤亡惨重。

    不参战。

    先不说那些自命不凡求战心切的美国大兵,罗克和贝当两人联袂而至,潘兴要衡量同时拒绝罗克和贝当带来的后果。

    同时拒绝罗克和贝当,等于是同时得罪大英帝国和法兰西这两个当世大国,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中并没有得到多少好处的美国,承受不起这个后果。

    现在美国政府还欠着英国钱呢,美国不敢和俄罗斯新政府一样提起裤子就不认账。

    战斗民族确实是战斗民族。

    “潘兴将军,鉴于美军部队的情况,美军部队不会一开始就被派上前线,你们将作为法军部队的战略预备队,有更多的时间适应西线战场——”罗克看似是为美军部队着想,不动声色给潘兴挖了个坑。

    自从来到法国,潘兴就为美军部队极力争取自主权,不愿意作为英法联军的附庸。

    如果美军部队被作为法军部队的战略预备队,那么美军部队就将失去独立自主权,一旦德军突破法军防线,美军部队就要顶上去。

    “尼亚萨兰勋爵,贝当将军,如果我的部队现在参战,那么我就需要一段单独的防线,而不是无所作为的战略预备队。”潘兴果然上钩,这是一个谈判小技巧,先提出一个让对方无法接受的条件,然后在慢慢降低要求,对方就好接受的多。

    鲁迅先生说过:如果有人提议在房子墙壁上开个窗口,势必会遭到众人的反对,窗口肯定开不成。可是如果提议把房顶扒掉,众人则会相应退让,同意开个窗口。

    “可以!”

    “好的!”罗克和贝当马上就答应,不给潘兴反悔的机会。

    潘兴瞬间迷茫,我是谁,我在那里,到底发生了什么——

    俄罗斯新政府退出战争,引起一系列连锁反应,在德国将东线的部队调到西线之前,遥远的加里波第半岛再起纷争。

    协约国同意将君士坦丁堡和加里波底半岛送给俄罗斯帝国,是基于俄罗斯帝国继续参战的前提下。

    现在俄罗斯新政府退出战争,拥有君士坦丁堡和加里波第半岛的前提已经不复存在,就在美军部队终于参战之后,地中海远征军接到英国政府的命令,要在适当的时候,以适当的理由收回君士坦丁堡和加里波第半岛。

    这对于地中海远征军总司令伊恩·汉密尔顿来说是个巨大挑战,黑海出海口对于俄罗斯的重要性不需要强调,想想当初的布尔共和国,如果布尔共和国也拥有出海口,那么英国就算再派44万人,也不可能在两年内征服布尔共和国。

    (后台出了点问题,看不到本章说了,所以兄弟们一定没有骂我——话说如果看不到本章说,那我订阅我自己写的小说还有什么意义——)

    。

    zn03251zx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