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不宜迟,林辰必须得尽快救治独孤冲。

    虽然第二层天牢所关押得都是重犯,但只是极乐盟潜在的转化杀手,所以即便受尽折磨,也不至于致命,而且也不会破损其修为。

    即刻!

    林辰三下五除二,迅速解除了独孤冲身上的束缚。

    独孤冲浑身疼痛无力,正欲倒下来,立马给林辰给托住。

    “冲哥,你怎么会被落到这般境遇?”林辰忍不住问。

    “哥也不知道,只记得在乱海中与海兽厮杀之时,突然遭人暗算,然后便掉进了海里,待我意识清醒之后便到了这鬼地方。”独孤冲一脸苦涩。

    “那你知道是谁下得手吗?”

    “不知道,但暗算哥的人好像是极乐盟的那些贼子,而且还是冲着你来的。”

    “我?”

    “是的,这般狗畜生对哥严刑拷打,就是为了想要从哥口中逼问出关于你的事。哥可是半字不漏,够义气吧?”独孤冲苦笑道。

    “恩,好兄弟。”林辰一脸感动,咬牙道:“极乐盟那边还不清楚你我之间的关系,也不至于如此刻意对你下毒手,若真是冲着我来的仇家,看来是在剑宗了。”

    “不会是剑宇那家伙吧?剑岚被杀一事,那家伙可是一直记着你的仇。再加上剑宇可是如诗师姐的头号追求者,可是进一步加深了对你的仇恨。”独孤冲道。

    “剑宇的确是一大嫌疑,但现在我们也没有足够的证据,我们也拿他不了怎样。好了,先不说这些了,此地不宜久留,我先帮你疗伤。”林辰说罢,便转运出天灵之气。

    所幸,独孤冲只是受了皮肉之苦,并未伤及要害。

    以林辰的天灵之气,很快就治愈了独孤冲的伤势,只是一身精气要恢复过来的话还是需要点时间,现在只是让独孤冲恢复了气色,也恢复了基本的行动能力。

    “咦?怎么没事了?这到底是什么力量?哥全身上下所遭受的伤害怎么这么快就治愈力量?简直太神奇了?”独孤冲满脸不可思议。

    前一刻还是死气沉沉的,下一刻感觉就变得生龙活虎了。

    “冲哥,我现在只是帮你治愈伤势,恢复行动能力,但要进一步恢复你的精元修为的话还得先延后。”林辰说。

    “没事,只要哥能离开这鬼地方就行了。”独孤冲心态乐观,乐呼呼的笑道:“本来哥以为自己是必死无疑了,想不到还能有重见天日的时候,那感觉就像是重生了般,可算是脱离苦海了,心里别提有多兴奋!”

    “呵呵,冲哥就是乐观,不过这笔账我定会给你讨回来!”林辰正色道:“事不宜迟,我先让我的分身先送你出去吧。”

    “分身?这家伙怎么感觉有些脸熟?”独孤冲倍感惊惑。

    “他是慕容城的小儿,不过已经是我的傀儡了。”

    “慕容萧扬?莫非这是在镇海山庄?传闻中臭名昭著的死亡炼狱,救赎之狱?”

    “你被关押了那么久竟然会一概不知?”

    “鬼知道,自从哥莫名其妙的被关押在这鬼地方,每隔一段时间都会来折磨哥,一直都在严刑逼问,压根就不知道此地是何处?”独孤冲愤然道:“真是可恶,竟然把哥给当作罪犯,哥这是有多无辜!这仇哥记住了,以后但凡见到慕容世家的狗崽子,便杀他个千刀万剐!”

    “放心,这事也算在了我的头上,我会帮你讨回来的!”林辰说道:“你先走,我稍后就来。”

    “那你呢?”

    “冲哥不是要报仇吗?我现在就给你先讨回点利息!”

    “可这是救赎之狱,镇海山庄里面强者如云,又有仙境强者坐镇,你要是在这闹事还能脱身吗?”

    “放心,慕容父子已经被我给引走了,现在镇海山庄只是山中无老虎而已,要不然的话我岂会那么轻易混进来。”林辰狡黠一笑。

    “哈哈!还是辰老弟你有本事,可惜哥现在状况不济,实力不足,只会拖你后腿,不然哥就陪你疯狂一场了!”

    “没事,以后有机会的,要对付慕容世家得一步步来,要整就往死里整,整他们个身败名裂,万劫不复!”

    “对对,还得让慕容世家给遗臭万年!”独孤冲乐得大笑。

    旋即!

    林辰继续以分身占据慕容萧扬,以提取罪犯的方式,先行带独孤冲撤离海天城,没有了后顾之忧,林辰才能肆意而为。

    毕竟,在这第二层天牢可是关押着三十余位重犯,基本上都具备着半仙修为。要是能把这些重犯都给解禁了,放出去的话就是一群愤怒的猛虎。

    不过,最让林辰感兴趣的,还是最后的第三层天牢了。

    听说这最后一层天牢乃是一位仙境强者,也是特级要犯,身份背景不祥,而且还是由慕容城负责监管的。竟然现在慕容城父子已经远离海天城,林辰倒是想要尝试去破解这第三层天牢的阵禁。

    当然!

    这第二层天牢的重犯得先解禁了,到时这些重犯全部释放出去的话,必然会引起镇海山庄大乱。

    因为这些可都是些重犯,确有许多十恶不赦之徒,这些重犯很容易被转化为极乐盟的杀手。虽然可能有些会是无辜的,但比起未来转化为极乐盟的杀人工具,还不如先杜绝这祸害。

    不用说,若是救赎之狱的罪犯被解禁释放,慕容世家与镇海山庄所有的势力必然会全力镇压罪犯,难免会有一场惨烈的厮杀。

    再三权衡之下,林辰还是得决定释放这些罪犯利大于弊。

    即后!

    林辰以周琰所得的灵魂记忆,纷纷打通牢房,将里面的每一个罪犯都给释放出来。

    但这些重犯都已经受尽了折磨,神情木然,面色呆滞,感觉就像是一群木头人似的。即便是活着,也没有丝毫的活气。

    可以说,他们早就已经麻木了,即便见到林辰这个陌生的面孔也没有特别的反应,只想着又不知该面临着何等折磨。

    而极乐盟那边也不是每日来人,只是每隔一段时日,都会前来一些职业杀手对他们进行酷刑摧残打击。

    皮肉痛苦折磨只是其一,大多还是来自于精神上的折磨,因为束缚着他们身上的禁制,都会产生直接刺激他们的神经。在被沉寂关押之时,都会时时刻刻刺激着他们的神经痛感,而且还是长时间,持续性的,直到他们彻底屈服。

    林辰展开天眼,一眼扫去,根底确实都不差,九层以上都达到了半仙修为,甚至有好几位达到了七品半仙。

    虽然人数不多,但集合起来确实是一股可怕的杀伤力。

    不由!

    林辰沉吟道:“你们不必知道我是谁,我也没兴趣了解你们的身份,竟然你们受尽折磨也未有屈服于极乐盟,就说明你们还有点良知,还有着尊严!但我知道,你们心里都怀着恨意,积着怒火,有着强烈的报复心!”

    林辰的一句一字,对他们来说完全是平淡无奇,空白无力,没有一丝的动容,依旧保持现状。

    继而!

    林辰又加重语气:“我知道,你们心里可能早就已经麻木了,对生存已经不再抱有任何的希望,死亡对于你们来说也许反而是一种解脱。但我问你们,你们心里就真得甘心自己的命运被人掌控吗?不管你们有没有罪,但你们真得愿意让自己最后成为沦为极乐盟的傀儡,一辈子成为他们的杀人工具吗?这样毫无尊严,受人掌控的活着去麻木的杀戮,只会不断加重你们的罪孽,最后也只会让你们万劫不复,想必也不是你们所愿意的,不然你们也不会顽抗于此,所以你们也并非是真得无药可救!”

    顿了下,林辰又沉朗道:“但现在,我可以给你们一个真正自我救赎的机会!不要质疑我,我并不属于极乐盟,也不属于慕容府或是镇海山庄,我只是一个想要摧毁救赎之狱这片肮脏恶地的游侠而已!”

    游侠!?

    众人面色惊怔,呆滞无神的目光多了几分异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