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哥,我跟顾成连普通朋友都算不上的!我偶尔会跟他联系,也是为了打听……打听你的消息!”

    以为封林诺误会自己跟顾成了,封团团连忙澄清起来。

    “诺哥……你知道我对你的感情!绝没有二心!”

    “团团……”

    封林诺轻吁一声,看向婴儿床里酣睡的小家伙,“可我的心里已经装下别人了!”

    “谁?在剑桥新谈的女朋友?”封团团凄声问。

    “是姜酒!你见过她的!”封林诺直言不讳。

    “姜……姜酒?她……她不是已经离开申城了吗?”封团团惊诧的问。

    “无论她人在哪里……她已经在我心中落地生根了!”

    封林诺用指腹轻轻蹭了蹭儿子那又软又糯的小脸,“我的心里已经容不下别的女人了!抱歉了……团团。我不值得你继续等待了!”

    “不信!我不信!”

    封团团的眼泪顿时就涌了出来,“你跟姜酒才相处不到一个月的时间,怎么可能落地生根?你是因为叔妈的反对,才刻意回避我的对吗?”

    封林诺淡淡的扫了封团团一眼,冷声:“我跟你之间的事儿,别拉上我妈!”

    从厨房出来的林雪落,本是想上前来打断封团团对大儿子的纠缠;

    可在听到大儿子说出‘姜酒’的名字时,她又顿住了脚步。

    难道大儿子真有新女朋友了?而且还爱得如此之深?

    这到让林雪落挺意外的。因为听封团团说大儿子跟那个姜酒只相处了不到一个月的时间!

    从某种意义上来讲,林雪落更相信那种日久生情!

    “怎么了……怎么了?怎么吵上了?小四还睡着呢!”

    不想让大儿子跟封团团以这样的方式腻歪太久,林雪落便出面叫停了两个人的卿卿我我。

    “叔妈……你在啊。”

    封团团侧身抹了泪水后,才朝林雪落挤出一丝笑意来。

    说真的,其实林雪落也挺可怜和同情封团团的。一个从小就没妈的孩子,的确容易博取它人的同情。

    但自从有了上回的‘误会’,林雪落对封团团的纠缠,便有了一些忌讳。

    封团团的美貌,会让林雪落情不自禁的联想到蓝悠悠。而蓝悠悠为爱痴狂的狠厉,林雪落是深深领教过的!

    虽然林雪落也知道:妈是妈,孩子是孩子;但内心总会带上那么点儿排斥的心理!

    “团团,晚晚在楼上呢……你今天怎么没把一一抱过来啊?”

    林雪落想把封团团支到楼上去。不想让她长时间的纠缠着大儿子。

    “妈,我出去一趟。”封林诺转身朝门口走去。

    “都快天黑了,你还要出门啊?那回来吃晚饭吗?”林雪落急声问。

    “我去GK找我亲爹!”

    封林诺本不愿离家的。但他知道,自己不离开,封团团就会一直粘着不肯走。与其让小家伙和母亲不自在,到不如他先行离开。

    “叔妈,我回去抱一一!”

    封团团也随即找了个借口离开了。

    客厅门外,封团团追上了正要钻进法拉利里的封林诺。

    “诺哥,姜酒是不是也去了剑桥?”封团团依在车身上问。

    “聪明!”

    封林诺坏坏一笑,故意描述得很有画面感:“我跟她……无拘无束,想一起吃就一起吃;想一起睡就一起睡!”

    “……”封团团咬了咬嘴唇,“诺哥,你可真够薄情的!我们的曾经,你说忘就能忘!”

    “是啊!所以才有那句:从来只闻新人笑,哪里识得旧人哭!”

    封林诺薄情寡义的哼哼一笑后,便钻进了法拉利;然后呼啸离开。

    封团团僵化在原地,久久的无法释怀。

    有一点儿她是清楚的:封林诺对她说了谎!

    因为据剑桥的一个朋友说,封林诺在剑桥的学习生活很简单。

    每天除了学习和专研,几乎从不主动去泡女同学;大多数情况下只会被女同学泡!但封林诺表现得相当冷淡!

    至于姜酒,根本没出现在剑桥过。

    可封林诺为什么要骗她呢?

    封团团不想,也不愿去相信:那个出现了半个多月的姜酒,会在封林诺的心中落地生根!!

    ……

    跟封林诺预料的一样:亲爹封行朗不但扣下了他的护照;还派邢十七一天二十四小时跟踪着他。

    让他在家陪母亲大人和孩子几天,然后再由他亲自护送回剑桥。封林诺赶到GK风投的时候,听到亲爹封行朗正和河屯通着话。应该是想让河屯用私人飞机回来接大儿子回英国!然后再让河屯二十四小时派人跟着他,以确保他不会乱跑

    !

    丛刚说得没错:封林诺就是被亲爹和义父溺爱下的巨婴!

    封林诺没有进去总裁办公室,而是悄然的又退了出来。

    刚走到地下停车场的一个监控死角,突然冒出个黑影,一下子捂住了他的口鼻。

    虽说河屯舍不得拿大孙子封林诺像众义子那样魔鬼训练,但封林诺的身手也不赖,占着自己年轻力壮,便奋力的跟黑影搏斗起来。

    被纠缠得脱不了身的黑影,一个过肩摔将封林诺狠狠的砸在了地面上;可封林诺一个弹跳,又翻身跃起朝他扑过来。

    虽说黑影的爆发力很强,但封林诺的韧劲同时充沛。在短时间内,黑影 还真的很难将他控制住。

    “行了,别打了!你小子弹簧呢?蹦来蹦去的……不嫌累得慌么?”

    黑影牢骚满腹的扯下了自己的面罩。

    “卫康?”

    封林诺总算看清了突然袭击他的人,“怎么是你?”

    “时间有变,现在你就得跟我坐船离开申城!”卫康瞄了一眼四周的监控。

    “现在?” 封林诺一怔。

    “怎么,你还想沐个浴、更个衣?”

    卫康没好气的瞪了封林诺一眼,“再跟你的亲爹亲妈和亲儿子逐一来个拥抱?你还想不想去找老婆了?!”

    “好,那我们现在就动身。”

    封林诺清楚:儿子有父母照顾着,会很安全。

    “你说说你,大家闺秀、名媛千金不好吗?非要找个背景恐怖的女人当老婆!”

    一路上,卫康一直唠叨着,“害得我还得陪着你一起去找老婆!”

    “姜酒究竟有什么样的背景?” 封林诺紧声问。

    “我去,我家老大没跟你说啊?”

    卫康一脸的嫌弃,“算了算了,我也懒得跟你说了!到了慕尼黑,你自己就知道了!”微顿,卫康瞄了瞄车窗外逐渐暗沉下来的天,“本来今天晚上要陪两孩子狩猎的!现在却要陪你这个巨婴去慕尼黑找老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