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桥对于其他人的癖好没有批评的想法。p:.ybdu./

    世界很广阔,比世界更广阔的,是人类的癖好。

    比如很多人就喜欢兽耳娘,猫娘之类的存在,令乔桥有些好奇,猫的舌头不是长了倒刺的吗,那种爱好,真的能获得快乐吗?

    他只是困惑。

    而且像铃鹿这种,本体是鹿的,应该也算是鹿娘吧?

    但乔桥曾经在论坛和推特上看到过相关的讨论,似乎兽耳娘之类的,也有很详细的区分。

    铃鹿这种外表根本看不出野兽形态的,是第六级,也就是最低级的存在。

    在相关的分区,这种“明明长得和人类一模一样,只有设定是兽类的家伙算哪门子的furry啦”的存在,是大部分嗤之以鼻的。

    再往上,就是有毛茸茸的耳朵,偶尔也有一条毛茸茸的尾巴的第五级,也就是最常见的兽耳娘。

    之后,是手脚都是兽类形态的第四级。

    不光手脚,就连身上都是毛茸茸的,脸也更接近兽类的第三级。

    完全就是普通的野兽站起来走路,大体上和普通的动物没什么区别的第二级。

    以及最后,根本就是动物模样的第一级。

    还有更多的人每天总想着家里的猫变成美少女侍奉自己,每天叫着给我变,甚至有的人还没变就已经开始了。

    这些乔桥完全不懂。

    乔桥之所以上这些奇怪的论坛,也并不是对铃鹿或者雾夜有什么特别的想法,仅仅是因为这些爱好者对于人和野兽的界限感知得比较模糊,乔桥担心有妖怪利用这些论坛做坏事,所以才时不时上去监控一下。

    当然,之前也曾经真的遇见过有妖怪装作爱好者与其他人交流,并且宣称自己能搞到真正的兽耳娘而诱骗其他网友出来见面的事件,由于事件的经过比较重口味,所以暂且按下不表。

    总之,乔桥能理解岩田喜欢那些题材的事情,但对于眼前,自己成为了故事主角的事情,却有些困惑。

    “你要我帮什么忙?”

    乔桥又扫了一眼森田阳菜。

    的确是个人类。

    “其实,我被妖怪胁迫了。”

    森田阳菜说道。

    “被妖怪胁迫了?”

    乔桥还是难得遇到这样的情况,他看了过来。

    “是的,有一名长相美丽的女性,她让我接近岩田君,讨好他,想要窃取岩田君的研究资料。”

    森田阳菜露出了苦闷的表情。

    “她说,如果我不这么做的话,就会吃掉我和我的家人,所以我才......”

    “?”

    这个剧本,一转胁迫吗?

    本来以为岩田是苦主,结果没想到他才是黄毛?

    “长相美丽的女性,是不是长这个样子。”

    乔桥本想提笔画一下,又想到自己并不擅长画画,于是打开了除灵师协会的app,将玉藻前之前被土御门清明抓住的时候拍的照片拿了出来。

    “女仆装?”

    森田阳菜看到照片上那穿着黑白相间的女仆装的女子,又看看乔桥,歪了歪脑袋。

    “这个......不是我的趣味。”

    乔桥清了清嗓子解释道,虽然好像没有什么说服力。

    尽管衣服换了,可照片里还是拍清楚了玉藻前的模样的,森田阳菜看到对方,很快就露出了惊讶的表情。

    “就是这个女人!”

    森田阳菜叫道。

    乔桥收回了手机,又对这位女子说道。

    “可以将手伸出来吗?”

    “唉?”

    森田阳菜不太理解,她双颊泛红,似乎想到了什么奇怪的事情。

    羞怯地将手伸出来,她被乔桥轻轻握住。

    “啊...”

    发出细小的惊叫声,森田阳菜只感觉某种力量灌注到自己的体内。

    与此同时,乔桥的脑子里,出现了森田阳菜的记忆。

    去掉一些不可描述的部分,乔桥随意扫了一遍森田阳菜先前的经历,很快就发现了玉藻前的身影。

    她出现在森田阳菜的面前,对她展示了自己的力量,并且对其施加了一定的心理学暗示,成功让森田阳菜潜伏在了岩田的身边。

    当然,这心理暗示早就已经解除,但森田阳菜已经身不由己,只能继续待在岩田身边了。

    按照森田阳菜的记忆,她听从玉藻前的话,让岩田平时将实验室的笔记本电脑带回家,趁着对方洗澡或者睡觉的时候,用存储设备拷贝了一些资料,定期去漫画咖啡厅将其上传到一个云服务器中,除此之外,就没有别的了。

    并不存在森田阳菜将什么奇怪的代码注入到程序之中的事情。

    “嗯?”

    乔桥觉得有些奇怪。

    玉藻前多年前就已经在昭和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布下了棋子,甚至被怪异侵蚀的模拟大脑都已经被植入主服务器之中了,为什么她还要让森田阳菜来窃取资料?

    我偷我自己?

    或者说,这其中有别的势力掺和其中?

    乔桥忽然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了。

    他之前一直觉得,整个事件都只有一个幕后黑手,那就是玉藻前。

    但现在看来,或许这昭和大学的势力,不止一个?

    与西野宏合作的游戏公司,大致能算一个势力。

    玉藻前这里又有一个。

    他们的目标都是模拟大脑的项目。

    玉藻前威胁森田阳菜来窃取数据,而游戏公司,直接入侵了主服务器?

    不对。

    乔桥想到。

    玉藻前不应当用这么拙劣的手段,如果是那个女人,肯定会用更加巧妙的手段,所以森田阳菜的存在,其实只是个幌子。

    用来隐藏她真正目的的幌子。

    “原来如此。”

    乔桥忽然觉得自己想通了一些东西。

    为什么安倍晴明会放任土御门清明留给乔桥有关昭和大学的信息。

    因为,这里还有另外的一股力量正在盘踞,并且已经要有所成果,而安倍晴明等人目前处在暗处,不方便出手。

    所以,他让土御门清明给出了信息,而乔桥等除灵师必然会顺着这个信息去调查昭和大学,从而挫败那一股力量的计划。

    这个时候,那位除灵师和玉藻前他们就能达到自己的目的。

    今天的除灵,研究室里的资料几乎被完全损毁。

    但是,森田阳菜这段时间窃取的东西,却已经到了云服务器上,被玉藻前获得了。

    那么,模拟大脑项目就并没有被毁掉。

    而是神不知鬼不觉地转移到了玉藻前那里。

    “这就是安倍晴明的思考领域吗?”

    乔桥心中一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