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经感受不到姜望的气息,但田和仍然盯着九旋流沙看了许久,仿佛真能在外面看出什么奥妙来。

    他的确是一个很谨慎的人。

    现在,他知道姜望隐藏起来了,但不知藏在何处。

    他也不试图去知道。

    两个人一明一暗,静静等着田氏众人探阵的后续,谁也没有再说话。

    对于姜望来说,他对阵法不很了解,即使阵图绘制在面前,也未必能看懂。但是公羊路懂就够了。

    术业有专攻,他的专业是等待。

    沙海在大多数时候都一成不变,九旋流沙从外面看也是单调的周而复始。被阵法包围着的水泊,从九旋流沙外根本看不出殊异。

    枯燥让时间变得非常难熬。

    但显然,无论是姜望还是田和,都是很有耐心的人。

    姜望心中默计大约一个半时辰之后,一直在缓缓流动的九旋流沙,停了下来。公羊路果然不负众望,成功破解此阵。

    当这九道流沙停下时,看起来已与外围黄沙连为一体,瞧来没有任何区别。

    外面并不能看到破阵的过程,但田常带着田勇等十一人,已经踩到了绿洲之上。

    柔软的碧草,带给鞋底轻飘飘的感觉,如踏云端。碧草环绕的那方水泊,如明镜一般映着天穹。

    度过九旋流沙之后,此时便可以看到,那水泊并不是空无一物。

    在水泊的正中,盛开着一朵形如莲状但只有三瓣的花。

    花如白玉雕刻,体型很小,还不及成人的拳头大。

    但开得灿烂极了。

    它带给欣赏者难以描述的感受。

    繁华、璀璨、蓬勃、热烈。一切赞美生动的辞藻都可以用来形容它。

    就好像……

    万里黄沙,贫瘠一界,生机尽归于此。

    所有人都知道,这就是他们要找的东西。

    田氏众人都沉浸在初见此花的震撼之中,并情不自禁地向它靠拢。

    于此时,忽然听到一声嘶喊。

    “小心!”

    田和瘫坐在地上,拼了命地大喊。因为太过用力,以至于身上的伤口都迸裂了,鲜血流出。.x81z

    田氏众人全都下意识地回头。

    咻!

    一道人影如流光般越过九旋流沙,瞬间超过他们,临于湖泊,蛇形软剑一抖,干脆利落地将那花割下,然后翻身坠进水泊里!动作行云流水,一气呵成。

    这一切发生得太突然。

    田氏众人刚刚听到嘶喊,刚刚回头,还在警惕着会有什么危险。姜望已经超过他们,夺得那花,直接入水。

    在水底一剑轰出一个大坑,人却站在水泊一角,不动弹了。

    之所以没有选择以焰流星遁走,一则这门遁术未必能快过田家这些人。二来,整个七星秘境的修士也就一百余人,姜望获得焰流星又不是什么秘密,很容易就被查出来。

    他虽然要夺此宝,但并不想跟大泽田氏翻脸。

    入水是早就想好的选择。

    最好的结果当然是这水泊深不见底,底下通着暗河,复杂的水域能够帮助他迅速摆脱追索。

    但入水之后才看到,这水泊比想象中要浅小得多。

    姜望不得已,只能启动第二选择——尝试灯下黑。

    ……

    近在眼前的宝物忽然被夺,田氏众人全都暴怒了。

    此时此刻,没有人注意田和的惨烈伤势,没有人注意刘思不见了。

    此行最重要的目标,就在触手可及的时候被夺走。谁也无法忍受这样的结果。

    扑通~

    田常一马当先,扑入水中。

    紧随其后,接连有五人人下水。

    田家这些人素质极高,并没有一窝蜂的挤进去。剩下的人仍在岸边,凝神以待,防备夺宝之贼忽然逃出来。

    但水中,一无所获,一无所见。

    除了水底一个明显刚刚轰出来的深坑,什么痕迹也没有。

    田和强撑着受伤之躯,艰难地提醒道:“他有遁地之法,兴许是从地底跑了!”

    窜出水面的田常当然也想到了这种可能,急急喊道:“阿明!”

    被唤做阿明的男子直接半跪下来,单手按在地上,细心感应。

    摇头道:“地底没有动静。”

    他在这行人中最擅土行道法,因而具有权威性。

    田勇这时已经找回了他的墨武士,站在岸边怒不可遏:“已经跑了吗?”

    田常眼神阴郁,这时候才看向田和:“怎么回事?刘思呢?”

    刘思本人无足轻重。她背后的刘家,才是田常想要掌握的肥肉。

    “那人不知用什么法子,驱使一头灰色巨狼袭击我们。我们与巨狼搏斗的时候,他趁机冲出来袭杀刘思小姐,我为了救小姐,被巨狼所伤。但仍然没有……”

    田和眼睛发红地道:“那人见我已没有抵抗之力,便威胁我,要我等你们破阵之后,帮他把你们引到一个地方去,他会指挥狼群在那里围杀你们。我假意答应了,等阵法一破,就拼死提醒你们……”

    “你中计了。”田常阴着脸道:“那人早知你不会帮他,只是用你吸引我们的注意力,为他创造机会罢了。”

    田和霎时面如死灰!

    把一个忠心耿耿之人发现自己中计的样子,表现得非常准确。

    “我就不信了!”田勇怒道:“阿明能准确感应多远?确定范围,然后给我把这水泊轰干,把范围里的地皮翻过来!”

    说罢,他率先凝聚落石,往水里狂砸。

    与此同时,他的墨武士挥斩长刀,一道道刀芒在水中穿梭。

    田勇此举纯粹是泄愤,无能又可笑。

    田常阴着脸没有说话,此时他已经在想,此次取宝失败后,该如何面对辅弼楼里的那个人。责任自己主动承担多少,不承担是不可能的,但推出去多少,怎么推,是一个大学问。

    阿明单手撑地,控制着力量,远远炸开一整圈裂缝。用实质的地裂,划下自己可以清楚感应沙地的范围。

    田勇是这支队伍实质上的二号人物,田常没有表态,其他人虽觉没什么意义,但还是陪他轰击水泊、掀翻沙土。

    就在此时,一剑夭矫如龙行。

    自那些乱七八糟的道术间隙里,姜望连人纵剑而出,蛇信软剑如毒蛇吐信,一剑三点,当场点破三人咽喉。同时撞到另一个人身后,左手环抱其人脖颈,只一转,头颅异位。

    简单,干脆,直接。

    霎时连杀四人!

    姜望一言不发,剑纵紫气,往外疾飞。

    紫气东来剑典,自见识了大齐皇室剑术,他便再没有用过,此时用来隐藏身份倒很合适。

    “贼子!”

    田勇其实也没想到此人竟然真未逃远,而且就躲在他们眼皮子底下。

    更没想到他一出来就暴起杀人。

    但既然露出行迹,怎么可能还让他逃?

    “杀了他!”

    墨武士双翅一振,率先追了上去,

    zn03251zx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