才一迈步。

    林冲忽得发现。

    场景忽得转换。

    自己竟然到了初至性命天界的那天。

    他坐着为首一个蒲团,坐在所有天主之前。

    身后十七个天主依次排列。

    他这迈步动作,就像是课堂里,众目睽睽之下,坐在第一排,想要逃课的学生一样,被众人齐齐盯视。

    “你要去哪?”至高的声音,从树冠中降下来。

    林冲抬首瞧那人参果树,只觉褐色枝干上,那叶子绿得耀眼。

    不对……

    这是历史。

    林冲立即意识到,自己好像掉进了历史之中。

    但历史也是真实发生过的呀。

    身后这些天主,身前这位至高,是真真实实的存在着的。

    如果林冲敢在这个场合,往后殿去偷八卦炉,岂不是会被当场灭杀?

    现在林冲有两个选择,一是乖乖坐回去,错失良机,二是……

    林冲从怀中摸出一枚红叶。

    顶在头顶。

    那红叶当即撒落淡如烟尘的红光,把林冲罩了起来。

    林冲这一刻,只觉拨云见日,除去团团迷雾,所有在性命天界历史中的自己,都归于一个,归于现实,归于眼前。

    又按照林冲意愿,穿越重重迷雾,到了那个丁甲三兄弟、白玉琯、朱刚鬣,正在与至高大战的场景内。

    这枚红叶。

    是一枚堪破历史迷雾的法宝。

    并且这个法宝的威能,足够与性命天界至高所抗衡。

    也是性命天界的根本唯一之宝。

    却被从性命至高处分离出来,分出几个碎片,赠与丁甲三兄弟、白玉琯、朱刚鬣,还有林冲。

    如果没有这个宝贝。

    所有的天主,顷刻间,就会被历史迷雾所吞噬,与某个过去的自己,相重叠,若有异动,轻易就会被至高灭杀。

    而有了这片红叶,则是万千历史归于一身,归于眼前。

    虽不能增强自身威力,却是把至高和天主拉到同一层级,能够交手。

    这是个承诺,无法做假,不能违背,因为是性命天界的唯一根果的一部分。

    林冲瞧着眼前,朱刚鬣化做千米之巨,与性命至高贴身相搏,白玉琯催发手中乐器,性命至高登时动作缓慢,最厉害是丁甲兄弟,口中念咒,便有无数丁甲之神凭空显现,已是爬满了人参果树,大口吞噬的枝叶果实……

    眼瞧着性命至高居于劣势。

    就这样,一界至高,被手持性命天界唯一根果的天主们,逼迫到这般地步。

    不对。

    林冲若只是天主,即便掌握唯一根果碎片,也瞧不透眼前之局面。

    但林冲不止是一个天主,他内中还有至高的里子。

    “开!”林冲猛得一拍自己脑门。

    就见眼前场景忽得变幻。

    九重宫阙中。

    已是空无一人。

    只剩下他与人参果树,面面相觑。

    “这……”林冲一惊,其他天主呢?

    “你竟然也受了她的蛊惑。”人参果树中降下一个声音来,“与一群原始孽障同流合污,太让我失望了。”

    林冲望望自己头顶,那片红叶还在,这应该是唯一的自己,但是,怎么却被单独拎了出来,面对性命于高呢……也对,自己是唯一没错,但无法限制至高也是唯一啊。

    “原来如此……这是第二关卡。”林冲望着人参果树,喃喃自语。

    同样身为至高,林冲很是明白。

    这片红叶,将万千自我,收拢归一,这是没错的。

    但对面的至高,却仍然有万千个、不计其数的历史存在。

    现在至高,将自己的一个历史片断,用来拘禁林冲,林冲即便是收拢万千历史中的自己,归于一身,也须得独力面对,无敌的至高。

    这还搞什么搞啊……

    林冲不禁皱眉,重伤的至高,还有这种威能,怎么可能打得过。

    镇元子还有什么后手么?

    有什么后手也瞒不过,通晓过去未来所有历史的性命至高吧?

    “所有天主中,唯有你,不曾背叛于我。”至高又说,“所以,无论你来历如何,我都忍你、护你,可你今日,太让我失望了。”

    随着至高这句话,林冲面前出现了无数重重叠叠的历史片断。

    丁甲三兄弟、白玉琯、朱刚鬣、风月,甚至是已死的雷公电母,都曾与至高,在这个九重宫阙中,相搏杀。

    所有的天主,都背叛过。

    是发生在现在,也是发生在过去和将来。

    只要有一丝的可能性。

    都会被至高纳于眼中。

    现在与丁甲兄弟、白玉琯、朱刚鬣撕杀的至高,不过是至高的一片历史剪影而已。

    这样的剪影,至高有无数个。

    历史中的生物,概念之上的神,一界的至高,就是这样无敌的存在。

    风月天主,这次没被选中,但在历史中,他也的确有头顶红叶,伏杀至高的可能性存在。

    而在这些历史片断中,唯独没有林冲所化的林长生。

    其实,林冲明白,是因为林长生的内里,实际上,是他这个昆仑至高,性命至高在观察时,至高视界相干扰,是看不到真相的……

    所以,性命至高,始终是没有看透,林冲的最终伪装啊。

    “所以,你才要我去清除其他天主。”林冲恍然,“借我之手,收回尊号,我是要感谢你的信任么?”

    林冲也是至高,当然想过这个可能性,所有一切,都在至高掌握中,连背板的历史,都能够检阅得到,怎么可能打得过呢?

    但林冲别无选择啊。

    至高越是无敌,林冲就越是要将一点点希望,寄托在镇元子身上。

    有那么一丝丝,夺取到八卦炉的可能性。

    “不必感谢,但你也不能背叛!”至高声音大了起来,“你也不应背叛。”

    “我没有背叛你……”林冲一边说,一边想着镇元子不可能只有这点手段。

    像林冲方才所说,这是想要击杀至高的第二阶段。

    第一阶段是,拥有历史中唯一的存在,不被至高轻易灭杀。

    第二阶段,在理论上,应是,将至高在历史中的万千化身,也归于一体。

    这样才能一对一,面对面,创造一丝丝打败至高的可能性。

    那镇元子将会如何去做呢?

    “你仍有退路。”至高说,“扔下她给你的法宝,重归于父亲怀抱。”

    这话听着怎么这么别扭?

    林冲摸着极爱给的他化自在天珠,现在,还就是只能指望天魔了。

    不知道掐爆这天珠,会不会冒出个无上天魔来,那就好玩了……

    便在这是。

    人参果树下。

    忽得转出一人来。

    那人竟是李伯阳。

    林冲忽得想起,在至高展示的无穷历史片断中,李伯阳也未曾背叛过。

    “李伯阳?”至高降下声音来,“你……”

    李伯阳取出一枚红叶,顶在头顶。

    。

    zn03251zx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