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郎在欢心处,问,妾在肠断时答,委屈心情有月知,回,相逢不易分离易,弃妇如今悔恨迟,君忆否当日凤凰欣比趣,又记否......”

    “唱得好,唱得好!”

    院落里,楚人美坐在八仙桌的一侧,拍着秀丽的双手,一脸微笑的看着面前这两个小孩。

    “倩儿啊,你年龄小,声音甜美,将来如果唱粤剧的话,一定比美姨我要强得多!”

    少女时代的楚人美是镇上粤剧班社里的当家花旦,凭借甜美的嗓音,与苗条的身段,引得了不少戏迷票友的追捧簇拥。

    在这个时代,戏曲可谓是人们最主流的娱乐方式,而班社里的当家花旦,便相当与现代影视圈一姐一般,名气纷扬。

    当然,在这个时代,戏子终究是下九流的职业,无论名气多么大,社会地位终究是卑微的。

    因此,楚人美一生之中最为骄傲得意的事,不是自己戏唱的多好,也不是自己多么受人追捧,而是自己嫁了一个得意郎君。

    作为戏子出身的自己,能够嫁给一位读书人做正妻,在这个时代,绝对算得上是高攀了。

    自己的爱人,模样英俊潇洒,疼爱自己,满腹诗书,还不睦权贵。

    为了黄山村民的孩子们,爱人宁愿守在一个破旧的村落当教书先生,能够嫁给这么有爱心的男子,真是她楚人美上辈子修来的福分。

    为了不给自己爱人丢脸,正当红的楚人美毅然决然的退出她曾经赖以为生的戏台,过上了每日持弄家务,做些缝补活计补贴家用的清贫生活。

    所谓有爱饮水饱,脱离了戏台的楚人美,虽然有时还会怀念当年的光彩,但每当看到夫妇和顺的生活,她便什么后悔的情绪都没有了!

    爱人身为黄家村的教书先生,虽然薪资算不得丰厚,但很是受人尊重,而嫁给爱人之后,连带着她也受到了村民的敬重。

    这是她以往抛头露面的生涯里,每每求而不得的存在,让她很是迷醉。

    “祥仔,你唱的就没有你倩儿姐流利了,回去以后记得要多复习复习,去玩吧!”

    摸了摸面前虎头虎脑的祥仔,楚人美不由露出温婉的笑容,今日爱人要去镇上办点事,孩子们没有书读。/

    闲来无聊之下,楚人美便教他们唱起了粤剧,这曲卖肉养百孤儿是她曾经最为擅长的曲目,现在唱来,却怎么也找不回当初那种肝肠寸断的感觉了。

    “美姨!”

    听到呼唤声,楚人美不由偏头望去,看见来人,不由亲切的招呼起来。

    “强仔!”

    来人名叫李强,今年刚刚十岁,为人非常懂事听话,至今未出的楚人美,一直是将强仔当做自己孩子来疼的。

    “恭喜你啊,美姨!”

    强仔蹦蹦跳跳的跑了过来,一把趴在桌子上,嘴里大口喘着粗气,脸上还挂着明媚的笑脸。

    “强仔,你看你,又跑一身汗,天凉了,要小心感冒,知不知道!”

    楚人美一边说着,一边从怀里取出一块方巾,捧起强仔的小脸,轻轻的为他擦起汗来。

    “美姨,那家戏班叫什么名字啊!”

    听到强仔的话,楚人美娥眉一扬,转头望了望四周,见没人注意,这才凑过头来,小声的笑道:

    “叫入我剧社,不是戏班啊!”

    “剧社?”

    “就是影画戏啊!”

    影画戏,又叫奇巧明灯戏,是一种类似皮影戏的艺术形式,只不过这种艺术行事用的不是皮影,而是照片。

    一张张照片在台上播放,戏曲演员在幕后配音,在电影没有出来之前,影画戏便是年轻情侣们日常消遣的首选。

    看着一脸迷惑的小强,楚人美不由摇头笑了。

    “强仔你还小,等你长大了就知道什么叫做影画戏了!”

    也是,强仔还未到拍拖的年纪,怎么会明白什么叫做影画戏呢?

    “对了,强仔,你要保守秘密啊,不能让万田知道,要是万田知道的话,事情就麻烦了!”

    说实话,若不是家里实在困难,楚人美也不想重操旧业,抛头露面。

    没办法,爱人为人清高,作为媳妇,自己自然要想办法维持家用,虽然抛头露面非她所愿,但如果只是影画戏的话,她还是能接受的。

    只不过为了维护自己男人的自尊,楚人美不愿意让他知道这些琐事,反正自己能解决,何必叨扰万田呢?

    “你完了,要是让卜老师知道你一个女子跑去唱文明戏,卜老师一定会骂死你的!”

    听到强仔的话,楚人美也不在意,眉眼一弯,笑眯眯的说道:

    “你不说我不说,万田怎么会知道呢?再说了,我唱的是影画戏,不是文明戏,不是一回事的!”

    强仔听到美姨的话,迟疑了片刻,犹豫的说道:

    “卜老师说过,小孩子不许撒谎的!”

    听到这孩子气的话,楚人美不由开怀的笑了,一把拦过强仔,从兜里取出一枚精致的手镯,递给强仔说道:

    “嗨呀,美姨又不是让你说谎,只是让你把你的小嘴闭住!你不是一直喜欢美姨这只手镯么?只要你能保密,美姨就借你玩,好不好啊?”

    这是一枚黄铜打造的非常精致典雅的镯子,是当年卜万田送给楚人美的定情礼物,楚人美很是珍惜!

    强仔很是喜欢这枚镯子,讨要了好几回,美姨都舍不得拿出,今日为了让强仔保守秘密,楚人美终于取出了她的宝贝,借给小强玩耍。

    “哇!好漂亮啊!美姨,是给我的么!”

    听到强仔的话,楚人美不由笑出了声,轻轻敲了敲强仔的脑门,打趣说道:

    “想得美,借你玩玩而已,你一定要小心保护,不要弄坏了!”

    强仔听到美姨的话,心里有些失望,小孩子的心事都写在脸上,嘴巴也难免撅了起来。

    楚人美见到这一幕,不由笑出了声,微微用力,揉了揉强仔的脸颊,轻声说道:

    防采集自动加载失败,点击手动加载,不支持阅读模式,请安装最新版浏览器!</aonclick></divid>

    zn03251zx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