针金等人来到森林中,却看到兽印散乱,好像军团解体,蓝狗狐狼似乎掌控不住了。

    “怎么追?”鬃戈紧皱眉头,他是军人,不是猎人,对于这种野兽足印的辨别,并不擅长。

    白芽肯定很擅长,但是他实力太弱了。

    “神明的力量还残留在我的体内,我能勉强看得到。蓝狗狐狼去往了那里!”针金早就暗自发出超声波,此刻没有犹豫,立即指出正确的方向。

    “神明的力量还残留在针金的体内?这样的眷顾很不寻常。针金……恐怕不是一般的圣殿骑士!”鬃戈深深地看了针金一眼,隐藏着心中的惊异。

    他从白芽那边听说了,针金在战斗的时候还得到了神明新的祝福,吼声居然能够直接吼晕飞鼠。

    众人在森林中狂奔,展开追杀。

    发现一路上的魔兽足印越来越少,三刀大喜:“看来蓝狗狐狼的异香时限真的到了,它约束不了兽群,渐渐落单了。难怪最后它们杀入营寨中,却没有继续追杀我们,而是不知所踪。”

    蓝藻也猜测道:“或许紫蒂大人制作的浓烟药剂,能够干扰蓝狗狐狼的异香也说不定呢!”

    片刻之后。

    “追上了!”鬃戈大笑一声,冲向蓝狗狐狼。

    蓝狗狐狼看到追兵,惊慌失措地加快速度,在森林中逃窜。

    一路追击下去,针金逐渐犹疑起来:“我感觉不太对劲。”

    奔跑中的鬃戈和针金迅速对视一眼,他也有同样的感觉。

    忽然,蓝狗狐狼停止了逃窜,它开口狂吠,周围的森林躁动起来,从四面八方涌出魔兽,将针金等人团团包围。

    “它故意分兵,制造出兽群离散的假象,然后一直示弱,诱我们深入,进入包围圈!”鬃戈低喝,神色凝重无比。

    蓝藻、三刀的脸色很难看,他们万万没有料到,居然被蓝狗狐狼给算计了。

    “先突围出去,在掉头反杀!”针金低喝一声,眼下的阵型太不利了。

    他早就用超声波探查到了一切,并无意外。

    鬃戈一马当先,白色骨锤被他挥舞得呼呼作响。

    针金位于他的身侧,细剑银电犀利无当。

    有他们俩打头阵,包围圈立即产生了动摇,这些魔兽刚经历过大战,并没有得到休整,各个带伤。

    三刀、蓝藻终究实力薄弱了一些,但好在有针金、鬃戈的照顾,最终四人还是突破了包围圈。

    “要再多点人来,真就照顾不到了。”鬃戈吐出一口浊气。

    “可怕!这头蓝狗狐狼居然还想着算计我们,它故意分兵,要是我们大部队追击,各个人速度不同,一定会在森林中丧失阵型,从而死伤惨重。”三刀后怕不已。

    针金神情凝重如铁:“这样的对手留下性命,让人寝食难安。我一定要除掉它!这恐怕是最后的机会。”

    “没错!”鬃戈的意志也非常坚决。

    四人重整队形,再度展开追杀。

    魔兽军团聚集起来,他们能靠着针金的超声波,不断打游击,先剪除魔兽军团中的外围力量。

    魔兽军团中也有蝠猴,每当针金等人进攻,魔兽军团都会提前防备。

    但魔兽军团最薄弱的一面显现出来了——他们没有远程的火力。

    针金等人手中都有弓弩,还有大量的箭矢。他们避免和魔兽短兵相接,而是接近一段距离后,就用弓弩猛射。

    魔兽反扑,他们转身就跑。

    魔兽们筋疲力尽,速度不在巅峰。就算有魔兽追上了针金等人,魔兽的阵型也必然变得散乱不堪,出头的被鬃戈和针金迎头痛击,一一杀死。

    说到底,蓝狗狐狼虽然狡诈阴险,但其他魔兽的智力堪忧。蓝狗狐狼的命令并不能下达得非常精准具体,并不能让魔兽在冲锋一段距离之后,还能维持住阵型。

    就这样,针金等人只是付出箭矢,魔兽军团却是付出生命。

    终于,蓝狗狐狼知道自己败局已定,带着一些精锐,加速逃窜,深入森林。而另一批老弱残幼留了下来,阻截针金等人。

    针金四人企图绕路,但留下来的老弱病残也跟着转移,蓝狗狐狼的异香让它们忠心耿耿、奋不顾身,始终拦截在四人的前方。

    鬃戈不耐烦,率先冲锋,直接近身搏杀,四人勉强冲破防线。

    仍旧有速度较快的兽群缠在他们身后。

    “二位大人,你们去追,我们俩来引开这些魔兽!”时间已经被拖延得很多了,三刀在奔跑中大声建议。

    鬃戈、针金都在瞬间同意。

    三刀、蓝藻留了下来,吸引追来的魔兽的注意。

    鬃戈、针金继续追杀。

    蓝狗狐狼察觉到了这个情况,沿途不断留下魔兽阻截。

    “这样下去,真的要让蓝狗狐狼跑了,我们也分兵!”针金开口道。

    鬃戈犹豫了一下,蓝狗狐狼身边的兵力还有一些,单靠针金或者他自己,并不能敌。但鬃戈还是点头:“不管谁先追上蓝狗狐狼,都以纠缠为主,等后续支援到来,再来进攻!”

    针金点头,两人迅速分离。

    一头强命白犀冲向三刀和蓝藻。

    蓝藻被飞鼠纠缠住,眼看就要被强命白犀一头撞死。

    “你走!”三刀及时出手,将蓝藻推出犀牛的冲锋路线。

    蓝藻猝不及防,惊呼一声,滚了三圈,躲开了犀牛。

    但地精三刀却停留在原地。

    白银犀牛魔兽体格高大,地精却是身材矮小。

    犀牛冲撞过来,三刀猛地蹲下,矮成一个球,在在原地左右晃动。

    犀牛彻底冲过去,三刀竟仍旧立足原地,从犀牛的肚皮下完美地躲开了四蹄的践踏。

    “厉、厉害!”蓝藻看到这一幕,不禁流露出震惊和敬佩之色。

    但下一刻,一头鳄头锤尾蚺席卷过来,蓝藻、三刀不得不再次狼狈逃窜。

    面对这些魔兽,他们的实力显得太低了一些。

    三刀还好一些,蓝藻已经几次险死还生。

    “你快去支援你的主人!这里我来拖住。”三刀呼喝。

    蓝藻犹豫了一下,摇头否决:“我的命就应该牺牲在这里,哪怕只是给主人增添几秒钟的时间,也是值得的!”

    地精怒骂一声,却没有再劝,而是将鳄头锤尾蚺的注意力吸引到自己身上,迅速离开了这片林地。

    “不要过来干扰我!”临走前,三刀大骂。

    “谢了!”蓝藻只能在心中致谢,很快,他就被飞鼠群缠上来。

    至于那头强命白犀,早就冲锋过去,追赶蓝狗狐狼了。三刀、蓝藻都无法强留。

    蓝藻只是青铜,此刻包围他的不仅有青铜飞鼠,还有两头黑铁魔兽!

    蓝藻哪敢停留在原地,只能继续抱头鼠窜。

    察觉到蓝藻的离去,三刀在心中叹息:“我已经做了最大的努力。”

    平日里,他和蓝藻并不熟悉,但这一次追击,他却认可了这个人类的勇武和忠诚。

    就像他曾经照顾佣兵团的新人那样,他也下意识地照顾了蓝藻。

    轰!

    鳄头锤尾蚺猛地甩尾,将一块巨石击溃。

    三刀不得不从藏身之处跳出来,活像一只跳蚤,灵活地攀上了一棵大树。

    鳄头锤尾蚺继续出击,它昂起上半身,就和窜到树冠上的三刀平视。

    “来得好!”三刀想要创造的就是这个战机。

    他猛地松手,被他故意压着的树枝猛烈一弹,浓密的枝叶立即遮挡住了鳄头锤尾蚺的视野。

    鳄头锤尾蚺下意识地收拢嘴巴,微微后退。

    下一刻,三刀从浓绿的枝叶中猛地冲出,竟跳到鳄头锤尾蚺的头部。

    他手中的小匕首刁钻狠辣,狠狠下坠,快如流星,下一刻就要插在鳄头锤尾蚺的一只眼睛上。

    但鳄头锤尾蚺反应神速,猛地甩头,直接将三刀甩飞出去。

    三刀飞在空中,鳄头锤尾蚺顺势悍然甩尾。

    这要被击中,靠着三刀一身皮甲,必然抵挡不住,铁定当场死亡。

    关键时刻,三刀猛地挥手,竟从衣袖中飞出一只探爪。探爪扣住近处的树干,三刀用力一拉探爪后的绳索,将他自己拉了过去。

    但鳄头锤尾蚺的尾锤还是擦中了他的右臂。

    直接是粉碎性骨折,整个右臂直接瘫了!

    鳄头锤尾蚺甩尾之后,又扭头来攻。

    三刀刚刚从空中抵达树干,危难之际,只能绕到树干后面。

    咔嚓一声。

    鳄头锤尾蚺的巨口将树干直接咬断,三刀总算争取到一点时间,狼狈至极地向前一扑,躲开致命一击。

    扑在地上后,三刀立即翻滚而起。

    这个动作触及到他的右臂,立即让他痛得脸色发白,龇牙咧嘴。

    “该死!”三刀还发现自己的匕首丢了。

    鳄头锤尾蚺再次缓缓逼来。

    三刀满头冷汗,半跪在地上,无可奈何地用仅能用的左手抓住腰间弯刀的刀柄。

    “我可不太想用这把刀啊。真没办法!”

    三刀猛地吸了一口长气,然后屏住呼吸,锵的一声拔出弯刀。

    这柄弯刀并不是铁制的,刀身很薄很薄,简直薄的像是一张纸。刀身上闪过一层碧绿的色彩。

    鳄头锤尾蚺再次袭来!

    三刀动作迅猛,躲开攻击,和鳄头擦身而过。

    左手的弯刀轻轻一切,就切开蚺躯厚皮,带出一丝血迹。

    造成了这道伤口,三刀立即将这柄薄刀插回刀鞘。

    同时迅速远离这片战场。

    鳄头锤尾蚺在其身后紧追不舍。

    三刀疯狂奔跑,时而蹦跳,听风辩位躲过一次次鳄头锤尾蚺的扑击。

    十几个呼吸之后,鳄头锤尾蚺忽然倒地,身躯在缓缓挣扎,却再也起不了身。

    三刀继续埋头跑路,跑了好一阵,这才扶住树干,弯腰张口,重新开始呼吸。

    “差点被憋死!啊哈啊哈……”三刀剧烈喘息一阵,又生起担忧,“蓝藻呢?得去找他,万一他回去找我,那就是自寻死路!”

    按照心里的印象和打斗的痕迹,三刀很快找到了蓝藻。

    “你!”三刀心头震动。

    这片破碎的林地中,蓝藻浑身浴血,手持着双刀,屹立不倒。

    在他身边,倒着十几头飞鼠的尸体。

    虽然没有黑铁魔兽,但青铜级有八头之多。

    看到三刀,早已经到达极限的蓝藻扑通一声倒在地上,昏迷过去。

    鬃戈在森林中奔跑。

    前方出现了蓝狗狐狼的声音。

    这让半兽人精神大振!

    “针金应该成功赶超过去,纠缠住了蓝狗狐狼。”

    鬃戈的速度则是被拖累了。不过后续赶来,想要支援了的强命白犀、黑铁飞鼠等等,都被他解决了。

    冲过一片茂密的树丛,鬃戈就看到小山坡下,针金陷入蓝狗狐狼和几头猴尾棕熊的包围圈中。

    “糟糕!”鬃戈心头一沉。

    这和他料想的完全不一样。

    针金没有用弓弩牵制,反而陷落了包围之中。

    针金没有他这一身精钢铠甲,鬃戈若不支援,凶多吉少!

    鬃戈正要举步,忽然心头一动。

    他忽然有了一个念头:“我……该去救他么?”

    zn03251zx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