衙役看了那学子一眼,客气道:“我帮你问问知府大人吧,你在此稍后。”

    那学子立刻激动的点头,转而一把抓住尚且有一丝意识的孙泽年的手,使劲儿握了握。

    “我谢谢你全家,真的,真的谢谢你全家给了我这个捡漏儿的机会!”

    孙泽年......

    仅存的那一丝意识,嗖的就没了。

    不过嘴角多了一丝血迹。

    其他衙役锁了人直接带走,那个去问话的衙役很快折返回来。

    “知府大人说,读书不易,给你一个机会,不过已经过去的时间不作弥补,统一收卷。”

    那学子一蹦三尺高,“谢谢,谢谢。”

    脸上洋溢着激动的泪水,跟着衙役进去了。

    周青......

    听说过榜下捉婿的,这考场前捡漏考试名额的还是第一次见。

    府衙大门再次关上,周青皱着眼角朝沈励看去,“我爹这是踩了什么狗屎运。”

    难怪她一早上的眼皮跳呢。

    周怀海给前知府送礼,前知府泄露考题运作考试名次......

    这用脚指头都能想到周怀海目标是谁。

    人家孙泽年,好歹是为了让孙瑾能考中。

    他周怀海是有病吗!

    疯狗似的咬着他们不放!

    独自美丽不好吗!

    这要不是新任知府及时赶到,她爹在考场还不知道要经历什么呢。

    按照周怀海的性子,不把她爹整的身败名裂绝不甘心。

    一想到这个,周青就庆幸之下一阵后怕。

    沈励到底是没忍住,抬手摸摸周青头顶的头发,柔声道:“师傅人好,运气自然也不会差,现在你踏实了?”

    周青仰头看着沈励,忽的眼睛睁大,朝左右各瞟了一眼,然后靠近沈励压低声音道:“不会是你家京都那个亲戚做的吧?”

    周青突然这么近的靠过来,沈励耳朵刷的一红。

    “不,不是。”

    周青狐疑看着他,“你结巴什么?”

    说着,胳膊肘一怼沈励胸口,“这有什么好隐瞒的,要是你家京都那亲戚有这本事,我算是靠上大树好乘凉啦,我和我爹都谢谢你。”

    沈励......

    你不用靠我家京都的亲戚,靠我就行。

    靠得住。

    又想摸摸周青的头发,然而,贼心常有贼胆却没了。

    咳了一声,沈励笑道:“真不是我,我天天和你们在一起,我哪知道周怀海要做这种手脚,要不是他给前任知府送礼,也没有今儿这一出啊。”

    宋瑾蹙眉点点头,“也倒是。”

    说着,周青抬手一挥,“算了,不想了,反正是天大的喜事,走,我请你吃好吃去,我爹出来还早呢!”

    沈励笑着点头。

    吃饱喝足逛街购物。

    府城比县城热闹繁华的多,吃着用油纸包好的麻椒鸡腿,溜达在热闹的大街上,周青好心情的哼着小跳蛙。

    沈励陪在一侧,偏头看她。

    “等师傅考中了,你们打算搬到府城住吗?”

    “算了吧,我们手里那点钱经不住花,还是等我爹考中秀才之后再说吧。”

    主要原因,周青是怕县城府城吃喝玩乐的项目太多,她管不住周怀山。

    周怀山上辈子纨绔了几十年,这辈子能被她逼着读书已经很不错了。

    一旦来了府城县城,感受到这精彩的世界,唤醒他那暂时被压制住的纨绔脾性,他成了脱缰的野马咋办。

    她周青下半辈子吃喝玩乐全靠她爹读书去挣呢!

    周青语落,见沈励半晌不说话,便转头看他,“怎么了?”

    沈励略略一叹,“我过年要去京都些日子,恐怕过些天就要走。”

    周青心头猛地跳了一下。

    天天处在一起不觉得,怎么沈励突然说这话,她心里还有点说不上来的那种感觉。

    “要去很久吗?”

    沈励看着周青,眼底是温柔的光,“不好说。”

    顿了一下,沈励又道:“我要走的久,师傅的学业怎么办?下一场院试,在开春三月份。”

    “没事,总不能为了我爹让你困在庆阳村呀,你该干嘛干嘛去,村里还有胡先生呢,他学问也好,到时候请他多费费心。”

    沈励嘴角动了动,没说话。

    默了一瞬,又道:“我争取早点回来。”

    周青便嘿嘿一笑。

    两人并肩走着,周围的热闹与欢笑声擦肩而过又汹涌而来。

    “我觉得,你们不在县城府城买房子也好,以后直接买到京都去,等师傅去翰林院的时候,也方便。”

    沈励忽然开口,周青嚼鸡腿的嘴差点抽筋。

    “翰林院?那得是进士才能进呢!”

    “师傅肯定能考中。”沈励笃定道。

    周怀山可是放话,他要不得进士,绝不让他沈励娶周青呢。

    他就算是作弊也得给周怀山弄进去。

    “你这么相信我爹?”

    “嗯,师傅虽然贪玩些,可脑子很聪慧。”

    周青一脸感动的看着沈励,抬手拍拍他肩头。

    “我爹要真是考中进士,我去寺院给你供个长明灯去!”

    沈励差点腿一闪就跪了。

    报答我的方式有很多种啊,不一定非要如此,比如以身相许就可以!

    两人说着话,不知不觉走回府衙门口,他们刚到,正好府衙大门大开。

    考了一天的学子从里面精疲力尽的走出来。

    周怀山一眼看到周青,直接就哭出来了。

    “闺女,太难了啊!”

    周怀山一声嚎哭,直接收到旁边学子的侧目。

    “这位兄台,这次考试的题目,的确是太难了,我都没有答完。”

    悲伤的一叹,那学子活像一只悲伤蛙,背着手离开了。

    周青一听这话,心里铮的跳了一下。

    努力扯出一个大大的笑容,拍拍周怀山肩头,“没事,要难都难,你不会大家也未必会,别放心上,明后两天加油。”

    周怀山一抽眼角望着周青。

    脸上是赫赫匪夷所思。

    “我周怀山是那种因为试卷太难而哭泣的人吗?试卷难不难那是我能判断出来的?”

    周青......

    擦!

    我差点把你当成正常学子了。

    “那你说什么太难了?”

    周怀山理直气壮一声嚎。

    “我饿!我进去的时候只带了一根油条两颗鸡蛋,还没开始考我就都吃完了,当时吃的有点撑,可后来考到一半,我饿的全身都抖!”

    “你还带了油条和鸡蛋?”周青瞠目结舌望着周怀山,“还在里面吃了?”

    巡考员居然没有把你打出来!

    周怀山得意一哼,“辛亏我带了,不然我的精力根本不足以支撑我把试卷写完!对了,知府大人怕我噎着影响考试,还让人给我送了一盏热茶!”

    周青......

    她除了感恩戴德朝着府衙方向虔诚一拜,还能说什么!

    zn03251zxs